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韓戰(4)兩場簡報

回到五角大廈會議室
查德將軍終於可以開始進行簡報
簡單說他的首爾解放計畫就是巴拿馬戰役的放大版
當年美國解放巴拿馬時(左派的說法叫做入侵)、
並不是從外圍慢慢攻進去一點一滴、一寸一寸、一塊一塊、辛苦攻下來
而是由三角洲部隊、海豹部隊、遊騎兵、海軍陸戰隊等特遣部隊

數十個分隊乘坐直升機等機動快速載具趁夜直接切入核心、攻下數十個重要據點
切斷敵方連線、造成巴拿馬軍隊大混亂、
再由各個據點擴張戰果、最後讓敵人全面性的崩潰
等於說以前的戰役都是二維平面的前進後退
如今進化成立體三度空間的複雜綜合體
前線並不在兩軍之間、而是任由美軍定義的
而且這是美軍才能玩、才玩得起的戰術
別國的空中武力沒有實施這種戰法的支援強度、

要是東施效顰 假會學美帝這樣搞
結果一定是深入敵陣的友軍孤立無援
敵人援軍一來就把你一個個吃掉、讓你死光光去了了
查德將軍所要採取的作法就是突擊攻佔首爾重要據點
切斷北韓入侵部隊之間的連結
然後由101空降師用首爾城外的大學運動、足球場為基地、
攻擊直升機消滅首都附近的機動防空飛彈、戰車
運輸直升機則支援、鞏固特種部隊所攻下的據點
陸軍第二師則沿著首爾外圍往北、
從左翼包抄、將北韓後援軍隊在38度線之前切斷無法再生戰力
接著就是對北韓的攻勢
現階段海空軍的戰機已經截斷平壤的通訊指揮系統
接下來B52、B1、B2轟炸機群可以把北韓炸回石器時代

沿著38度線實施幾次地毯式轟炸
不只是實質戰力、要打從心裡徹底摧毀北韓軍隊的戰鬥心理、炸破他們的膽子
只是我需要最高統帥清楚的指令、
問當年麥克阿瑟一直在問的問題、要不要越過38度線、
要的話、
那至少就要把陸戰隊第三師從沖繩掉過來、外加兩個陸軍師調到南韓才有足夠戰力
參謀總長聽到一個段落問說『要多久能準備就緒』
查德將軍說『特種部隊需要48小時準備、
我會讓他們先進行偵測、騷擾敵人的戰鬥任務
從接到命令開始七十二小時內空降師部隊和裝備可以抵達韓國、
再一天24小時可以就戰鬥位置做好準備
特種部隊要等他們準備好、所以實際可以發動陸戰是四天後
第二師的集結時間較長、但也只要六天時間就夠了』
其他的各個軍種司令也各問了幾個問題
基本上大家都蠻滿意查德將軍的答案
問完了開燈、轉過頭來看總統、看他有沒有意見
札克威廉撇見在旁邊雖然站著但已經又在打瞌睡的陳
問他『你是來幹嘛的』
陳有點迷迷糊糊的說『我跟老闆來的』
老闆特種部隊司令佛里曼將軍接話
『我是被叫來提供另一個觀點的、特別的觀點、
因為我是特別作戰司令部的、所以要負責特別一點的』
好幾個將軍聽了這冷笑話都翻白眼、
陳的反應最激烈
『好冷喔、這麼冷的笑話你以為會有人會笑嗎?這邊又沒人需要拍你馬屁、沒人笑得出來的、我跟你說你千萬別以為自己幽默、等你一退伍、連餐廳的點菜服務女侍不會對你笑的、除非你付雙倍小費、到時你會需要去看心理醫師、問醫生說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我的笑話沒人笑、我以前很幽默的啊、
醫生就會跟你說「不是你變不好笑了、是你退伍了、沒人要鳥你了」』
這段說完、總統和部長先哈哈大笑、他們一笑、其他的將軍也紛紛跟著笑
大家笑了一陣、總統說『那就請特別的將軍來簡報一下特別觀點吧』
佛利曼指著陳說『喂、你上』
陳嚇了一跳『為什麼是我?我肩上又沒有星星』
佛里曼說『我有、所以我叫你上』
『這會不會太卑鄙、你不是說我是來當花瓶就好』
『我的話你都信、你笨怪我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吃過了就要付出代價、你現在懂了?更何況你剛剛才講話吐槽我』
陳腳步蹣跚走向簡報位置、回頭問佛里曼『我要說什麼?』
『說你那個七月四號作戰計畫』
『那是我喝完酒跟你胡鬧的』
『我覺得很特別、特種作戰部隊就喜歡特別的』
查德將軍有點不耐、吼道『快點』
陳有點驚嚇只得硬著頭皮
『這個是沒有完全認真檢討透徹的作戰方案、提供大家參考』
他轉身指著地圖上首爾城的南邊和東邊的市郊
『從清晨破曉開始、82空降師在這裡、這裡、如果還有足夠運輸機的話在從這裡(指著西邊)實施空降、大約千人的跳傘、如果來不及、五百人也行、要高空跳下、範圍也要很廣、看起來很壯觀的』
查德將軍忍不住吐槽
『要82空降師實施三千人跳傘、你要準備多少運輸機、要多久?』
『不用多也不用久、同一批千人來跳、一天之內跳三次就可以了
當然不是同時、分早午晚三次即可、
82空降師來不了的話、叫南韓空降師跳就好、不然日本自衛隊也可』
另一個陸軍將軍也受不了了『你跳北邊還有道理、可以在敵後造成混亂、你跳南邊幹嘛?』
陳看著天花板、有點心虛的說『那是跳給北韓士兵看的、讓他們知道美國佬來了、』
接著說話的速度變得很快
『跳傘只是作戰的其中一招、
另外一部分是、請剩餘的韓國戰機貼著城市低空飛行、
低速和超音速的、不斷的在首爾城內飛行、越吵越好、吵到把玻璃震碎
如果他們剩下的數量太少的話、再加上美國的F16一起來製造噪音』

『這又是做什麼?』
陳沒解釋了
『二十架以上的直升機沿著首爾城市飛行、如果有看到敵人就開槍攻擊、
就像西部牛仔時代、印地安人圍繞著拓荒者馬車進行攻擊那個樣子、
只是不一樣的是、直升機就算有看到空隙也千萬別攻進去
在外圍、有看到目標就射擊、沒有就算了、盡量保持安全的範圍、沿著城市邊緣飛行、
一樣、製造最大噪音為主
如果有勇者願意自願駕駛戰鬥直昇機進入首爾市區那就更好了
對防空陣地射擊、但是也不用一定要找特定目標、
就進去城裡瞎逛、在大樓之間鑽來鑽去就好、
在此同時、趁著白天運送兩百門以上的大砲到首爾城外、在最大射程的距離之外就可以了
155釐米大炮比較好、沒有的話105釐米也可以、

運送大量的照明彈、燃燒彈、
其他種類的砲彈不用、有也可以、沒有就不用 、重點就是要有大量的照明彈
陸戰隊、遊騎兵、綠扁帽的狙擊手沿著城市進行部署
盡量貼近城市、如果發現目標就盡量射擊、
不需要攻進去、就待在安全的地方看看有沒有北韓白癡、有、就打死一個少一個
白天的作戰目標除了製造大量噪音之外、就是盡量讓北韓部隊再也沒有辦法集結任何部隊
無人機、偵察機盡量進去搜尋
只要看到十個人以上聚在一起就呼叫砲彈或空軍來轟炸
就是樣要讓北韓部隊知道道、美國佬四面八方無所不在
接著入夜之後、兩百門的火砲進行轟炸、不能停下來
有找到目標就炸、沒目標就放照明彈
要讓首爾成為永明狀態
到午夜十二點為止都不能停止
到了午夜』
一個將軍忍不住諷刺『怎樣?要辦趴嗎?』
陳很驚喜的說『你怎麼知道?就是要開始音樂趴
我想要從空中投下十萬組以上的音響
十萬可能不夠、二十萬應該會更好
那種會轟死人的手提音響、
把開關打開、裝上電池、用三秒膠把開關鎖死讓他關不起來
綁上降落傘、從空中丟下來
從午夜開始在整個首爾地區播放廣播節目
拼命放吵死人的重金屬音樂
然後兩個主持人開始對首爾廣播
一個拼命說壞消息
一個拼命說好消息
壞消息就是美國帶領世界各國聯軍軍隊已經殺過來了、然後說美軍有多強、武器有多厲害、人數有幾百萬幾千萬
好消息就是南韓政府願意包容所有乖乖投降的北韓士兵
只要投降不但不殺還會給你一塊地一棟房子、讓你回家看老婆小孩
類似這樣冷熱交替刺激他們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音樂
用各式各樣的音樂震撼整個首爾城
把整個都市當作夜店來玩
現在想想、手提音響還是空投個三十萬個好了
最後、派二十五到三十個小組部隊、登上首爾二十五座最高的大樓屋頂
最好是他們也能夠帶著大型的喇叭、不過這有難度、
希望他們可以帶那種發出大聲音、大到把人震到耳膜破掉那種、吵到附近的人會耳聾的大音響、如過帶這個大拉吧很麻煩的話就算了
真正的重點在、要這些士兵預備好煙火、大量的煙火、就像七月四號的國慶日一樣
在大樓樓頂放煙火
讓整個城市籠罩在火花之中
戰鬥機音波、直昇機機槍掃街、音樂轟炸、完全不斷絕的煙火秀、還有大砲的轟炸和照明彈照射、還有城市周圍的狙擊手獵殺

目標就是二十四小時之內首爾沒有活人能睡得著
對了還有傳單
白天先丟傳單要還在首爾城裡的百姓打開能夠找到的所有收音機、告訴他們忍耐一下、援軍到了、美國人來了
晚上音樂節目開始後再丟大量傳單要北韓士兵投降
完全不能停止的紙張轟炸、就像下雪一樣
五千萬份A4傳單不知道夠不夠
不夠就再印、叫機場週邊所有商家百姓家裡的印表機都不斷印刷印到機器燒掉為止、
印製各種心戰傳單熱紙張把整個城市都淹沒
對了、還有國旗、那種三十米長、二十米寬的大國旗
更長更寬更多更好、放煙火的要順便在頂樓綁上國旗、讓星條旗在花火照射下飄搖、
不管在城市哪個角落、只要你頭一抬就會看到美國國旗』
陳說到這裡、抬頭看、所有人都已經驚訝到不想反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