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韓戰(3) 傳說中沒有的會談

回到五角大廈會議室
預定會議的時間一到、參謀總長和一堆官員魚貫進入會議室
查德將軍才發覺自己搞錯了、他把人趕走自己坐下來的位置是總長要坐的、
他要做簡報的人該坐在投影機銀幕旁邊才對
又是一陣子大風吹後、
查德將軍讓屬下把筆電、powerpoint都搞定、放上韓國地圖、燈光關掉
清清喉嚨正要開始簡報、會議室門又被打開、有人遲到趕進來
查德將軍有點惱怒、後進來的兩個人小聲的說sorry然後想要閃到牆邊、就靠在還在睡覺的兩個冒失鬼椅子旁、黑暗中其中一人不慎撞到陳的椅子、陳被驚醒
那人對他說抱歉
陳睜開眼看到他、跳了起來『歐、我的天啊、我的上帝啊』
那人笑說『那不是我的名字、雖然我老婆有時候也會這麼叫、就、你知道的、那個時候』
費里曼將軍也被吵醒、睜開眼看他在跟誰說話、然後也跟著跳起來
因為他看到陳正在跟美國總統鞠躬哈腰而站在他們身邊的另一個人是國防部長
兩個人聽說這裡要舉行作戰會議決定作戰計畫、臨時決定要進來聽
陳拍拍自己剛坐過的椅子請總統坐下
札克說『不用這樣啊』
陳說『要的要的、讓我拍馬屁、我才有機會再升官啊』
他說的是英文 kiss your ass
總統聽了、就轉身把屁股翹高、要他來親
陳一看、用嘴巴發出放屁的聲音
札克總統和國防部長哈哈大笑
查德將軍的簡報已經完全被遺忘了、他氣得站在台前說不出話來
其他的將軍們倒是看得嘻嘻哈哈的
終於總統玩夠了坐下來、會議室恢復寧靜可以開始了
查德將軍用強大的自制力hold住自己音量不發出生氣的顫抖
一句一句的說明他的計畫要如何奪回南韓首都
先簡單提了一下北韓是怎麼攻佔首爾的
戰爭爆發是從北韓不對從地道鑽出來奇襲、攻其不備成功突破防線
同時用特種部隊破壞南韓加油站擴張戰果、阻擋或延遲南方援軍靠近首都
北韓用兩人一組、共乘一輛機車到加油站去、
開槍掃射殺死或嚇走加油站員工、

用鐵絲綁住加油槍讓大量汽油流出然後點火引發大爆炸
然後沿著幹道去破壞下一家加油站
這樣小組一共就只有一百個人五十組、所造成的破壞卻是想像不到的巨大
南韓北部的電力、通訊幾乎都完全失去了、
加上難民不斷的從首爾湧出、交通也差不多跟著再見了
戰爭初期的混亂超越一般人的想像
雪上加霜的是
戰爭前一天、南韓軍方為了宣傳國家武力強大無比、把國內差不多所有戰機都調來一個機場內拍宣傳片
南韓總統要證明美帝留在韓國其實根本沒半點屁用
南韓最強了、世界排第一、、、、、是有點難啦、但是排個前十甚至前五是綽綽有餘
反正當天南韓空軍把F-15、F-16 、T-50通通都放在一條跑道上、擺成一個壯觀到嚇死人的畫面

機場內有幾十台攝影機、無人空拍機、廣角鏡頭架在敞篷車上跑來跑去、、、
加上好幾個電視劇、廣告請來的帥哥美女明星擺出一堆不是人的帥姿勢的時候
正當大家拍的開心、玩得愉快的時候
真的死人的事情發生了、兩輛吉普車從跑道兩端衝進來
車上一個駕駛、一個機槍手、一個背著一大袋手榴彈
花幾百億美金、十幾年時間建立起來的南韓空中武力給六個北韓兵在短短幾分鐘內炸成火花
這幾個因素讓北韓軍隊幾乎毫無困難的攻進了首爾
南韓陸軍在失去空優支援的艱苦中發動幾次反攻卻沒有效果
第一次企圖從南邊直接進入解放首爾
但是被往外逃命的幾十萬韓國老百姓擋住了道路
部隊擠在人海中動彈不得、反而被混在人群中的北韓反坦克小組狙殺、造成嚴重的死傷
第二次改由城外左右兩翼包夾、企圖切斷北韓部隊的後援部隊
結果在會師的地點、首爾城的北邊郊外、救援部隊遭到幾萬枚的地雷伺候不得不停下腳步
兩軍卡在一處、變成又靠人力作戰的遭遇戰、陣地戰、消耗戰、
極權國家捨得拿一百個兵跟拼一條南韓大兵的一條命
南韓軍隊在傷亡過度之下結束第二次反攻再度撤退
第三次南韓部隊用更大的包圍網(當然也花更多時間集結部隊)企圖一次解決北韓的部隊
經過血戰終於打垮了入侵部隊
節節獲勝一路向北前進、
整條路路邊都是宰掉的北朝鮮士兵的屍體
當南韓指揮官正要宣佈戰役大勝的那個時候這麼摸們
那些倒臥在路邊的北韓士兵屍體居然通通被引爆、綿延數公里的戰場爆炸此起彼落、久久沒有停歇
後來才在北韓士兵身上發現、他們的背包被放置了炸彈
一個包包裡面藏有一公斤的炸彈、就放在背包最底部的暗袋裡
相信這些士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背有這玩意
北韓不知道哪個夭壽骨想出這招、先犧牲自己人去死在南韓優勢火力之下
讓死屍變成地雷
等到南韓部隊大獲全勝、站在自己幹掉的敵人身邊時、死屍人肉炸彈被引爆
北韓就靠這招反敗為勝
而三次慘敗讓南韓政府嚇到不敢再進行反攻
因為38度線上各處都傳來戰火、
共產黨的祖師爺紅軍所傳授的大量火砲戰術在整條38度線上徹底發揮
南韓幾乎每個點都受到火砲攻擊
南韓軍方把支援部隊都用掉了
參謀們害怕一旦把38 度線上其他的防守軍隊調過來首都救援、戰線的另外一邊萬一被攻破、後果只有更慘
而此時美國又不肯分享情報

南韓在搞不清楚敵人虛實的狀態下無法運用自己的部隊
有點像是中國發動823砲戰的時候
台灣方面搞不清楚倒底毛澤東這神經病是真的要渡海作戰還是只是炸好玩的
所以大批的軍刀機護航偵察機浩浩蕩蕩的進入中國領空
發現中國的陸戰部隊根本沒在海邊集結、才了解這些共慘黨的意圖就是亂打砲來擾亂局勢
而此時南韓卻沒有情報可以判斷敵人的企圖
因為美國當局幾乎不接南韓的求援電話
這也難怪啊、南韓不只是狼來了的牧童頑皮欺騙大人而已
他們還吐痰在來幫忙的大人臉上羞辱別人
現在大人就坐在後面翹著二郎腿看野狼吃掉一隻又一隻的綿羊、就快把牧童一起吃掉了


然後就發生了一件傳聞說有發生、但是沒有任何正式官方單位承認過的會面
三星公司總裁帶著南韓總統來到夏威夷要晉見美國總統
(沒寫錯、是三星總裁帶著南韓總統、不是相反)
美國總統和日本首相正在賞櫻花喝清酒玩樂、沒空
所以讓客人在屋外等了兩個小時
南韓總統等到不耐煩站起來踱步、三星總裁叫他坐下而且是日本式的跪坐
南韓總統遲疑沒動、三星總裁站起來賞了他一巴掌、非常大力、南韓總統的嘴角都出血了
兩人重新坐回到原座位繼續等待
這時札克威廉穿著浴衣、衣衫不整、腳步顛顛倒倒從裡面走了出來
看到兩人大吃一驚
『你不是、、、、你們國家現在不是、、、你們怎麼還在這裡、、、』
裝得有夠假的
三星總裁畢恭畢敬的頭低下去
『美國總統先生、我們的國家危在旦夕了、如果你不肯伸出援手的話、大韓民國亡國就在眼前了』
『我有下令美軍去轟炸北韓啊』
炸是炸了、但是炸的都是美國自己想炸的東西、
北韓的核子設施、核子發電廠、傳聞中的專門印製超級美鈔的財政部印鈔廠、
被懷疑的製毒工廠、甚至是北韓專門用來走私毒品的港口船隻
這些地方美國人連炸好多次炸到那幾個鬼地方寸草不生猶如月球表面
根據情報有一個小港口可能是專門用來運輸毒品走私進入日本專用的
美軍特地派出B-1轟炸機把那地方炸爛、整個地方被炸到變成一堆大洞
讓剛好漲潮的海水吞沒、完全看不到任何曾經有人工製造的痕跡
聽說是札克總統特別痛恨毒品、要讓北韓金皓呆知道美國的厲害
但這和削弱北韓戰力都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需要美國去大炸特炸的道路、石油燃料集散中心、彈藥補給站等目標
美國幾乎連看都沒看一眼、通通讓他們活得好好的
北韓部隊即使光天化日在空地上集結也不用擔心被轟炸
種種擺明置身事外的態度實在令人齒冷
但是美帝態度再爛也得忍下去
因為南韓走到這地步再不低頭求救就準備等死了
札克聽李三星說一堆拜託的話、笑笑說
『可是李總裁啊、你又不是國家領導人什麼的、我是很佩服你的愛國情操、但是我們說這些又有什麼用?
貴國的政府從一兩年前就沒跟我們說話了啊』
南韓總統大聲反駁『胡說、、』
李三星沒讓他說話、一拳打在他鼻梁上、讓他鼻血直流之餘立刻閉上鳥嘴
『這次戰後、我將出面領導政府、這一切的錯誤我將用國家全部力量完全彌補』
他在把頭低得更低下去
『這人所犯的錯誤讓我們國家嚐到可怕的苦果、
現在是我們改正一切的時候、我保證我們所說的一切都會實現、一點都不會打折扣』
所謂要實現的事情、他列了一張清單呈了上來
札克打開一看笑了起來
裏頭列了數十項南韓即將在美國設廠投資的項目
總金額超過百億美金
『這些都是韓國海外公司的投資計畫、這些公司沒有在戰爭中受到損傷、所以不會跳票』
接著又呈上另一份密件
『這些都是南韓裔美國籍的僑民所將捐獻的政治獻金、一切都是合法的』
當然裡面的政客一定都是札克這邊的人物和即將捐獻的數字
札克當場把這張紙撕個粉碎『喂喂、這是幹嘛、別給我找麻煩』
『是、我只是要表達我們感激的心意絕對沒有收買、賄賂的意思』
沒有你還說、札克心裡暗罵
『另外、我們這次遭受破壞的一切民生基礎設施、一定比照科威特模式、優先考慮美國公司、
尤其重建需要的石油、鋼鐵工程絕對不會忘記美國給我們的恩惠的』
札克笑笑說『 現在是在幹麻、我可沒跟你要錢、美國雖然不是多有錢、但是也不會在貴國最苦難的時候落井下石』
李三星更加恭謹地說『不不不、我不是在行賄、我是在說明我們的誠意、在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刻、
我們真的非常非常需要美國的力量來保衛拯救我們民族的最後一線生機』
札克指著旁邊的現任總統『那這位人形立牌在這邊出現是、、、』
意思是說這個我最討厭的傢伙出現這裡幹嘛?
『他將會對這一切罪過負責、也會對您的不禮貌表示最大的歉意』
說完、這位韓國總統不知道聽到什麼指令似的、一句話沒說就跪了下去頭壓得低低的、看來這傢伙即將被自殺
『 他已經不重要了、我才是未來的掌政者、您可以相信我說的一切、我絕對會為兩國的友誼進行最大誠意的努力』
札克回想他當年在台灣學到的一句成語「大丈夫能屈能伸」這位韓國財閥的老闆很深刻的印證了這句話
不過能當上美國總統大位的人倒也不會聽人三言兩語就隨便答應人、尤其這種會讓千萬生靈塗炭的死生大事
李三星見他還在猶豫、繼續再往上加碼
『美軍在戰爭中的一切費由我們買單、花多少錢都算我們的、
只是現在國家財政困難狀況下請讓我們分期付款慢慢付清
而且如果不幸哪位美國士兵傷亡了、醫藥費喪葬費還有他們家人兒女的養育費我們都會付、
絕對不會讓美國人白白犧牲』
李三星之所以這樣慷慨、一個很大的原因是韓國陸軍總司令十一個小時前跟他報告、
美軍再不來、首爾南方的防線可能隨時會崩潰了、
現在是首爾一城被攻佔、再來會怎樣就不知道了
而首爾城內至少還有數十萬名百姓來不及逃出來、
北韓士兵正在城裡進行慘無人道的姦淫擄掠暴行
即使早一個小時也好、快三十分鐘也好、無論如何就想要美軍快點來救
札克看著李三星和跪著一動也不動的現任總統
他知道不管如何、這個地球沒有美國可以置身度外的奢侈
更何況他是占盡一切優勢了
再拖延下去這一手好牌就要被他玩壞掉了
他伸手牽了兩個人站起來
一言不發、只是耍帥的敲了個響指、門外就有人拿了支手機進來
札克裝模作樣的拿起手機撥號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號碼、這手機設定好只能轉到總機、
他不管怎麼亂按都只能到秘書小姐那裡、而進來這裡之前就說好了要播國防部長電話)
『部長、請開始發動隔絕作戰』
說完這幾句話就掛電話、裝得好像很厲害似的
其實是戰爭爆發時、國防部長帶人跟他簡報半天
他只記得他們說一旦開始介入戰爭就要發動空襲、切斷前線部隊和後援部隊之間的聯繫
其他的他們說一堆、他就當做說故事聽聽就算了、
不是他不敢發動戰爭而是他覺得幫助韓國人打仗沒有必要
雖然有一堆專家跟他說這樣會影響到美國威信
他有點為反對而反對的反駁
『我寧可讓美國威信受到影響也不想讓美國大兵的性命受到影響』
幾乎算是環遊過世界的他接觸過各種國度各種人種各種文化、
真的很難找到比韓國人更討人厭的民族
更別提今晚這兩人來跟他低頭道歉求助之前跟他嗆聲的高傲姿態了
所以戰爭發生至今、美國默不作聲的反應最簡單的解釋就是札克總統在對韓國人幸災樂禍
現在美國要開始動了、不過方式還是喬、
現在這場軍事會議就是最重要的關鍵
看美軍打算要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