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暴政之下兩封美麗而堅毅的情書

下面是陳為廷的文章
紅色部分是一個無聊人物的垃圾感言

香港入境處的辦公室,是一個全部漆白、只有簡單辦公電腦的極簡空間;四、五名職員,清一色英俊挺拔、標緻亮麗,那種,港片裡菁英公務員的樣貌。至於主責我這個案子的大姊姊,見到她第一眼,我就被電到了。
(靠腰~現在還有心情泡妞?
....你實在太過份了!男子漢大丈夫要以國事為重啊!
啊~沒有圖你是要我們怎麼相信你!
.....照片暗槓起來是不對的,是很沒有品的行為!)
入關被阻,他們禮貌地請我進入房內,「確認一下相關資訊」。
(不用確認了!此人乃台灣正統衝組!
專長是用鞋丟貪官污吏、佔領立法院! 國際早已認證過!)
獨自坐在房裡的椅子上,看他們低聲暗語,拿著我的證件來回確認走動,而我手裡只有全無訊號、與外界全然阻斷的手機。那一刻,才終於有點不安起來。不知道外頭的夥伴現在如何?若要遣返,會被留置多久?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更強硬地抗議,要求台北駐港辦事處、或至少律師前來?
(你頭殼有洞啊?中国地盤台灣政府會抗議?會為你抗議?你真的病得不輕!)
還沒拿定主意,大姊姊已經備好文件。

「你這次來香港待幾天?」

「四天。」

「來做什麼?」

「去七一遊行。」

「喔,就是去遊行。」她看著電腦,皺起眉頭。聽起來好像「去遊行」也沒什麼大不了,她有空每個禮拜也會去個幾次的樣子。「但,就我們的資料,你的台胞證已經失效了。」

「為什麼?照上面日期,至少到2018年。」

「正常來說是這樣,但按資料,上面已經註銷了你的證件。」

「『上面』是誰?」

「我們並不清楚。」
(上面 就是騎在我們百姓上面,專門幹無權無勢無法抵抗的平民百姓的上面!
最上面的叫中共下來一點的就是自願給他們幹的馬正腐,
一定要講名字的話,就是馬陰狗、金小刀、瘤正紅、將一劃、白賊義....

語畢。她請我稍候。

接著走進幾個那種綠色制服的警察,我心頭一驚,覺得苗頭不對。結果是搜身、兼把我包袱裡的所有東西掏出來搜了一遍。警察如臨大敵,像對個運毒嫌犯、或某種恐怖份子似地,仔細搜索我包包裡的每一個夾層。

直到他們發現掏出來的盡是些衣服、內褲、電腦、和懶熊系列的鑰匙圈。才放鬆起來。
(他們沒給你塞白粉一斤算你好運)
搜身完,大姊姊拿來包括這份「拒予入境通知書」在內的幾份文件。告訴我,他們得將我遣返,「這是政治因素,我們也沒有辦法的」。

然後,就在約十名入境處職員的護送下,將我送上了最快一班回桃園的飛機。
(十名?幹!現在公務員都沒事做就對了)
離開的路上,我問她說:

「這裡有沒有吸菸區?」我想,多少在這多留一下。要不然,我來香港這趟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下飛機的時候敢去廁所上的大號。

「你還那麼年輕,抽什麼菸。」大姊姊就笑了。「沒有辦法,可能沒有安排你抽菸的時間了。」
(吸煙有害身體健康!尤其對中國暴政有絕對的危害!這種抽煙的革命分子一刻都不能留啊!)
登機口,他們目送著我走上飛機。

旁邊排隊上機的國人認出我來,抱著狐疑的眼神。
(看三小!青三小!沒看過和殺人、搶劫、販毒一樣都會被遣返的革命分子嗎?)

出發前,就有不少朋友提醒,如果硬要闖關,恐怕得想個「非去不可」的理由。否則,可能會被批是「作秀」。

但我想了幾天,後來覺得,其實,哪有什麼特別的理由。

想去香港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看看朋友、看看公投、看看七一。這裡每一項,都對我們有著無比的魅力。都是每一個「非去不可」。

我深刻記得,去年七月,是我首次出國,也是第一次參與香港的七一大遊行。
(為什麼去年可以成行?陳為廷不是多年前就是反政腐的壞份子嗎?可見去年中国和馬正腐的連線還不夠深入!共匪插馬菊花,今年又比去年插的更深了)
我很想念七一前夜,和香港學聯的朋友,邊趕置著隔天「街站」的道具,邊在樓梯間邊抽菸,邊聊他們這幾年的重啟的運動浪潮,談他們在校園組織的艱難、談他們怎樣和碼頭工人一起罷工;

我也印象深刻,和學民思潮那些平均年齡我們小三到四歲的中學生,走訪前年他們政總廣場,從上空俯瞰, 黃之鋒從那個街口、比到這個街口,說:「那時候,這裡滿滿都是人。」的時候,他那個屬於這座港城的,充滿盼望、與堅毅的眼神。

尤其、尤其是那個大雨中的七一。走在幾十萬人中,感知在台灣許久未見的憤怒、與湧動。
(你是開玩笑吧?台灣人已經憤怒六年超過了!如果憤怒可以殺人,我早就殺光法政府上下狗官了!)
後來,這一年裡,這些香港朋友們也相繼來台。

那時,他們已經摩拳擦掌,在為下一輪的戰事,做足準備。

後來在看著 Willis Ho與村民一起衝擊立法會,與夥伴們一起因案而在街上接連被捕的時候,我總是想起幾個月前,和她一起站在大埔小君姊家前的稻田旁邊,談這塊「農業特定區」是如何抗爭而保留下來、談起(那時候還在的)張藥房的處境,她問起這整塊開發的面積、和戶數,發現東北新界的開發面積是大埔的四倍,戶數則差異更大、居民歧見更深,她嘆了一口氣說:「好難。」的時候,那種疲憊的樣子。
(狗官就是喜歡把事情弄的複雜到讓人民無法抵抗)
看到這陣子佔中普選公投終於啟動。就想起那天晚上飯吃到一半,在清大宵夜街上的日本料理店對面的矮椅上, 陳樹暉細數著他們這次回去,還得加緊腳步,趕先完成所有香港大學生共同凝聚共識的「學界公投」。而我還在深深訝於那個程序的繁複、與龐大。

為什麼非得這時候去香港?

其實,不外乎想在這個運動最高漲、也最艱難的時候,去那個現場,看看這些朋友們的臉龐。去親眼看看佔中公投的票口、看看東北新界這個地方。想看看他們,從那時,到現在,究竟又走了多遠。

與其說「與港交流」,不如說,在與中共、與更激烈的地產霸權第一線鬥爭的經驗上,我們更希望去「向港學習」。

有些人會建議,也許過了七一,再赴港的機會也許較大。

但我心有不甘。

總是覺得說,如果這壓根不是件錯事,憑什麼我得屈就那條紅線,剝奪我見見這些朋友的自由?
(很快!
我們的生活將充滿紅線黃線綠線無窮無盡的線把我們捆死!
就像這次魏揚手上的束帶
中国死共匪和台灣馬正腐以前是暗地通姦,現在要公明正大在馬路上和姦了)
--

返台出關的那一刻,面對大陣仗攝影機,突然覺得說,「幹,當拎北張志軍喔」。就戲謔地揮了揮手。

開完記者會,走下樓的時候,我模仿張志軍那假掰的口氣說:「各種聲音,我都聽到了」,後來想想不對,改口說:「這次去香港,各種聲音,我都沒聽到」。林飛帆他們就笑死了、我也笑得很爽。

但其實,還蠻不好笑的。
(這種笑其實是要宣示恁北沒有輸!
恁北絕對不會輸!
恁北會戰到你馬英九滅亡為止
這種笑通常只有一起奮鬥的同志才懂得怎麼從內心最深處笑出聲音!)
不過才短短一天前,張志軍就從這個關口離開。

不只是我們,這幾天,不少預計前往香港的公民團體成員,也遭到阻擋。

馬政府講了各種「對等」、各種「自信交流」。但老實說,只准中共高官來台統戰,卻無力保障自己的國人赴港、赴中,除了「表達遺憾」,連一點異議都不敢有。有這種陸委會,我們還需要敵人嗎?
(更逼挨的是我們的狗官爛正腐現在就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這不僅戳破了國共的「兩岸和平」謊言,更十足反映了馬政府的無力怯懦。

--

被送上遣返班機的那一刻,香港就下起雨來。

在這普選方案公投的最後一夜,港人仍在雨中踴躍上街投票。返抵國門,得知開票結果,共計有八十萬港人上街投票。其中最高票的「真普選聯盟」方案,獲得33萬票的支持,次之的「學界方案」,也僅輸三萬。

至此,公投伊始,人們對突然衝高的票數,是否由中國網軍動員擾亂系統所致的疑慮,一掃而空。

這八十萬票,確是港人扎扎實實、不可動搖的民主實踐。

我這才想起前一晚和黃之鋒相約,若順利進得去,就約在港大,一起看開票。

如今失約,還是蠻失落的。

但想起開票口此時各方的狂喜、燥熱、挫敗但更篤定的再戰也好,各種持續向前的浪潮。就寬心一點。

出關的時候,有記者問:「擔不擔心,就此進不去香港和中國?」
(這記者問心酸的啊!你怎麼不去問馬陰狗擔不擔心長期被中國共慘黨雞姦肛門會不會破裂?)
我頓了一下,心裡也是有在想說:「幹,我下學期就要去念清大社會所的中國研究組,進不去的話,我是要怎麼做田野寫論文啊?」。

但再想想,又覺得,怕個屁啊。回答說:「沒在怕。因為我愈來愈覺得,再這樣下去,沒過多久,我們必定看得見這個暴政的退讓、甚或倒台」。
暴政必亡不是說說而已!這是千百年來的人民的辛酸血淚累積而成的定律!
上帝有時會讓你覺得祂不存在!但其實是你眼睛給蛤仔肉糊到,沒注意到神蹟其實無所不在
威逼尚存,這裡仍有綿延無盡的戰場。

無論如何,我們總是會在盡頭相見。

(我是分隔圖)

看了陳為廷的文章我會想到胡適說的一句話
『有怎樣的胸懷、就有怎樣的文章』
小時候看不懂
覺得不可能
寫文章是技巧、頭腦、想像力、、、、、等等的總和
怎麼會和胸懷有關
長大之後經歷了人世間的辛酸苦辣才懂
很多事情是天生的
真的!不由得你不認命!
後天或許能培養你的胸襟
但先決條件是你先天資質要夠
不然想培養、或想被培養也做不到

相似的話語還有一個
周伯通對郭靖說的
『我師兄對我說我的胸襟不夠寬闊
所以無法學成絕頂功夫
我當時不服氣
想說功夫是功夫
怎麼會跟胸襟有關
如今看來師兄所言不虛』
周伯通師兄是誰?
就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之中的中神通
天下第一高手、全真教教主重陽真人王重陽

好, 貼張分隔圖避免被讀者圍毆

既然從香港說起就請先聽『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香港也改編了這首名曲

復習一下台灣人的怒火
台灣版比香港版顯得更有雅氣、更有自己的韻味而且孕育更強大的力量

最後當然是原版原汁原味最對味
但是重點是不管哪種版本
能讓人民唱這首歌而且唱的盪氣黯然的都是同一種政府
香港政府、台灣馬正腐、中國共產黨政府、路易十六政府
都是操他媽的幹你娘臭雞掰政府
對付這種鳥政府
我忍不住又要讚揚美國開國先烈的智慧了
源自於1791年制定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

「受到良好規範的民兵部隊對於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人民持有及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為了防範政府濫權
人民有擁有槍支的權利
所以不管發生了幾次神經病開槍亂殺人事件
不管民意怎樣支持管制槍支
美國人民就是不願放棄、改變這條法律
而就在今年
內華達州就發生一次人民與政府發生土地糾紛並差點演變成大火拼事件
一個農民邦德 世代以牧牛維生
家族歷史可以追朔上百年歷史
但是聯邦政府以他侵犯沙漠烏龜的棲息地為由
逼他滾出他的家園
他的兒子去和前來查封的警察理論
結果被放狗咬、被電擊、被壓在地上上手銬

這在台灣可能要上電視哭喊正義
(然後狗官白賊義會假裝讓步實質拖延等待天賜良機拆人房屋)
在中國可能要整村的人跪在地上求高幹放他們一條生路
在香港可能要三十萬上街頭包圍特首官邸
但是對這些官員來說非常不幸的
他們生在最粗魯、最沒有中華文化熏陶的蠻荒美利堅帝國
那裡的農民沒有習慣求官員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的
沒有習慣對大搖大擺、侵門踏戶的狗官以禮相待的
美國這個野蠻民族對踏進家門的敵人只有一句話
『幹你娘!敢你就來,看誰先死!』

而在美國也沒有人習慣假裝中立假裝清高假裝自己比較了不起
在美國沒有人會指著陳為廷、林飛帆說
『大學生念書就好了,雞婆管什麼政治』
在美國沒有人對隔壁(幾百公里外的隔壁)發生的不幸冷漠以對
『他活該!拿錢走路不就好了!祖傳田地換成大筆鈔票不是很好嗎?』
沒有
美國人不一定有讀過這本書但是絕對認同這句話
不只認同而且人人挺身而出、絕不推托
邦德一家人的遭遇
讓成千上百的民兵蜂擁而至
將查扣牛隻的警察反而被重重包圍
最後政府讓步、警察退出、牛隻歸還
而曾被逮捕的邦德家兒子對政府提出告訴
要求政府、警察要認錯賠償

美國建國先賢的智慧、深思熟慮在此再一次得到證明
沒有被限制的政府權力一定會去侵害人民的權利
不只要三權分立
不只要保障言論自由
還要確保人民有足以對付政府的力量
不是靜坐、不是遊行、不是絕食那種緩不濟急的權力
而是
『幹你娘!爛正腐敢闖進我家門,我就給你死!』

飆完三字經來個劇烈的轉折
看一篇最美最深情的文章
張藥房的妻子彭秀春女士所寫的
如果有天民進黨執政
我將發起將此篇文章編入教科書的運動
取代国民黨無止盡的謊言爛文屁史
這篇文章比任何中外文學家更充滿誠摯動人的情感
如果你讀了沒哭
那你最好去看心理醫師
因為很顯然的
你有病
------------------------------------------------------------------------------------

好久不見,你好嗎?
親愛的爸爸,
你在天堂過得好嗎?
已經不知如何數你到底離開了幾天。有時覺得你好像不
在好久了,但常常想你想得很入迷時,又覺得你還在我身邊
最近,我沒有常在家,而是北上去關心在抗議「服貿」議題的孩子們。
你大概也還搞不清楚「服貿」倒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沒關係,其實,抗爭了那麼久,在台灣,也還是有好多人還是搞不懂,
你不是唯一搞不懂的人
會寫這封信,主要是想告訴你,雖然,我人常在台北忙到好晚,
但我心裡還是好想念你,看著那群曾經對我們伸出援手的孩子們,
不禁讓我回想過去,我們手牽手,也在台北為了我們的家園抗爭奮鬥的日子,
好多場景都好熟悉
啊,唯一不同的是 --- 你不在了!

這差別在那裡呢?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回頭,握不到你的手,
找不到永遠在背後支持我的力量
但人生還是得要繼續往前走的不是嗎?我記得答應過你,要好好的過日子。
不過,老實說,即使身處在人來人往的台北市街頭,心還是好空,
特別是在夜晚來臨時,想到你會幫我擦背的日子;細心的幫我修剪指甲;
騎好遠的路,只為了幫我買一碗我愛吃的豆漿
那些過往的點點滴滴,很多時候,我已經強迫自己不去想它了,但有時沒有藏好時,就會跑來狠狠的在我心裡刺上一下。
這樣循環,從你走後,從來沒有斷過
這是生活最難的地方,本來如蜜糖般的回憶,此時,卻「苦口」了。
我不會說它是「良藥」,因為如果是良藥,它就會醫身醫心,但我知道,我的身心
 
都空了,想你時,想著想著就空了

 
每天都是一樣的循環,想你的心情,跟著天氣在變化。
天晴時,望著窗外的 大太陽,覺得好像隱約能看到你的笑臉;
雨天時,悲傷就如同天雨般的排山倒海,想你受的苦,你的委屈,
走前我們曾經說過的隻字片語,我在想,你倒底有沒有想要告訴我什麼?
如果有,那會是什麼?我怎麼沒能即時體會出 一絲一毫;
如果沒有,那你怎麼能捨掉對我的一心一意,放我一個人在這個世上孤獨;
有時,天氣不好也不壞,那我就像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
讓自己在天空飄啊飄的,就看自己何時覺得累了,
就停止飄浮,打起精神來做做家事
這就是你走後,我生活的全貌。
你呢?在天堂的你,都在做些什麼呢?應該不會如在世間般的痛苦吧。
以前你還在時,心裡總掛心著藥局,放假時,也都要守在店裡。
現在你不能再守著我們的小藥局,就到處走走吧。
享享在人間沒有享到的福份,過過沒有恐懼的日子。
我知道你是個接受過人幫忙,就會放在心裡一輩子的人。
所以,我也一直持續的關心社會運動,關心那群曾經幫助過我們的朋友們。
我只希望,如果你在天堂的某個角落看著我時,會面帶著微笑,欣慰我做的一切。
先說到這了,改天有空再聊。
媽媽 秀春
如果有天堂
天堂會是怎樣的地方
會容納那些受壓迫的可憐人嗎?
會照顧那些被不公義的強權欺負的人嗎?
會還給他們公道嗎?
會!
當然會!
神明或許強悍但是絕對公正的
至少我們是這麼相信著的

身為台灣人
我們在馬政府統治這段最最羞辱的日子中學到了什麼?
(台灣這麼偉大的國度居然讓賤狗亂政,這是生生世世無法彌補的羞辱)
或許你馬吸告很有權勢
或許你的黨羽瘤正紅之流可以魚肉鄉民、拆屋毀田
但是
再卑微再弱小的人類都會發出強大的反抗
我們沒辦法像美國民兵這樣
把槍支拿出來即刻討回正義
但是我們還是有我們的武器
我們有文字
有思想
有源源不絕的憤怒
還有對自己土地自己家園無止盡的愛

這些話說起來好空泛
好像年輕人把馬子用的字眼
但是看看陳為廷寫給香港民主鬥士們的文字
看看彭大姐寫給她親愛的丈夫的情書
這真摯而無畏的情感、堅毅而純粹的心念
啊~
我不會用言語形容
我沒辦法精準地說出我的感動
我只會幹你娘幹你娘幹你無恥的狗正腐這樣罵個沒完
不過請容許我介紹給大家看
看看再台灣、香港、終國愚蠢殘暴的告症負的醜陋時代中
有這樣感人、優美絕對觸動人心的文章!
請大家用心欣賞並廣為傳播
(我不是說傳我這篇啦!我是說彭、陳兩位的文章,我還沒無恥到那個地步)
並誠心地祝福他們的未來幸福快樂!
ps陳維廷的機票是誰出的錢?我們大家捐點讓他不要負擔太大好不好?

ps 2
這群狗官終會有絕子絕孫、惡貫滿盈的一天!
我深深的相信
時候未到不是不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