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韓戰(15)參軍原因

金上校的情報在美食酒精的消化過程中一一傳達給佛里曼
該聽的聽過了、該知道的瞭解了之後
佛里曼命令船隻開回日本
金上校父子理論上還是日本情報局的「客人」
佛里曼做人很有道義、該還人還是要還人家
只是拜託石川答應讓他指派了一個情報官一路相隨
讓美國在戰爭期間一旦有需要可以詢問金上校相關資訊
石川請示過上級之後答應了
畢竟美國越快打贏韓戰平息戰火是符合日本國家利益的
也基於這個理由他才會開口請美國人幫忙的
不然透露自己情報來源是情報界的兵家大忌
若不是情勢緊迫加上戰火蔓延的可能性
今晚的撤離行動就算失敗就算做不到、也不太可能開口求美國人插一手的
佛里曼交代完事情、瀟灑的就和陳離去
UH1Y載著他們到機場坐上美國政府的灣流客機
理論上公家機關不會提供酒精飲料
但是佛里曼是那種可以突破規定的將軍、
所以他們是用威士忌加冰塊開胃、吃的是鵝肝牛排、最後搭配氣氛來一杯紅酒

佛里曼邊吃邊拿著本筆記亂塗亂寫了一堆、整理過思緒之後
突然問陳艾倫『你為什麼想當兵?』
他看過他的資料、陳的家族在台灣算是有錢人
那財力應該走投資移民的路線
陳居然是加入陸軍、而且是以二十八歲的「高齡」入伍
而這一天和他相處下來
發現他是那種讀過書、有頭腦、個性也不錯的人
不說別的、一般人想到要審問別人獲取資訊都會笨笨的用蠻力用酷刑
但是這人只用一盤泡菜炒豬肉就讓深具戒心的兩個北韓人乖乖開口說話
光是這種頭腦就足夠讓他寡目相看了
更別說陳從板門店逃脫、進首爾城裡救援行動、那種隨機應變靈活行事的機智
這人不是個普通人
他現在仔細的看著陳、淡淡地問道『你怎麼會想要加入軍隊』
陳笑著回答『這是最快拿到綠卡的方法、不然你以為我是喜歡軍隊啊』
『不、我以為你是失戀之類的遇上什麼痛苦的事、想要找地方逃避』
陳吃了一驚、到底是佛里曼太神了還是他有看過什麼有關他的情報?怎麼知道的
的的確確他是離婚之後一時心情激動、又加上了和人打賭、所以才加入美國陸軍
陳一五一十跟佛里曼說了
『我來自台灣、
台灣的歷史我不知道你懂多少
總之、在國民黨差勁的統治和共產黨中國的威脅之下
台灣有錢人喜歡移民、首選當然就是美國、這是幾十年來的慣例
不過我倒是沒想過移民、我的家族裡面有人跑去美國、但是我倒是沒想過這件事
2000年的時候、陳水扁當選總統、陳水扁你知道吧?他是屬於台灣本土派的
我一個表姐、他父親是外省人、他們就有種觀念就是台灣人當總統、外省人就會倒楣、一定要逃不然會死、所以她就跑到紐約去、然而她用的方法不是很、、、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簡單說她就是計畫要嫁給一個有錢的猶太人
住紐約、珠寶商、猶太人、你大概就知道那是哪種人了
結果人家把她玩了幾年後不肯娶她、叫她滾
於是我表姐立刻換了一個白人嫁了
白人、高中畢業、在星巴克上班、住在皇后區、比我矮十公分、大概170、體重一百二十
那你應該也知道是什麼樣的咖小了吧
反正那種感覺就超差勁的
總之過了七八年、她還是沒拿到綠卡、但她在台灣的爸爸生病了
癌症、很晚才發現很快就死了
但是這位女兒、我表姐、台灣清華大學英文系畢業的高材生、
說她不能回去看她爸最後一面、因為現在是獲得綠卡的最後關鍵了、萬ㄧ回去了綠卡辦不出來了不就前功盡棄了、然後父親死了也不奔喪、
原來美國居住權是如此重要、
有沒有為你國家的重要性覺得很感動?一張他媽的爛國家的居留權比不上養你生你的父親、細節就不說了、總之就是後來姨丈死了後一兩年、表姐回台灣了、和我們家人見面了、就飯桌上、我也不知道哪條神經不對勁、
就笑了人家『綠卡拿到了應該就像王子公主一樣永遠幸福了』
當然就吵架了、吵到後來我就烙話說、綠卡他媽的什麼了不起、我要拿的話三年時間就拿到給你看
她就回話說我是靠家裡的錢、她家比較窮啦我家有錢了啦、這種屁話
我就說不用錢很難嗎、然後就簽字入伍了、報告長官、就是這樣啦』
佛里曼笑的很不自然
他知道有很多人願意用盡方法來移民美國獲得美國籍
但是這樣連自己父親最後一面都不見的人、到底是什麼人啊?
做一個連自己爸爸都不見的美國人真的會比較好嗎?
看著陳艾倫、想到他的服役紀錄、心想山姆大叔真是賺到了、這樣的一個人才就為了這麼蠢的理由來加入陸軍、這簡直算是天佑美國了
陳艾倫加入陸軍之後、一開始接受基礎訓練、他的體能爛到差點被刷掉
大概是家裡有錢所以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
身體只有肥油沒有肌肉了
不過過了四五個月、他慢慢練回健康、憑他的智力很快就適應軍隊裡的生活了
當然、為了綠卡加入軍隊、百分九十九點九是要被派到伊拉克阿富汗戰區去的
但是陳並沒有傻傻的當兵而是發揮了台灣人的特長
把台灣人那套好客、熱情、友善的特質盡量用下去
在戰區裡發揮自己的作用
不但是在部隊裡面、他在每一個城市每一個地區、都請吃請喝、好像在選民意代表似的四處交陪
弄的每個士兵都知道、出們巡邏跟著這個台灣人就對了
因為伊拉克人都喜歡他、大人小孩都會有意無意的提點他該往哪邊走
跟著他走就不會死、甚至不會遇到伏擊
前幾次、他跟班長說不要走哪邊的時候、大家還以為他有病
後來次數多了、大家就知道這人真的有一套
漸漸的就從一個排、到一個連、甚至營長都會讓他去跟居民溝通
陳也慢慢的擴張自己的「生意」
去跟慈善團體要資源、給伊拉克小孩筆記簿原子筆這些小東西開始
然後再給醫療物資
然後和地方仕紳商量甚至是談判
只要沒有發生游擊隊武裝攻擊事件、只要和平的時間越長、他保證送來的物資就越多、地方生活就越便利
陳那種完全沒有架子、親切又讓人很愉快的相處方式讓他在各個社區裡無往不利
更重要的是陳他對於伊斯蘭教徒的信仰徹底尊重
不會有基督徒的敵對感也不會有一般美帝那種看不起人的傲氣
所以伊拉克人對他的敬意就日益加深
接著就發生一件非常動人的事情
沙烏地阿拉伯一個王子不知道吃錯什麼藥、居然要到伊拉克做訪問、然後又好死不死的到陳的那個駐地來
美軍當然得乖乖做好護衛工作
在王子巡視的過程中
陳突然從隊伍中走出來、行了一個很誇張的鞠躬禮
然後正想和王子說話時、他的鋼盔掉了下去、這種突然的動作聲響讓王子身邊保鑣掏出槍來
彎腰撿自己頭盔的陳一看到槍對著他、嚇得頭盔又掉在地上、兩手舉得高高的、臉色蒼白的做了個哭臉無辜的看著王子
有點驚訝的亞里發王子呆了一秒之後捧腹大笑
笑到完全無法控制的王子讓隨從們也跟著哈哈大笑
一群人笑到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終於王子拍拍陳的肩膀、也算是用他來支撐住王子笑到站不直的身體
問他有什麼事嗎?
陳有點諂媚的請求尊貴的王子能夠大發善心賞賜一些禮物給伊拉克的孩子
王子聽他這麼直接跟他要禮物也有點好奇
耐心聽他說下去
原來陳在輔導一群孩子
同時也帶他們玩足球、
但是當然場地無、球衣無、教練無、只有一兩個陳自己出錢去買的快踢爛的足球
現在既然大財主出現了
陳也不顧一切規定、紀律、禮貌了、冒失地脫隊上前跟王子要錢
想不到亞里發王子一口就答應了
他後來跟陳說、他得了憂鬱症好幾年了、被陳逗到笑的那麼開心是一兩年來難得發生的事情、當時覺得心情愉快極了
因為如此、他覺得和陳超投緣的
所以極力邀請陳艾倫來沙烏地阿拉伯玩
陳就是在這位大貴人的提攜之下、開始他飛黃騰達的歷程
數年之間從小小一個士官火速上升到上尉官階
沙烏地阿拉伯一年從美國購買幾百億的軍火、國內不算美國駐軍就有上千個軍事顧問、對於王室的意見當然是樂於從命
陳就這樣開開心心的在中東、美國來來去去
邊做慈善事業邊作些軍火顧問工作邊當王子的弄臣
實際上的軍人工作幾乎和他無關了
直到一年前王子又心血來潮決定要去阿富汗看看
原本旅途一路快樂、卻在回家路上、一枚該死IED毀掉一切
王子重傷、緊急送醫之後還是不治
陳讓炸彈碎片切斷了大腿動脈、失血休克狀態下僥倖的救了回來
然後他就輾轉被送到軍醫院療傷、
靜養復健大約四五個月時間後恢復健康
但是他就裝死躲在病院裡面想等到退伍、當時離他退役大約半年時間
於是乎他就很愜意的留在醫院裡「安享天年」
當然、他敢這麼做就是他早早就搞定了醫生護士
醫院裡上上下下都打點好了
醫生乖乖的開醫師證明讓他長久安養
有點像電影天龍特攻隊裡的小白、就算坐監也是一樣吃得開
就是吃得太開了、結果跟幾個護士弄的有點、、、不愉快
也不是不愉快、應該是說是太愉快了、但不是跟一個愉快、而是跟很多個愉快
最後害他被舉報
陳歸屬的單位長官看這個人登記在單位之內卻連續幾年都看不到人
又是好奇又暗中發下重誓要把這摸魚鬼混的傢伙抓來處斬
結果來到病院
敲了陳的房間門約五分鐘、才有一個護士衣衫不整的從裡面慌慌張張的出來
陳剛爽完、躺在床上、一臉奇異的看著來訪的陌生人
中校生氣的質問春色無邊回復健康的他為什麼沒有回到部隊報到
陳也是牛脾氣發作
平時他會虛與委蛇、想辦法把這人打發掉、此時一時不爽卻和長官對嗆
結果下場就是被踢到南韓最前線去度過他兵役的最後三個月時間
然後再來就是故事開始的狀態了、陳被派去板門店當連長、直到戰爭爆發、他都在混、幾乎什麼都不做的天天玩樂
但是戰事爆發前幾個小時、他不知怎地帶著全連烙跑、沒死半個人的情況下逃出生天、本來是要被軍法審判的
現在卻舒舒服服的和特戰司令部上將坐在一起飲酒吃肉、說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