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韓戰(9)首爾射火雞大賽

大約在直升機運輸行動圓滿結束的中午時分佛里曼和陳所搭乘的專機降落在日本
途中佛里曼曾問陳『你覺得前線指揮中心應該設在哪裡比較好?』
陳用有點諂媚的口吻說
『當然是直接到首爾國際機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最前線才能塑造出大將軍勇敢無畏的形象』
佛里曼點點頭、轉頭跟駕駛員喊說『到厚木機場』
轉過頭說『你神經病、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我幹嘛拿我性命來開玩笑』
陳大笑『你中文未免太好』
對於佛里曼、陳從認識他開始一直被他的深度嚇到
第一次見面佛里曼問陳從哪裡來的
陳說『台灣』
佛里曼繼續問『哪裡?』
陳暗歎一口氣、心想又要為世上最沒有地理觀念的美國人上地理課了、
就開始解說台灣島嶼在東南亞、日本的南邊、菲律賓的北邊、、、
才說幾句、佛里曼打斷他
『我知道台灣在哪裡?我是問你是台灣哪裡人?台北?台中?高雄?』
陳大吃一驚、這是他見過第一個認識台灣這麼清楚的美國人
佛里曼笑笑『我花一個月時間騎腳踏環島繞一圈台灣、所以大致縣市位置都還記得』、陳故意問他喜歡吃哪種小吃、發現他真的不是唬爛的
台南、高雄、台中、台北都說得出特徵
接著深談幾次、陳發現何止台灣、日本中國越南印尼新加坡泰國
佛里曼差不多亞洲每個國家都去過了
而且不是走馬看花的隨便混兩天、而是好像要拍攝國家地理頻道似的去深度了解每個地方、陳和他聊天後被他豐富學識嚇到、衝口而出
『你這樣的人怎麼會來當兵、怎麼不去當教授什麼的』
佛利曼笑一笑『就是當兵我才會想學這麼多、孫子兵法說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每說到這些成語、佛里曼有些還會用中文說出來
當然除了這些雜學之外、他軍事上的專業知識更是淵博
伴隨這麼厲害的人物、陳自己覺得好像是二戰時艾森豪巴頓蒙哥馬利身邊參謀的那種感覺
只是說更恐怖的是美軍的專業程度、
自己一個有點瘋狂的想法在數十個小時之內讓幾千人轉化成了實在發生中的戰役
有點像吳宇森一輩子在香港拍電影、他以為關於電影的事務他都見識過了、
到了好萊塢才見識到把夢幻變成電影的真實魔力
佛里曼一邊看自己的iPad查資料、一邊有點算是解釋給他聽
『現在我要是進入戰區的話、身邊得擠一堆護衛、前線人力已經很吃緊了、不用再去麻煩部署了』然後惡作劇的笑著說
『要到前線就是敵軍敗走、勝利在握時、我在千萬民眾夾道歡呼聲中坐在敞篷車上遊行』邊說還邊演、彷彿現在就是在勝利遊行了
演著演著突然停住、正經的說
『何況日本基地通訊設備比起前線野戰指揮所好太多了、對指揮官來說更方便』
陳有點惶恐『你不用跟我說啊、你喜歡去哪兒都好啊、你喜歡就好啊』
『哦、不、你誤會了、我不是要跟你解釋、我是要問你還有沒有其他招數、
才一個早上而已、現場已經弄的有點疲乏了、如果你想不出新的招數的話、我可能要把你丟到你說的首爾機場去了、讓你體驗戰場的臨場感、這樣搞不好你會有新主意』
『不是這樣吧、先是在總統面前陰我、逼我上台、現在又利用價值沒了送我上前線、你很卑鄙耶』
佛里曼露出邪惡的笑容
『踏著部下的屍首往上爬是我年紀輕輕就當大官的訣竅』
陳突然眼睛一亮
『當大官?你知道嗎?我如果當了大官、腦筋搞不好就會變得比較好、腦筋變好說不定就會想出什麼好主意來幫你忙、可惜了、我現在只是個上尉而已、官階小到不行、官階小腦容量也跟著變小、那想東西的速度就慢了』
佛里曼看著他大笑、他看過這傢伙的紀錄、十年來從士兵升到軍官、是近年來陸軍升得最快的紀錄保持人了
從伊拉克到沙烏地阿拉伯再到阿富汗
他一再的建功也一再的和自己長官討價還價
不斷地要求升官、即使年資完全不合資格也不在乎、就是大膽厚顏的要求升級
而國防部也因為他的功績而再三的破格讓他升遷
如果不是發生意外、在阿富汗被一枚汽車炸彈波及受了傷、他應該早就升到少校的位置了
佛里曼倒也不討厭陳這種趁機勒索的行為
懂得抓住時機往上爬也同樣是他成功的訣竅之一
只要陳他真的能提出好主意、讓作戰能夠成功進行、這點要求倒也不過份
史瓦茲科夫在波灣戰爭中在戰時唯一擢升他的後勤主管
只因為高一級的官階、從少將升到中將可以使他的工作能夠更快更有效率的進行
既然有需要、那就給他啊
事情能做好最重要、其他都不是重點
佛里曼帶著奸詐的笑容『你漫天討價、我可以著地還錢
你先說你的主意來聽聽、如果不唬爛的話、升遷名單第一個寫你』
陳說『其實也沒什麼啦、現在能讓人害怕的武器差不多都用上了
菜色沒辦法加倍加量因為再加就要撐死了、那就加點味道吧
我個人喜歡來點嗆辣的
從士兵心理來考量、一個兵最怕什麼
美帝的空中武力可以秀出來的都秀了、那就秀些空中以外的吧
答案就是用狙擊手
從城市周圍盡可能地打傷打死北韓士兵
整個下午的心戰傳單則是不斷『創造』死傷紀錄、 “創造” 就好、不用真的殺那麼多人、上帝啊請原諒我、我真沒那麼壞、我不想下地獄
傳單正面印死傷數字、背面印那些死人腦袋被大子彈爆掉的噁心樣
照片不管真假、場地一定要是首爾、這樣就可以讓人相信這真的是現在式、正在發生中的屠殺
同時、早上已經玩過的戰機噪音、精密轟炸、持續之餘、
讓大砲也斷斷續續的加入遊戲、這本來就預訂好的計畫
只是我想大砲要真的炸馬路炸公園炸地標炸空地
讓首爾城內的北韓士兵真的感受到砲轟的威力
再來就是無人機
那些前線步兵在用的、可以用手拋出去的小小無人機要大量進場
一開始配合狙擊手、在市郊邊緣不斷的標定目標
再來就要深入城市中心
盡量在北韓士兵心裡製造出無人機過後必有死傷的印象、
這就牽涉到戰機的調配了、尤其是AC130的調度了
這就是下午的節目、大致是這樣、有想到其他的再隨時加入』
佛里曼若有所思的站起來踱步
『有些是廢話、不過有些還可以、你讓我想到一個方法』
說到這裡飛機開始降落、所以他也沒說是什麼方法
兩人和隨從一下飛機、一組車隊就快速把他們送到指揮中心
幾個小時前在螢幕中對話的太平洋司令懶洋洋的坐在指揮室中央的椅子上
看到他們一點也沒有想站起來的意思
反而用幾句髒話「歡迎」佛里曼
聲音中透露著他不眠不休指揮戰鬥的疲累
佛里曼沒說什麼只是對他笑笑
然後第一份名單要參謀把相關人員都請過來開會
各野戰部隊指揮人員很快的在螢幕前一一出現
再一次、陳被美軍這種高效率、高頻寬的開會方式震攝到了
有開過跨洋視訊會議的都知道那種用過兩次就不想再用的鳥畫質爛通訊音質
而眼前這個多向視訊真的像是電影裡演的未來世界
佛里曼沈著的看著大家也沒打招呼也沒想要慰問部下什麼的
『告訴大家一件事、一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不過他聲音中沒半點振奮的味道
『從現在開始、第一屆的首爾獵火雞大賽正式開始
請各位指揮官轉達手下的射手們
不論軍種、不管階級、也不管方式和使用的槍枝
歡迎大家熱情參與射擊大賽
沒有規則也沒有限制、只要求大家盡情的幹掉壞蛋
比賽項目分做三類、一是無聊的比數量、在今天的比賽中、沒有一定要打死才算得分、打傷也一樣列入評分、當然、如果被你打中的敵軍還能拿槍還擊的話、那也不用廢話了、這麼丟臉的事我想也沒人敢拿出來說給別人聽
第二參賽項目是比遠、如果能打中一哩之外的目標的話就歡迎來進入評分、距離越遠分數就越高
第三是移動目標、這可以分兩類、一是現在開始會有十架以上的直升機會沿著城市周圍巡弋、狙擊手上機隨選目標、在高速移動載具中射擊是第一類
第二類就是射擊移動中的敵方士兵、動得越快分數越高
然後再來就是特殊類
敵人的狙擊手、軍官、RPG射手之類高價值目標都可以列入此類
如果剛好有正舉起槍枝要屠殺平民百姓你一槍把他幹掉當然也列入特殊類
以上就是獵火雞大賽參賽者的競賽項目
再來宣布獎品
各項比賽的優勝者可以選擇
一、在德國無限公路駕駛保時捷911奔馳三天的樂趣
二、夏威夷四季飯店豪華套房三天的免費住宿卷
三、拉斯維加斯豪華套房以及各種設施招待、當然賭資是自己出的、我沒那個錢
四、十天的榮譽假
最後、所有射擊過程請用高畫質錄影機記錄起來以免輸家們對你所宣稱的戰果有所質疑、以上報告完畢、有人有意見嗎?』
陳看到螢幕裡一堆人笑的嘴都合不攏、同時眼睛都射出一股躍躍欲試的殺氣
那種感覺就是『當兵千日、就等這時』、只是將要倒大楣的北韓士兵就要遇上最可怕的死神了
狙擊手是戰場中最令士兵膽寒的殺手
B52轟炸機也無法提供相似的恐懼
那種不知何時何地、卻又是隨時隨地可能有子彈射進你腦袋的恐怖感
會讓身經百戰的勇士嚇到連一步路都踏不出去
而現在已經身在首爾前線的美國特種部隊們都是長期受過射擊訓練的野戰步兵
其中一些射擊基因奇高的天才型射手、早早就立定志向當兵為一生的事業
他們一生都在等這種機會大展拳腳
說句有點嚇人的實話、你要去哪裡找活人來當靶、即使是戰爭也不見得上級願意放手讓你全面開殺
而佛里曼現在命令他們去做他們願意付錢來做的差事、戰役完畢還會有獎賞
這真是天底下最爽的工作!
一個遊騎兵的軍官想到『請問競賽時間從現在開始、有時間限制嗎?』
佛里曼看了陳一眼、讓他說明
陳說『明早日出為期限吧、等到太陽出來的時候、會放美國國歌、聽到歌聲就可以收拾回家計算戰果了』
佛里曼手一拍『那還在等什麼、快點開始了、只是要麻煩各位記得一件事、
被對方狙擊手打到受傷甚至死亡的傢伙是沒有分數的、
我只想要有健健康康的優勝者、
那種把發瘋當作勇敢、衝動的跑出來讓敵人打的、以為為國捐軀很光榮的傻瓜請各個單位主管自行淘汰』
話畢、行動開始
過程因為作者偷懶就不寫了只提最後結果
戰後最後入圍的二十五組狙擊手們被請到東京一家酒吧
佛里曼包場讓最厲害的射手們邊喝酒邊觀看錄影紀錄自己投票選出前三名
(影片當然有剪接過、不然有些距離太遠沒放大根本看不清楚)
美軍裡面最厲害的射手們選出的第三名是射程距離最遠的陸戰隊中士捷克包森
他射中了1569公尺的十樓高屋頂的一名北韓狙擊手
這位倒楣的笨蛋沒注意到自己槍上的瞄準鏡被陽光照到了、一道反射光閃過
包森用12.7釐米的M82、 一槍射爆這名技不如人的狙擊手
    
第二名是遊騎兵少尉占姆士萊恩
他是在UH-60上以MK11連射兩發子彈打死了一個五百五十公尺外的機槍手

距離不遠、但是當時直升機的速度是九十節、相當於時速160公里、所以大大的加分、他領獎的時候說了句『其實當時直升機遇到亂流抖了一下、我不小心按到板機、還好沒打到路人』

這句話引來已經喝到有點茫的同僚們一陣笑罵追打
第一名也是陸戰隊的士兵、上兵豪爾
他的射擊距離只有短短的六十五公尺
但是在場全體射手們以起來鼓掌的方式表達這位冠軍的眾望所歸
他射擊的當時已經是午夜
豪爾和他的觀測手奉命潛伏在一棟三層樓的民房觀察敵情
他們聽到一聲女人的慘叫
豪爾找到聲音來源是對街的二樓房間
用夜視鏡觀察、是一群的北韓士兵撞進了一間民房、他們找到一個女人
圍了上來正要強暴她
用他心愛的M14EBR 對準那位正在脫褲子的老兄

子彈射破窗戶、一槍正中下陰、可憐的性侵犯發出一聲悲慘的叫聲
旁邊兩個抓住女人手腳、等著接著上場的笨蛋放開受害者站起來
他們看到同僚的雞雞被射爛、一時身同感受、痛到慌了手腳不知如何是好
豪爾接著連開兩槍、一槍爆頭一槍擊中胸膛
在隔壁房間休息等待的同夥聽到槍聲衝進來房裡
豪爾繼續開槍宰了衝進門來的第四人
第五人比較機靈一看同僚中彈立刻臥倒
但是不懂夜視鏡熱顯像的科技知識貧乏害了他
這人緩緩爬到窗台慢慢探出頭想要偷看
豪爾開了第五槍、子彈從額頭進去、在後腦開個大洞出來
另外兩個北韓士兵不講義氣沒管死滿地的弟兄衝下樓去奪門飛奔逃命
跑到馬路上的第六個士兵的心臟被從背後來的子彈打穿後、慣性讓他多跑了三步才倒下去
第七個士兵比較倒楣、豪爾射得有點偏沒中心臟、子彈從後腰切進從右大腿出去
7.62 釐米子彈的威力明明可以讓人死得很快的、但是他卻看著自己血液大量噴出才無助的慢慢痛苦死去
這段影片全程用紅外線攝影拍了下來
播放時酒吧裡一片寂靜、播完了全體起立鼓掌大聲叫好
一個陸戰隊上尉叫大家舉杯、大夥立刻跟著舉杯致敬
一個聲音叫道『這就是我為什麼要當兵的原因』
保護弱者、打倒壞人是這群職業軍人心裏角落最不想對別人說就怕被人笑的浪漫情懷、看這段影片真讓他們感到暢快無比、
有人叫道『再放一次再放一次』
以上就是這場首爾獵火機大賽的開始與結束
對了、豪爾的名字叫做莎拉、非洲裔的三十歲單親媽媽
美國多元且不會自我設限的力量在此又一次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