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韓戰(6)分工會議

一出會議室、佛里曼立刻收拾起嬉皮笑臉的裝瘋賣傻
嚴肅的表情嚇得陳趕緊放開他、完全不敢跟他說笑了
將軍雖然走得很快但是專注思考的那股氣勢
走在一旁的陳幾乎可以聽到他腦袋高速運轉的聲音
隨著佛里曼快步走進了一間通訊室
幾個負責通訊的士官已經在裡面等他們了
佛里曼一句寒暄都沒有、還沒坐下就發號施令
『先找太平洋司令部吧』
陳看到螢幕畫面一下就出現人頭、
負責太平洋地區的空軍上將史密斯將軍似笑非笑的看著畫面
『聽說有人搶到了指揮權啊、呵呵呵、我想有人氣到爆炸了』
佛里曼回了他一個鬼臉
 『他媽的、八卦真的比飛彈還要快、男人也真的比女人還要長舌
說到八卦、我聽說有個將軍老婆搞了一個、、、、』
陳在一旁乾咳兩聲
佛里曼臉色馬上變回正經
『廢話少說、你怎麼這麼愛說廢話啊你、
我現在需要的是首爾城市上空的絕對安全
敵機?那鳥國家還有可以升空的戰機嗎?沒有、很好
防空炮呢?
現在是首爾時間清晨三點四十分、等太陽出來、show time就要開始
我給你三個小時、
等等、這樣好了、三小時再多二十分
七點、那時日頭應該出來、什麼都看得見了吧、
七點一到就要表演跳傘
請您、把握時間快快再把城裡的防空陣地通通掃過一遍
絕對清除防空機砲陣地、不然運輸機沒法靠近』

畫面裡空軍將軍的臉本來就疲憊不堪了
不知已經幾天沒睡的他聽佛里曼提出這麼過分的超量工作要求、露出一絲苦笑
『有人跟你說過你是個混球嗎?自由的混球 Free asshole 』
『我一直以為那是我的小名、你叫得這麼親熱我好害羞』
史密斯將軍給他個白眼就轉過頭去和幕僚說話了
話說從頭、總統把駐韓美軍撤走、所以當戰事一爆發時、
不是由駐韓美軍司令而是由太平洋司令部掌管空襲工作


稍稍解釋一下美軍的指揮系統、一般人很容易搞混
美國不是世界人最多的軍隊但是負責掌管的區域是世界最大
(廢話、就整個地球都是美國負責的區域)
以軍種分類、有陸海空三軍加上海軍陸戰隊、再加上海岸防衛隊
而陸軍裡面就分做步兵、裝甲兵、砲兵等等科別
海軍分做航母空中戰力、海面艦隊、潛水艦隊等等
空軍分做運輸、轟炸、空優等等
平時訓練時一定要這樣分科別類、
(不然怎麼練?你要運輸機做轟炸動作嗎?要水面戰艦飛到空中去?)
但是依軍種分類、到了戰時就會出現溝通有障礙、合作有問題的痛苦
於是美國人想出辦法
依照地區去劃分
海軍在西太平洋的就是第七艦隊、大西洋的就是第六艦隊

不管是水面、水底、空中哪種軍艦、
只要在這區域裡就都屬於這裏的艦隊司令來統一指揮
陸軍在中東就是屬於中央司令部管、不管是砲兵傘兵裝甲兵都歸這個部管
跨軍種依照地區分成十個司令部、
比如說兩次波灣大戰發生在中東都是由中央司令部來指揮作戰
比如說管轄拉丁美洲的就是南方司令部
然後就是現在提到的太平洋司令部、顧名思義當然就是太平洋上發生的事就歸他管、不論海陸空部隊都讓他管理
只是說因為種種地緣政治等因素、
在這大區域裡面、又細分成美軍駐韓司令部、駐日司令部等指揮部
先前駐韓司令的軍隊因為部隊被總統調走、所以無兵可用
而總統要開始轟炸北韓時、乾脆把指揮權交到太平洋司令手上、本來軍機都是他的管轄、交給他也順理成章
而、佛里曼現在有四十八個小時時間可以進行他的作戰計畫
這段時間之內、在這戰區的所有軍隊都要歸屬他指揮調度
而、有個地方就是很弔詭、也很讓駐韓司令查德將軍抓狂的
佛里曼是特種作戰司令部司令、
他應該是訓練特種部隊來交給在前線指揮作戰的司令們運用的
不是像現在這樣搶了別人的工作
另一方面、太平洋司令部史密斯上將在傳聞中不曾發生過的美韓首領會議之後就開始他的工作、短短幾天之內、美軍空中武力狠狠的將北韓狠狠炸過一輪
整個北朝鮮能找得到的戰鬥機器通通被毀掉了
現在在戰區裡、想要自殺的人根本不用上吊割腕服藥
(就某狼師女兒傳聞中一次自殺的三種做法)
或是麻煩的去找槍對著自己射擊
想死的人只要開雷達就好了
打開雷達電源發出電波、就有反輻射飛彈以超音速朝你飛過來
或者把戰車開上大馬路也有同樣效果
現在北韓部隊理還有腦子的都知道要躲起來
最好躲在民房裡面、就算是資訊最封鎖的鐵幕帝國的士兵也知道
美帝不會去屠殺老百姓
現在的衛星、無人機、空中預警機在韓國的上空、和7-11一樣完全無休的不停找尋目標
B-1、B-52在肉眼看不到、貼近外太空的大氣層最高處同溫層徘徊待命

每架轟炸機機腹裡載著幾十枚五百磅精靈炸彈
一接到地面部隊呼叫就往地上炸下去
GPS定位加上雷射導引等等精準瞄準
一般而言誤差不會超過五呎
從阿富汗戰役以來
這套媲美豐田供應鏈的 Just in Time的毀滅方式
讓世界知道美帝的稱呼並不是一種溢美之詞
而是正確的形容美國在這地球上貨真價實的王者地位

現在佛里曼算是獲得國防部長參謀總長特別授權、可以指揮戰區所有軍隊四十八個小時
說來弔詭
因為特種部隊司令其實是掌管訓練而不是作戰
佛里曼的作為大大踰越了自己的權限
不管是偷偷派部隊去首爾探聽情報還是提出作戰計畫、或是現在這樣更過分的掌管作戰事宜的權力、都是令重視倫理輩份的軍人很不能接受的
他當然也知道這樣搞法背後其實要付出極大代價的
從現在開始、只要自己有任何事情沒做好、
不管官僚體系或是傳統勢力的軍人們一定會把自己整死的
所以現在他無論如何一定要變出戰果而且是精彩無比的戰果
不到兩分鐘、所有相關部隊指揮官都在線上出現了
佛里曼要陳把剛剛說過的計畫再解釋一遍

現在的北韓部隊躲在首爾城內、把數十萬的韓國老百姓當作人肉盾牌
美國不想不能不願意派兵進城去
像二戰時德蘇打史達林格勒保衛戰中
一寸一寸土地、一條一條街、一棟一棟大樓的街頭火拼
美軍不可能玩那種莫名其妙、完全沒有意義的犧牲人命戰鬥
要把北韓士兵逼出城市的方式就要用心理作戰
要徹底讓他們嚇破膽
所以要用大量的戰機在城市上空不停的呼嘯而過、超音速和次音速不停交替
配合戰鬥直升機的都市突擊
然後再加上大量的文宣傳單空投
進入夜晚之後再加上大量的砲火轟炸聲、以及大量的音樂廣播
這次簡報和剛剛那場比起來氣氛好多了
因為這是告訴大家來討論該怎麼做才能做好、
而不是像剛剛那些將軍們來質疑是否能做到
陳也數次強調、只要製造噪音就好、只要造成心理壓力就好
不要求任何人要冒生命危險去作些瘋狂的舉動
簡報的最後結論是
『我希望最好的結果是作戰開始二十四小時之後、
北韓部隊就會崩潰、然後往北或往城外逃竄出去、
如果事情沒有想像的那麼美好的話、那也沒關係、
退而求其次、
保持戰果、用明晚佔領的據點為基地、
把敵人弄到完全疲憊、戰鬥意志喪失
然後輕易切斷他們部隊彼此間的一切聯繫
等到美軍和南韓部隊集結
再用一週時間圍城或者突襲作戰(一週是我預估最長的時間、三天應該就綽綽有餘了)
到時飢餓和恐慌絕對會讓北韓士兵一接戰就投降了
這樣當然比較沒有戲劇化效果、但是以一個千萬人的超級大城市解放戰役來說是可以接受的範圍了』
陳說完之後、各個單位開始進行討論
82空降師師長顯得很興奮、他的士兵要演出好幾個節目、而最好的是又不需負擔一般跳傘作戰的風險
反而是負責後勤的補給官有點屎臉
他抱怨的點就是
煙火還比較好找、他要去哪裡找二十萬個手提音響來丟、而且是一天之內要找到
就算找到音響、去哪找小小降落傘綁在音響上
陳跟他說『你去找三星總裁、如果他家倉庫裡沒有、要他去拜託Sony CEO、Panasonic CEO』
有個海軍士官說『南韓一定也有急難用收音機、找那個比較快』
陳說『那種小型的當然要空投、但是這種市面在賣的大型的也要
(他邊說邊滑手機讓大家看他說的手提音響是哪種的)

這玩意從空中丟下去慢慢在空中飄才能吸引目光、
就是要讓北韓士兵都看到、會想弄一台過來聽聽看美國佬在廣播什麼東西、要說什麼事情、
即使會吸引砲火射過來就更好了、這樣他們會更混亂
至於降落傘的製作
我是想說用帆布或者雨衣來切割、繩子就用尼龍繩
把音響送到機場、招募一萬個韓國百姓來幫忙
韓國人很愛國的、這種事應該不是問題』
接下來又論了幾個補給的問題
佛里曼全程不發一語就只聽大家討論
大約十分鐘後他站起來
『會議就這樣、其他問題都是小事情了、我們現在在打仗了、這些小事請自己解決、山姆大叔付你薪水不是讓你告訴我你做不到這個做不到那個的 』
說到這、他指著參謀官利奇慢上校
『大家把自己的任務時間排上來和參謀官再協調一下、半小時後節目表就要排好、首爾時間七點開場、請大家全力以赴』
解散這個字也用轉身離開取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