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愛很簡單

酒吧老闆娘瑪莎把兩杯馬丁尼放在桌上坐了下來










拿起遙控器按下音樂
『你聽過嗎?李宗盛
抱歉
我實在搞不清楚你到底算是日本人還是台灣人
所以還要這樣問
台灣話說的比我這個半客家人還道地
國語也通
偏偏你又是百分之百的日本人
你說話那種日本女人的溫柔婉約真的讓人生氣
我們怎麼學都學不來的
難怪剛剛那個女的對你態度那麼惡劣
他罵你什麼?日本鬼子?
真是沒創意
她是誰?
阿信以前的女朋友啊!
很多年前的事了,
還是放不開、不肯放棄
所以弄的很傷
笨啊!
女人學不會放棄就慘了
是不是啊!?
啊~就你這種姿勢啦
喝個酒也能夠喝得那麼優雅
剛剛那個女的只會喝啤酒、高粱
那種酒怎麼喝也沒辦法喝得這麼迷人啊
難怪阿信迷戀你迷到昏了頭
我們鄉下女人一看就只有自卑了
有人恨你恨成那個樣子實在也不是她的錯
你聽這句“是命運的安排也好~是前世的因緣也好~”
人老了真的越來越信命耶
不是命很多事情根本沒辦法解釋
還有
年輕的時候一直以為聲音要像你這樣好聽才能當歌手
後來老了才懂味道的重要
一個有特色、有內容聲音反而比完美的歌喉更來得吸引人
你說是不是啊!
你今天去看了阿信啊?
怎麼樣在裡面好不好?
我真是廢話
人都關在牢裡面了還有什麼好的
我跟他說過了
我死都不會去看他的
我受不了監獄那種要人命的氣氛
他看起來很平靜?
叫你來跟我說不用擔心、一切平安
平安個屁啦!
嘿嘿
你看過電視劇演的嗎?
就太監要進讒言害人的時候
都會先說一句:啟稟皇上,有件事小人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知道吧
我說
美家小姐啊
有件事實在不應該說的啦
不過既然你要回日本嫁人了
說了應該也沒差了
就講了吧
你以為阿信是為什麼去坐牢?
阿信已經躲了十幾年了
眼看就要躲過追訴期了
但是他還是進去了
就是為了你啦!
幹嘛一臉錯愕
哈哈哈~
你到底是遲鈍還是真笨啊?
三年前你第一次來這裡阿信就被你迷上了
我們這裡哪有你這種嬌滴滴的大小姐
高貴優雅又美麗多金
開 BMW 敞篷跑車還全身香奈爾還噴“毒藥”
不是毒藥那是哪一牌?No.5?還不是一樣
反正你大小姐一來到這裡
阿信就愛你愛到發狂
不過阿信的個性就算喜歡也不會跟人家講
他年輕的時候不懂得該怎麼告白
長大了不會自討沒趣讓你難做人
他年輕時候是怎樣?
說真的 我不清楚
他是四年多前才來我這裡的
之前的事情他說的不多
大概知道曾經血氣方剛跟人家起衝突
不是他一個人
是一堆年輕人群毆亂鬥
結果出了事
不知道是死人還是重傷
對方好像有黑道背景放話要給阿信死
警察也發佈通緝
阿信一個二十歲不大不小男生就跟著一個原住民朋友逃來東部了
十年時間就從這個山到那個山
從這個族到那個族
一直到四年前剛好我店裡缺人
他那時在山裡摔斷了腿剛接好
來到城裡找醫院做復健
醫藥費付不出來正需要工作
又不能做需要身分證的
只有在我這裡做酒保兼保鏢兼掃廁所
酒吧裡面多少就是會有沒酒品又沒水準的傢伙
我還是需要男人把醉貓架出去
對他來說這裡的生活也算是簡簡單單、快快樂樂
直到三年前遇到你
那時跟你一起的是你男朋友吧
一看就知道是金童玉女、門當戶對
後來是吵架了對吧
為了你那個文化保護的事對不對
不是阿信講的啦
放心啦 你的事阿信一個字都不肯講啦
是我這裡來來去去的人多
什麼都多少聽到一點
而且不用懷疑別人背後講閒話啦
講最多的人就是你啊
一年前你喝醉酒那次啊
在這裡發酒瘋抱著阿信又哭又笑又叫又唱歌的
不用臉紅啦
你不知道那天阿信快爽死了
他從沒想到他的女神會這樣抱著他跟他傾訴心聲
把你的痛苦都講給他聽
他可開心了
我們這裡對付酒醉的客人
不認識的就丟出去躺路邊最多加送一張報紙當棉被
認識的就叫計程車送回家
阿信那天開心的快要瘋了
我本來想說他會撿屍把你撿回去吃掉
結果沒想到他會…
哈哈哈
我真沒想到他有這一招的
拿著行車記錄器把你錄下來
你不知道有多好笑
把你抱上樓去他房間
還紅著臉下來要我上去
我一開始以為他是跟我要“saku"
哈哈哈
太好笑了
居然是要我去幫你脫衣服
你吐的滿身都是
別人覺得噁心我們那個阿信可不覺得
他可以服侍你 可開心了
還半逼半求老娘去幫你換衣服
然後全部用行車記錄器錄下來
證明自己的清白
他後來有給你看,對不對
聲音拿掉了?
一定要拿掉的啦
我從頭虧他到尾
虧到他都快翻臉了
後來我把你脫光了用棉被把你包起來
他就把我趕走
後來呢?你們到底有沒有~
好啦好啦不說這個
反正那天之後就跟我說要辭職
去當你保鏢
他到底怎麼跟你說的
我叫他去的?
我?我?我叫他去幫你忙?幫你度過難關?
媽的啦
我怎麼可能把自己的奴工送去給人家
我就知道那傢伙愛你愛到瘋了
這種鬼話都會講得出來
他來跟我辭職
說你需要保鏢、司機跟助理
他也很想跟著你見見世面
看看真實世界到底是怎樣
好像我這裡是童話故事似的
他去幫你
讓你的困難都一掃而空了對不對
的確很順利吧
你這樣回答是真的不知道他做了什麼對不對
馬的
原諒我罵髒話
但是你真他媽的什麼都不知道?
幹、幹、幹幹幹幹
你太扯了吧!
他為了你去單挑黑道你不知道?
你做那個文化古蹟保護的
擋了人家建築公司的財路
建設公司叫了黑道騷擾你、嚇你、恐嚇你
然後要放火燒古蹟
把你弄到快瘋了
但是你不知道他們怎麼會突然停手不再繼續騷擾你?
當然不是警察啊
這邊警察都跟黑道同伙的啊
我保護費都付給警察不是付給黑道的
你那天在我這裡哭
哭到昏天地暗、傷心欲絕的
第二天以後阿信就到黑道的事務所去
放把火把整間公司都燒了
還把十幾個人都打斷腿
我怎麼知道
不是聽阿信講的啦
是後來鬧到警察找上門來找人了
跟我說我們家阿信原來是狠角色
連黑道都敢打
不只是打人還開槍
開槍之外還燒房子
聽說是他用車子撞向人家辦公室
車子裡面放汽油
好像演電影一樣
點火連車帶房都燒了
等到房子裡的人都逃命衝出來
他就趁亂搶了流氓老大的槍
然後每個傢伙一人腳上開一槍
警察到的時候個個都抱著大腿躺在地上哀哀叫
一群耀武揚威的傢伙都變俗辣了
我怎麼跟警察講?
當然說我不知道啊
我瑪莎這麼講義氣
我可能出賣他嗎?
不過要我說什麼
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我怎麼會知道有人會為了女人發了瘋去幹這麼蠢的事
你真的不知道耶
你現在那個表情真的....哈哈
笑死我了
快去照鏡子
實在有夠呆
你以為是警察幫你哦
拜託警察不如拜託聖誕老公公啦!
聖誕老公公啊我給你燒香
我今年想要的聖誕禮物就是
讓那些流氓轉性不去欺負弱小、不壓榨善良百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瑪莎開店開了二十年
人看太多了
壞人要變好哦...... 有啦不能說沒有啦
突然得了癌症快死了、就會變好人做好事啦
人都是快死了才想到自己一輩子為非作歹要下地獄了才會趕著變好人
你也太好笑了吧
你都沒想過是阿信做了什麼事來幫你哦
那你以為阿信都在幹嘛?
當你司機當你保鏢當你助理
我告訴你不只是這樣而已
他單挑了黑道後來還直接去找建築公司老闆
我怎麼知道
我是瑪莎ㄋㄟ
我當然知道啊
好啦我是很久以後才從一個檢察官那裡聽來的
一個半生不熟的檢察官他調到台北又調回來
來這裡喝酒聊天
講到家鄉裡面原來臥虎藏龍
有人敢上門去威脅上市建設公司老闆
那檢查官說他調查一個貪污案
把老闆的司機調去問
司機對貪污案一問三不知
不過別的案件倒是什麼都說
他說到老闆曾經被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恐嚇過
三十歲、185公分高、瘦瘦的、像原住民一樣黑黑的也有一點點原住民的腔調
下巴有道傷痕
這樣敘述有沒有讓你想到誰
那個司機說那天他在老闆情婦家門口等老闆辦完事出來
那個人無聲無息的冒出來
用刀子架住他
在他手上塞進一顆手榴彈
然後用膠布把他手黏起來
把他塞進駕駛座
然後老闆下來
大概是爽過之後心情舒暢根本沒注意到司機沒來開門
開開心心地坐進賓士車裡
才發現一個陌生人坐在車裡
司機用後照鏡看著
那人從頭到尾沒發一語
冷冷地看著老闆
就一直看著他也沒說要殺要砍的
只拿了一個文件夾給老闆
司機說那人倒也沒有說了什麼威脅恐嚇的話
但是司機當時以為他真的會要了老闆的命
幾分鐘後那人走了
而司機跟老闆一直過了好久才敢移動
老闆當然沒報警
那人給老闆看了什麼?
司機沒看到
但是老闆趕忙打了好幾通電話給老婆小孩情婦
叫他們趕快換過門鎖注意安全加強保全
那就知道他怎麼去威脅人家了
反正過了幾天
你保護那個日本時代文化古蹟就安全了
建設公司就乖乖認賠殺出了對不對
再也沒人敢來亂洨亂脾了
再來就是我們家這個傻瓜阿信最快樂的時光了
陪著他心目中的女神過生活
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
 一直到你男朋友
到底是男朋友還是未婚夫?
未婚夫跑回來找你對不對
我們鄉下人有時候不太懂
就住在日本住得好好的
那麼先進的國家不是很好
跑來台灣又是我們這種鄉下地方
到底是怎樣
你外公是日本時代在台灣出生的?
真有那麼重要?
我不要說是外公啦
我連我媽跑到哪裡去、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了
還追什麼根、朔什麼源啊
所以你繼承了阿公的老房子
想要回來看看
一看就這樣五年?
四年
四年時間呆在這裡
說你神經還真是夠神經的
不是我說的
每個聽過你的人都問我說
那個日本人到底想幹嘛?
自已一棟房子還不夠把周圍的都買下來
這樣守著那幾間老房子是能賺什麼錢?
要做民宿嗎?
還是開餐廳?
到底要怎麼過活
你也讓我問一下
你怎麼有這麼多錢
買房買地裝潢整理還要辦這個辦那個活動
你錢哪裡來?
作畫來賣
還賣房子
你台北有房子?
靠腰
你台北有房不去住來住這裡的破房子
好啦好啦不破是老了點
你真的有病還是怎樣?
我還聽說你帶好多個日本老人回來看他們以前的房子
那是有錢可以賺嗎?
沒有
還要倒貼交通、食宿招待他們?
妳真的起哮ㄋㄟ
這樣是有什麼好處?
所以未婚夫跟你吵架
對嘛
是我早就翻臉了
你未婚夫比較正常
看不過去是正常的
那他現在回來找你是怎樣?
看你起哮好了沒?
什麼!他回去日本接掌家業然後賺錢來支助你
你是怎樣?
可以這樣迷死天底下的男人
 一個接一個
都跟你一起發瘋
沒有錢的去砍人殺人威脅人
有錢的回去拿錢給你燒
你的身體我看過啊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啊
該大是蠻大的
該小的是很小
但是這樣很平常啊
是哪裡特別迷人我沒看到嗎?
還是有什麼絕技可不可以教一下 
好啦好啦不逗你
你不是日本來的嗎?
那國家A片那麼多
怎麼女生講兩句黃色的就臉紅成這樣
你會不會哭出來啊
拜託不要哭哦
好啦
繼續講
你未婚夫回來找你
阿信就像死了老爸一樣
夾著尾巴滾回來找我了
我問他出了什麼事
他怎樣講你知道嗎?
牠媽的在我這裡哭
就你這個位置
哭得像小孩一樣
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哪裡流眼淚
哭了至少兩個小時
最後客人走了我灌他威士忌
他才斷斷續續地擠了一些話出來
我自己一半聽一半猜組合起來
大概是你的老情人回來了
他就被get out了
他說你是個無情無義的女人啊
開玩笑的啦
他半句你的壞話都沒說過
他只說你們破鏡重圓
他在那裡只有妨礙你的幸福
所以就回來了
他還說那男的回來準備了幾千萬拿來給你用
他連零頭都拿不出來
一整個完敗
他又哭哭啼啼的檢討自己
一個有案子在身的人
連身分證都不敢拿出來
是要怎麼給人家幸福
是憑什麼跟人家競爭
他在我這兒想了幾天
聯絡了一些人
最後就自己去進去了
就這樣有夠白癡的
躲十五年就可以沒事了
已經十三年多了
居然笨到這樣
真的沒藥醫
我阻止他
問他幹嘛這麼蠢
他說什麼你要不要聽
有夠白癡的
注意聽哦
他說
『我不想再躲了
我現在只想變成一個配得上她的男人』
感動吧
我就知道
聽了這句沒有女人不哭的
我看鐵達尼號也沒哭過












看冬季戀歌也沒哭過












那天那王八蛋跟我說了這句
我一整個受不了
躲到後面廚房去哭
天啊~
你到底哪裡好?
我是女人所以看不出來你好在哪裡?
哈哈哈
反正那個笨蛋就這樣進去了
不過他倒也不是完全沒腦
他有去問過
那個重傷害的案子
人證差不多都不在了
對方家族公司倒的倒、散的散了
黑道就有這個好處
都撐不久啦
尤其那種很猖狂的
所以對方應該不會再來追究了
檢察官那邊大概也會考慮自首減刑什麼的
不會求處重刑了
該打點的我也有叫人去問一下
理論上最多一兩年
運氣好點說不定還可以緩刑
所以我也沒去看他
不用太擔心啦
沒事啦
台灣的司法是可以喬的
跟日本不一樣
美女你是確定回去結婚的是不是
我說
如果你結了婚就不要再跟阿信聯絡了
讓他死了這條心
不要跟我說還可以做朋友
不要這樣
你會害死他的
懂不懂?
去了就不要回頭了
他為了你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什麼人都敢殺
你不要再去刺激他了
你讓我喝下一這一杯先
我喝下去再跟你說

我其實算是很了解男人的啦
像你這樣
堅毅性格配合柔弱外表
為了追求理想承受極度的苦難
傷到滿身是血了還能勇敢笑著面對全世界
天底下沒幾個男人能夠逃過你的魅力的啦
你的外貌可能不是大美女
但是你的魅力就像黃小琥這個歌一樣啦
愛很簡單
你吸引人的力量也很簡單
什麼?
她是唱“沒那麼簡單”
確定?
靠腰
我耳朵有問題
好啦
重點是
愛其實很簡單
但是愛也很容易受傷
你們現在這樣已經算是一個好的故事結尾了
讓他過去吧
讓你自己幸福吧
再下去有人會受傷的
你聽我這個在風塵裡打滾的媽媽桑一句忠告吧!


(待續~..........如果有人想看續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