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韓戰(14)父子親情

石川副局長和佛利曼還有陳三人坐上一架UH-1Y

直昇機一升空就把速度催到最高、十五分鐘後把他們放上在日本海上的雷根號航母
上了航母、兩個人圍了上來、替石川穿上飛行員衣服裝備
石川帶點緊張的興奮坐上了F/A18後座
佛利曼拍拍他
『一切都準備好了、你把你們的聯絡方法、接人地點告訴等一下來接你的人就可以了、放心好了、他們都是最專業的、你一定會很安全的』
石川說『如果真的安全的話就是你去不是我去了』
佛里曼大笑轉頭對陳說『他準備好上戰場了』
F/A18自身的加速和彈射系統把戰機從靜止狀態瞬間加速到數百英里高速升上高空
轉向飛往黃海的林肯號航母

大黃蜂用超音速來趕時間
石川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不幸、
理論上來說在夜間降落在航母上是會更恐怖
但是因為自己在黑暗看不清楚這一切、所以自己感官上的情緒反而沒那麼強烈
高速降落的大黃蜂精準的讓攔截索拉住機身、這簡直是樂園裡的大怒神

平常搭乘客機的起降相較之下簡直是坐電梯般的緩慢了
高速降落、瞬間停住
石川忍住了想吐的反胃感
等著航母上的操作人員引導他下機
一下機、又是三四個人圍上來
一邊幫他脫下飛行員頭盔和抗壓力衣
一邊幫他穿上迷彩裝防彈衣頭盔
他被帶到一架灰色塗裝的直昇機旁
石川看了一眼、判斷應該是海軍的 MH60海鷹

被請上機、機上四個全副武裝的軍人看著他
一個應該是帶頭的軍官作手是要他脫下頭盔、戴上耳機跟他說話
『我是陸戰隊偵搜大隊上尉傑森、石川桑你好、現在請你告訴我們要到哪邊領取包裹』
石川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衛星電話
『我不知道、我是說我還不知道、但是他很快就會打電話給我了、我們說好了、一旦他覺得安全了、他就會打電話給我、打電話之後他就會把電話丟在一個地方、他則會躲在一旁等我、然後我們追蹤信號、降落下去、他覺得安全了就會出現和我們走』
傑森比了一下大拇指、表示他了解了
轉過頭去和直昇機飛行員解釋狀況
石川有點抱歉的問道『我們可能會等很久、因為他最後通知我、今晚一定要撤離、但是他沒說幾點、我也沒辦法再聯絡到他、所以時間很不確定、所以燃料方面可能要、、、』
傑森上尉點點頭『沒問題、我們油量很充足、待個一天一夜也不是問題』
石川覺得他是在唬爛、
但是想說憑美帝的空中戰力、加個油什麼的應該是小case、也就不發問了
 MH60從海上接近首爾
到了離海岸十公里處、直昇機就降低高度
石川本來以為是要躲雷達
結果竟然是降落在一艘船上
他從機窗往外一看、這是美國的濱海戰鬥艦獨立號

奇特的外型加上超大的甲板、一次停兩架直昇機都綽綽有餘的大機位
獨立號靠隱型造型保護在首爾外海大約十哩處低速的來回巡航
等待石川的北韓投誠者來電
在船上等到眾人昏昏欲睡的凌晨三點四十分
石川的衛星電話響了
深呼吸一口、石川平穩的按下接聽鍵
對方只說一句『快來、快』就不再說話
獨立號立即加速靠近岸邊、直昇機起飛升空
傑森專心的看著自己的平板螢幕
美軍電戰人員短短時間就鎖定電話來源
是棟位於市中心的大樓頂樓
一下子、大樓的位置、外型、高度、3D圖都顯示出來了
四個偵蒐隊員輪流看著螢幕
把一切資料默記起來
傑森把頂樓的位置圖放大、用手勢比劃下令
直昇機的停滯點、四人跳下機後的位置、石川緊跟著傑森
一找到包裹就讓石川上前相認
說到這裡、傑森問石川『他的名字、你必須告訴我們他的名字、韓語要怎麼發音、
我們要叫出他名字才不會讓他誤以為我們是敵人』
石川大聲說『金、他叫金、叫他金上校』
四人跟著重複了七八次韓文、直到石川認可發音正確才停止
傑森接著解釋了一下程序過程
接到人、讓石川上前確認、然後要他們繳械、上機、立刻返回
石川有點遲疑的說『要他繳械恐怕有點困難、畢竟他一輩子都被教育要恨美國人、我根本沒跟他說我是和美國人一起去接他的』
傑森想了一下『這樣吧、我們蒙面、把手臉都遮住、你負責講話、邊講邊走、然後你手勢一比、我就上前接過他的槍、這樣可以吧』
石川想了想、除此之外也沒辦法了
傑森要隊員戴上臉罩蒙住臉、手套本來就帶著、不露出一點膚色
很快、到了接貨地點
傑森把熱顯影轉給石川看
不是一人、而是兩人躲在頂樓一個角落、就電話的對角
石川吃了一驚
猶豫不決的看了傑森一眼
傑森說『這必須要由你決定了』
意思是說、從一人變成兩人、增加的風險要由你決定要不要承受、我只能服從你的命令
石川牙一咬、都到這裡來了、不拼說不過去、賭了、接、就算下面是埋伏都衝下去再說了
他點點頭、
直昇機就朝頂樓灌了下去、灌下去的意思就是飛行員用的是又急又狠的降落
這時的首爾一片混亂、危險性完全無法評估
陸戰隊員只想用最快最直接的路徑盡快把人帶走再說
在城裡待越久越有可能挨子彈
直昇機從一千五百呎的高度垂直降到大樓頂樓十呎高才陡然停住
石川差點把胃整個吐了出來
在心裡糾正自己、剛剛航母那個起降是小孩玩的雲霄飛車、這個才是大怒神
直昇機一停、側邊兩個機門都拉開
四個陸戰隊偵蒐員完全不受剛剛特效影響、快速散開建立警戒線確保安全
石川顧不得自己想吐的生理反應
快步跟著傑森後面直接靠近包裹的躲身處、邊走邊叫『金上校金上校金上校、我是石川、我是石川』
來到金上校和另一人隱匿的位置
金上校有點遲疑的回應『石川、是你嗎』
石川趕緊把頭盔推高、心念一想、順勢乾脆整個頭盔都拿下來、露出臉來
然後不顧暴露在光亮處危險、打開手電筒照著自己的臉
金看清楚他的臉、很高興地露齒一笑
如果在平時、石川會勸他別笑比較不會嚇到人、畢竟他長得很像金剛
但是此時這笑容看起來非常迷人
石川趕緊把手電筒關掉、然後親熱的靠近金
用生硬的韓語說『跟我走、但是你必須把槍枝交給我、這是登機的安全手續、拜託了、把槍給我』
金遲疑了一秒、把手上的步槍遞給石川、然後跟身後的年輕人說了一句話、要他比照辦理、後面的那人動作非常緩慢、慢到石川都怕會有意外了
趕緊對那人保證用柔軟音調說
『放心好了、沒事的、沒事、相信我』
然後手一伸把槍接過來
把兩支槍交給傑森、一手握著金的手、一手拉住年輕人的手臂、快步上機
石川上了直昇機、覺得自己差不多要腳軟了
六人一回到機上、乘客都還沒繫好安全帶、
海鷹立刻起飛離開
不像剛剛在高空高速直線飛行
石川覺得這時的飛行員好像在炫耀自己技術似的急衝猛降爬高鑽低
實際上飛行員是依照建築物高低和城市道路貼地飛行
想要快速離開首爾、回到海上
傑森拿了兩瓶瓶裝水交給石川、讓他交給兩個投誠者
金上校雖然還沒看到傑森的臉
但是光靠外型和直昇機、他也猜到了這是美國人
石川看到他眼神、有點無奈的解釋『我沒辦法不請美國人幫忙、你的需求太緊急了、我如果要等日本首相批准、然後自衛隊的軍機準備好、你等到天亮我也來不了』
金點點頭表示理解
不過旁邊的年輕人警戒心可沒有放鬆、尤其他聽到石川說到美國人的時候
更是一臉的驚懼
傑森輕輕的石川說『抱歉、石川桑、我必須請他們把手槍也交出來、這是飛行安全規定』
石川瞪他一眼用更輕的聲音說『等一下、那少年的已經嚇到快尿出來了、你別再說了、我們看著他們就好了』
知道他們的身份特殊的傑森只有違反安全規定了、他知道這兩人一定握有重量級的情報、現在不能讓他們感受到敵意、不然到時萬一不願合作、他就慘了
他只得用眼神轉過去看著隊員、要大家緊盯著兩個客人、搜身這事只有等到回到軍艦上再說了、
直昇機一出海就不再玩特技、貼著海面加速到一百三十節、然後緩緩昇高
獨立號把她的大屁股轉過來、體貼的讓MH60 降了下去
石川看到一群人圍了過來、把他們迎接進去
一個軍官走進過來自我介紹說他艦長
但是他沒穿軍服只穿海軍深藍色的工作服讓金上校有點不太相信他的身份
艦長把客人請了進去、邊走邊解釋
首爾有部分地區曾有過生化武器的警報、所以從首爾進出的人一定要徹底消毒
於是不得已要請客人先去洗澡
轉了個彎、用這種方法徹底搜身、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主意
而石川算是為國犧牲、要脫光陪客
還好日本人比較習慣大眾澡堂的洗澡方式
金稍微遲疑了一下、在生化武器的威脅之下、他也只有屈服
雖然他沒聽過有用化學武器的作戰計畫、
但是共產黨那種獨裁封閉決策圈要幹出哪種狗屁倒灶的鳥事都不奇怪啊
三人被請去沖澡
倒楣的傑森和隊員被迫露鳥
一起進澡堂
一半是要陪著演戲一半是要以防萬一保護著石川
洗完澡換上美軍的制服出來、眾人被請到食堂去
兩個韓國人一坐下來聞到非常美味的食物香氣
果然看到陳兩首各端著一盤食物過來
居然是泡菜炒豬肉
陳笑著說『我不知道北韓有沒有這道料理、不過我想是韓國人都抵抗不了泡菜吧』
果然一道菜就讓兩個忐忑不安的投誠者開心的配著白飯放口大嚼
佛里曼在桌上放了一手的易開罐啤酒
也在隔壁桌上、四個辛苦進入首爾出生入死的偵查隊員放了一手冰涼啤酒
四人展開歡顏、各灌了一大口
佛里曼小聲說、『冰箱還一箱、等下去拿、現在還不夠冰』
傑森四人舉杯小聲歡呼、大讚將軍做人真好
這個愉悅的氛圍讓兩個北韓軍官感覺舒服、那種不想和美帝合作的抗拒敢一下子就消除許多
陳又適時遞上兩杯啤酒、讓酒精舒緩兩人最後的戒心
然後又很關心的問了句『兩位是什麼關係?』
金上校覺得也沒必要隱瞞『他是我兒子』
這樣就讓石川他釋懷了
剛剛在心裡猜了七八個可能性
有猜是兒子但是又想年紀實在太接近
金上校四十五歲這年輕人看來二十八九、而且是中尉階級、兒子可能性不大
心裡覺得比較可能是同性戀人
同性戀在共產國家都被嚴厲禁止、金大概是情人關係曝光人頭要落地了才會急忙想要逃跑、結果猜錯了、還真的是他兒子
金有點驕傲又有點懊惱的說明、他兒子的那一旅本來是後備部隊
不太可能進入戰鬥位置
但是由於前線損失太嚴重、所以預備部隊都用上了
去接替的那個師的傷亡已經超越八成以上了
做父親的實在不忍心叫兒子去送死
所以身為幕僚的他才會假裝視察前線部隊
親自帶著兒子逃走、才會這麼匆忙的和石川聯絡、緊急要求撤出
說話時的驕傲情緒是作為父親的偉大
懊惱則是捨棄了自己的軍隊、弟兄對自己的不滿
陳和佛里曼聽到石川的翻譯後、對看一眼
裝出一副地圖本來就放在懷裡似的感覺、
很自然的把首爾地形圖攤開、問清楚了金所待的指揮前線部位置在哪
兒子的部隊原本在哪、要往哪邊前進支援、
然後帶著同情的語調問說各個單位的傷亡有多慘重
佛里曼這幾人對於將要聽到的數字已經大概有個底、但是聽到真實數字之後還是嚇到
簡單說、北韓到目前為止的勝利也就是攻佔首爾這件事是完全用鮮血換來的
數十萬個北朝鮮倒楣士兵的狗命換來一個城市
金也是在這種恐怖損傷震撼之下、不想要自己兒子死的毫無價值
才狠下決心要石川來帶他走
然後既然話講開了、就不再保留的繼續說下去
金上校對於這場戰爭以來的過程、知無不言的說給桌子前的這幾個人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