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韓戰(16)占卦救命


場景:從日本回到美國華盛頓的飛機上
時間:解放首爾之前、在國防部提案之前

佛里曼聽陳說完自己為什麼要加入軍隊的理由之後
問了最關鍵的一個問題『所以你到底是怎麼知道北韓要進攻了、知道要帶人先跑』
陳有點猶豫的說了
『我之前不是不想說、是覺得說了也不會有人信
我是靠直覺、第六感、靈異感應、、、這些可以說是怪力亂神的理由才決定要烙跑的
是吧、我說你不會信的
從頭說了吧、你應該有讀到報告我被調到板門店去當連長都在混的故事吧』
陳被調到那鳥地方去第一件事就是集合所有士官兵
對全體說
『我知道每個人心裡都有些陰暗、邪惡的部分
有些人就是會想做些壞事
你、(指著前排一個士兵)可能會想偷溜開小差出去玩
你、(指著另一個士兵)可能會偷子彈出去賣
你(指著另一個)可能會想要強姦路上遇到的小女孩
但是你們知道嗎、如果你做了這些壞事我會怎樣嗎?
不、不是、我不會想要修理你們
我一點也不會這樣想
想要做壞事就去做啊、千萬別客氣
但是、唯一一件事你必須要記住
不管你要做什麼壞事、你必須等到十月二十號
你們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是十月二十?
答案很簡單、我十月二十會退伍
懂嗎?
十月二十日之前、你們什麼都別想
十月二十之後、我什麼都不在乎
想要殺人?請便
想要搶銀行?盡量
想要找個女人先姦後殺?殺吧、姦吧、我不在乎
但是、千萬記住這句但是
但是你千萬別在十月二十之前幹這些事
千萬千萬千萬別想
不但別幹、你連想都別想
你要是敢做任何違反軍紀的事、讓我退伍之前的日子難過
也不只違反軍紀、你受傷、生病、死亡都會造成我的困擾
任何會讓我困擾的事你都不要做
做了的下場我保證你會死、我一定讓你死的慘不忍睹
聽懂了嗎?聽懂了就解散、你們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一切都聽副連長指揮
只要別煩我、別做讓我不舒服的事
把我當隱形人就好了
其他的我不在乎』
這段宣言讓大家都驚呆了
副連長和連上軍士官都傻了
陳笑笑下台轉身進自己房間
然後真的不問世事、只管自己運動散步看書還有打靶
這種混吃等死的生活當然很快就被上報
但是陳根本不理會別人眼光
上級講什麼他就當人家在唱歌
裝死到另一個境界去了
當然這種腐爛的態度被清清楚楚寫在紀錄上
佛里曼當然也看過
他就是好奇這種天兵怎麼可能能夠事先知道敵軍來襲
一年幾百億的情報單位都沒人能預先測知
這人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陳有點害羞的說
『我每天下午都會出去散步
然後我會帶著望遠鏡去賞鳥
1950 年韓戰後設立的停戰線是人類的愚蠢造成的地獄卻從此成為生物的天堂
所有的飛禽走獸都可以在這段區域快樂生活
我就每天邊走邊散步邊欣賞各種動物植物
當天的情況就是我發覺原本該有的鳥類歌唱在當時都沒聲音了
這就表示了有人埋伏在非交戰線的那邊
我為了證實自己的看法、所以那天的散步多走了將近十公里
觀察了十幾個點、的確鳥兒都不叫了、或者那種反應就是都被驚擾了
雖然完全沒有證據、但是我心裡毛毛的感覺越來越強
回到駐紮地、我根本不想打電話找上級
一來是看他不爽、當然他也看我不爽
二來是求助於人在日本的上級根本緩不濟急
當時情況你知道的、總統下令駐韓美軍撤走、但是留人看守基地
我們也算那些少少的留守之列
但是南韓政府超想趕走我們
連該給我們的伙食都不供應了
這樣的氛圍之下我提出警告說大軍來襲一定會被人當瘋子
不可能會有後援來到的、搞不好我呼叫求救、連迫擊砲支援都沒有
何況我根本沒證據
除了我的直覺告訴我要出事了之外、我能說什麼?
說我會通靈?
當時我回到房裡想了又想
要是我對了、今晚就死定了
要是我錯了、那也沒差啊、反正我本來就顧人怨
於是乎、我下令提前一個小時晚餐
晚餐後進行裝備檢查
檢查完畢我就說這連人員體力太爛紀律太爛戰鬥精神太爛
全部的人給我背上裝備開始夜間訓練
大約是九點左右、我不准任何人留守
全基地淨空
也不派出勤務
帶著全部的人全副武裝跑步、跑到七八公里外的山丘上去
然後命令所有人坐下來休息
我就想說要是我錯了、天一亮就回家、最多被罵蕭告
結果我對了、就幸運撿回一條命了、也不只一條、是一百多條、再來發生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當晚一百多人坐在小山丘上枯等也不知道在等什麼的、坐到了清晨一點多、大部份人已經坐著打瞌睡了
還沒睡的士兵們抱怨連連、超想回營去洗澡睡覺的、但是敢抗議的被陳一陣低聲怒罵、罵到沒人敢出聲音
沈默中散發的埋怨點二十一分完全消散轉能成為對陳的感恩和崇拜
那時刻起、大家好像坐在電影院的前排座位看著戰爭爆發
北韓士兵殺聲震天的衝進基地
那個少少的一百多個美軍寄宿的南韓軍隊基地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差點死掉的地方、共事的同盟國軍人們被屠殺殆盡
陳不讓大家有時間去想有的沒的、下令大家保持安靜、開始逃命
這就是他陣前逃命的經過

飛機上的佛里曼看著他『就這樣、因為鳥叫聲、你就知道戰爭要爆發了』
陳有點扭捏的回答『其實也不是啦、是那幾天一直有不好的預感、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第六感、這種不科學的東西沒辦法解釋但是就是真的存在啊
另外一個支持我看法的就是北方太安靜了
對方似乎是進入了戰爭前的全面靜默期
一切活動都取消避免被偵查到進攻意圖
但是如此一來反而顯得疑點重重
然後我說實話、最後讓我下決定的、是我占卜過
我有學過易經、易經你聽過嗎?』
佛里曼再度嚇到陳
『中國的古書、就是依照陰陽五行運轉的關係、來判定吉凶禍福的玄學』
『靠、有什麼是你不知道的?』
『所以你是用易經占卜術來決定要不要逃命的?』
『是啦!我知道跟洋人說這個一定會被懷疑我有神經病的、不過事實就這樣、我占到一個很兇的卦象
、於是乎我就開溜了、結果逃成功了還要擔心自己被審問、被懷疑是不是通敵』
佛里曼點點頭『我信你、放心好了、你不會被軍法的』
陳從此放下心裡的大石頭
安心和將軍又說又笑又喝又吃的、直到快到華盛頓之前
佛里曼隨口問了一句『你想應該怎麼做才能把佔領首爾的北韓軍趕出去』
『轟炸、把整個城市炸成廢墟、讓我們再玩一次史達林格勒戰役、
只是不要叫我們美國大兵上戰場攻城
推南韓軍去和北韓對幹
讓討人厭的韓國人自相殘殺、死個幾百萬先』
『這種廢話建議就不用了、我想的是如何不用派B52來個一百次地毯式轟炸而能把人轟出城去』
陳像是想過這問題一百遍似的立刻回答
『巴拿馬戰役的放大版、
當時包圍住了教廷大使館要把諾瑞嘉將軍趕出來
但是不敢衝進大使館內、於是藉口說怕有人會竊聽、
架起了幾座超大喇叭、放出爆炸似的重金屬音樂
把教廷大使館轟的人人精神分裂
兩天就把人交出去投降了』
『要怎麼把城市包圍起來放音樂?』
『就佔住一些點
比如說高樓的屋頂
然後大肆喧鬧
就像是七月四日國慶時候那樣
遊行比較不可能啦
但是放煙火啊、放音樂狂歡啊
用戰鬥機音爆聲徹底摧毀他們的耳膜
用AC130保護據點
用A10摧毀有組織的攻擊隊伍
用AH64在城裡獵殺北韓指揮基地
用大砲狂射濫射、好像也幾百萬兵包圍住首爾已經快要攻進來的樣子
然後再想辦法讓他們以為往北的道路現在是通的、但是就只有半天時間而已
要逃就要快』
佛利曼不置可否、雙手抱胸、閉上眼睛
半躺了下去、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在想事情
然後飛機一到就有人駕車過來一路送到五角大廈
接下來就是對國防部長、總統的簡報了
依照獲取的超有價值情報(北韓軍雖然攻進首爾、但是已成孤軍、沒有後援只有不斷衝鋒送死的命令)
、再加上超有創意作戰計畫、
佛里曼接收了解放首爾戰役的指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