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

韓戰(17) 拼酒搏感情


從佛里曼回憶中回到現實日本來
吃飽喝足後、陳帶大家去隔壁飯店酒吧續攤
佛里曼和陳都一樣、從美國回到日本的飛機下來之後、超過二十四個小時沒睡了
從亢奮狀態之下慢慢緩和下去、睡意漸漸侵襲
所以陳也不問佛里曼要不要、一進飯店就去櫃檯訂了兩個房間
說『上去喝一杯、然後就去睡覺、其他的晚上再說』
佛里曼不置可否跟著他走
兩個安全士官不敢讓長官落單、坐在酒吧角落看著
陳進了酒吧在吧台坐下、跟酒保說來個日本風味的威士忌
佛里曼握著酒杯若有所思的沈默
陳慢慢喝了幾口、要酒保追加冰塊喝、握著酒杯聽著玻璃輕輕碰撞冰塊的聲音
突然他看到兩個日本妞長得很正、坐在角落有意無意地看著他們

陳變得很興奮完全不想睡了
偷偷的用腳敲了佛里曼一下
下巴一點、眼睛變成愛心形狀
『老大、我去進攻、你掩護我』
佛里曼微笑『前線吃緊、後方緊吃、要吃就要快』
陳摩拳擦掌、笑嘻嘻的前去和美女喇賽了
說了一會兒、回來約佛里曼過去一起聊天
佛里曼雖然已經年過五十
但是軍人的健壯體魄和那股高級軍官的威嚴氣質
魅力不會輸給陳三十八歲的壯年人
還好兩個日本女生會講英文、雖然還是帶著日本人破破的口音
但是溝通起來一點問題也沒
陳和佛里曼一搭一笑讓女生笑得開心極了
三十分鐘後、女生們說要去上廁所
陳和佛里曼默契十足同時起立為女士拉開椅子表現紳士風度
女生一離場、
陳跟佛里曼說『大耶、長髮的給你了、我要矮的這個、大家各自帶開了』
佛里曼笑的超詭異的看著他
五分鐘後兩個女人回座位來
陳對較矮的女生說
『麗子、我有話想跟你說、但是不能給這兩個人聽、我們找一個隱密的地方去聊聊好不好』
麗子笑的很曖昧、卻不肯說好
陳說『放心好了、我不是連續殺人犯、不然這樣、我把我老爹押在這裡當保證人、請姊姊看著他、要是你沒有安全回來的話、就殺了他抵債好了』
兩個女人互望一眼
長髮的比較年長叫做彩香
她含笑、輕微的幾乎看不出來的點了點頭
麗子害羞的拿著自己皮包跟陳離開了
佛里曼和彩香坐著看他們離去
接著互看一眼、有點尷尬地笑一笑
佛利曼說『如果彩香小姐不介意的話、我們到房間去再喝一杯吧』
彩香眼神露出一股細微的抗拒
佛里曼並沒有漏掉這個微小的感情流露
站起身來很有紳士風度的『如果不方便就下次吧』
學日本人鞠了一個躬
緩緩地離去
想不到在等電梯時、彩香走了過來
她帶著有點歉疚的笑容『不好意思、我真的沒有過黑人朋友、所以會有點不知所措』然後主動勾住他的手臂、小女人似的撒嬌『相信你不會介意初識朋友的小小不安吧』
佛里曼淡淡地笑了笑
雖然是黑人也有很多種
有些是電視上唱Rap那種、長相好像流氓甚至就是真的在混黑道的、完全受不了的粗魯野蠻的鬼樣子
但佛里曼比較像是丹佐華盛頓和前國務卿包威爾將軍的混合體
帥的讓人很想要親近之外、還有種溫文儒雅的氣質
佛里曼牽著彩香的手很有風度的帶她進房
進了房間也沒有急著要上床、反而是打電話要櫃檯送香檳草莓上來
然後還問彩香要不要吃點什麼
女生怎好意思說要
佛里曼看穿她心事要了一份總匯三明治
兩人真的像是朋友似的說說笑笑隨著音樂談心
食物送上來之後、佛里曼吃了些喝了兩三杯香檳
實在受不了長時間沒睡覺、低聲說抱歉衣服沒脫靠著床邊躺了下去、沒三十秒就睡了、彩香真沒想到這黑人如此彬彬有禮、君子風度
不禁對他另眼相看
但是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彩香躡手躡腳、偷偷摸摸地做了自己份內的工作
然後看著熟睡中的佛里曼、自己也覺得睏了
脫掉外套、靠著床的另一邊想要閉上眼睛休息一下、想不到自己也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聽到電話鈴聲、稍微睜開眼睛偷看佛里曼接過電話
語音不詳的應答了幾句就掛掉了、
彩香繼續裝睡
突然感到一股熱氣
眼睛睜開一看原來是佛里曼臉湊了過來在觀察她
彩香有點害羞有點不安、想後退卻無路可退、
佛里曼越來越靠近
鼻子貼在她鼻子上、笑嘻嘻的問她『你要不要再喝點酒』
彩香說不要了
佛里曼卻很下流的說
『還是喝點吧、黑人那個都很長很粗的、性能力又強、不喝點麻痺自己、我怕你等一下受不了』
彩香很氣自己判斷錯誤、男人都是畜生、自己剛剛還以為有例外
腦袋中列舉了好幾個選項回應、
有點慌亂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正確
一時反應不過來、到底自己應該裝出怎樣淫蕩的舉動才能把戲演下去
佛里曼一把抱住她『你新來的啊、怎麼這麼生疏的表現啊、石川是怎麼教的?』
說到最後一句、彩香大吃一驚、想不到自己身份曝光了
慌張的伸手要推開佛里曼、
卻連讓這一百九十公分、一百公斤的巨漢移動一點點也不可能
佛里曼嘴唇在她兩邊臉頰上接觸了一下
彩香覺得好像是被一隻大狗用舌頭洗過臉似的感覺
差點連救命都叫出聲
結果佛里曼惡作劇的吻過彩香之後就離開女生站起來
笑嘻嘻的進去浴室盥洗
出來時拿了條毛巾給彩香
『抱歉、你實在太可愛又太香了、我一時忍不住』
彩香接過毛巾、無意識地擦了擦臉
結果忘了自已臉上的濃妝
一看毛巾上沾到的粉底、啊的一聲掩住臉抓起自己包包逃進浴室去
佛里曼對她背影說『你真的不需要化濃妝、你素顏就很美了、、、啊、除非你是要掩蓋本來面目』
彩香過了五分鐘才出來、已經完全把妝洗去了
佛里曼讚嘆到『好美啊、這麼美的女孩怎會來當間碟啊』
彩香有點氣鼓鼓的『把我手機還來』
佛里曼笑笑『你可以用我的啊、妳一打你們局裡的人就聽到了啊』
原來彩香和麗子是日本情報局的特工
他們臨時被調來監視佛里曼和陳
想不到陳一時「性」起
「性衝衝」找她們約炮
兩個女性幹員溜到廁所請示上級、決定要為了國家犧牲肉體
佛里曼一進房就上床睡了
彩香偷拿了他的手機接上局裡特製的監聽系統
全面拷貝之後更能遠端監控
想不到佛里曼早就識破她們的身份、是故意讓她把手機拿去的
還故意逗弄她
彩香想到自己被識破身份、不禁有點慌張
不過想到這房間被自己同事監視著倒也不會很害怕
想不到佛里曼說
『陳那傢伙笨笨的、一進飯店就訂房了、你們一定趁我們去酒吧喝酒時、進了我們訂的房間
竊聽、監視器都裝了一堆、對吧』
接著賊賊的竊笑
『可是你有確定、現在的這間是一開始訂的那兩間嗎?
我已經叫人換過了、你們監視的都是空房或是無關緊要的房客、你局裡同事根本不知道我們所在』
這時彩香真的驚慌了
佛里曼突然一個箭步、一把抓住她雙手
『美人、你逃不掉了、乖乖把衣服脫了吧』
彩香在極度恐懼中居然一改剛剛的驚慌失措
一腳踢向佛里曼的下陰
佛利曼的大手一手抓住嬌小的彩香雙手、另一手空出來抓住特她的腳
微微用力
彩香就像烤乳豬似的被抓起來了
佛里曼覺得這畫面太有趣了忍不住大笑
手一鬆彩香就掉在床上
明知打不過佛里曼、彩香還是試著使出柔道的招式抓住他衣領、想要把他摔出去
但是簡直像是螞蟻推大象
唯一的效果就是又讓這大男人壓在她嬌小的身體上、然後惹的佛里曼又是一陣狂笑

這時有人敲了敲門
佛里曼放開彩香、讓她逃命、
她跳起來一把拉開門就想要逃走
結果門口站著的是石川副局長
看到自己人、彩香心裏卻覺得更嘔、
自己好不容易可以出任務結果出醜收場、現在還由自己長官親自見證
還好石川並沒有結屁臉給她看
微笑對佛里曼說『將軍、怎麼欺負起女人了』
佛里曼還在笑『我哪有?我蠻喜歡這個女孩的』
彩香已經三十好幾歲了、被人家叫女孩並不覺得開心、好像是被認為很生嫩的意思
將軍笑嘻嘻站起來、話說得很柔和『石川桑、用美色來招待我嗎?這是日本人的待客之道嗎?』
『誤會誤會、這是派來保護貴客的特別幹員、只是保護位置太近了、在生理和文化上的誤差上產生不愉快的誤會』
『不會啊、我很愉快啊、只是小姐可能有點、、、、誤會了』
說完兩人大笑、彩香則是一臉尷尬的傻笑
佛里曼笑完說『走吧、我們去頂樓pub說話吧、只是不知道我那個傻瓜部下在哪裡』
邊說邊露出狡猾的笑容
石川有點佩服又有點嘲諷地說
『別來這套了、一進飯店就先訂房騙過我那些笨蛋手下、然後又在我們眼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換過房間、
讓我部下像是瘋了似的整棟樓找人、你這麼厲害、現在還要我開口認輸表達敬意就對了』
佛里曼走在前面帶路、走到隔壁的隔壁房間敲敲門
敲了又敲、大約兩三分鐘才等到陳來開門
陳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包個大浴巾
一臉被吵醒的迷濛神情
本來還想跟佛里曼說笑、但是一看到石川在一旁、彩香扭捏的站在後面幾步
聰明的陳一瞬間就全醒了
他有點懂了又帶點僥倖的妄想『她們是、、、是?』
佛里曼點點頭『是』
陳又說『那我已經被、、、、』
佛里曼回答『對』
『那你沒有、、、』
『沒有』
『只有我、、、』
『對、只有你』
陳一手遮住自己滿臉悲痛的窘態
佛里曼大笑『你們看他的表情、我就在等著看這表情、哈哈哈、太好笑了、笑死人了、哈哈哈~』

原來佛里曼在陳去跟彩香麗子搭訕的時候就識破她們身份了
兩個女人都是情報局的幹員
陳不知天高地厚的去自投羅網
還以為自己男性雄風無敵、爽爽豔遇從天上掉下來
想不到在自己精蟲控制大腦的時刻
佛里曼在不知不覺之間就把兩人預定好房間換過
讓日本情報局先準備好的監控錄影設備全部無用
然後佛里曼自顧自睡了
故意露出空擋讓彩香拿了他的手機去做手腳
想說可以藉「機」反向駭進日本情報局電腦去
但是日方的電子後援小組並沒有上當、發現了美國軍方的電子入侵
把佛里曼的企圖擋住了
打來吵醒佛里曼的那通電話就是通知他說行動沒成功、反而讓石川知道他已經察覺到了
不過將軍也沒有太失望、至少他的餘興節目還在
看到陳從自以為泡妞有術、到發現真相時的痛不欲生、佛里曼就覺得實在太值得了
何況陳還不知道房間已經即時換過了、
現在一定以為剛剛和麗子的風流韻事已經錄製成為日本情報局最新出廠作品了
陳想說反正已經被搞了、乾脆徹底認輸
對石川和彩香說『我今天太累了、表現得沒有很好、可以給我一個機會、休息過後再來一次嗎』
門外的觀眾從房門和陳的身軀之間的縫隙往內看
麗子赤裸的身軀是床單遮掩不住的性感風情

被門外三人談話驚醒的女幹員流露出驚訝和不安的神色
佛里曼終於在狂笑中控制住自己了『樓頂酒吧、快點來』
說完就和石川他們離開了
陳關上門回頭看著麗子、有點氣惱又有點尷尬
看著她美豔的身軀、忍不住色心大動
想說既然已經被那個了、幹、豁出去了、有點殘暴的把女人拉起來到浴室再來一次
麗子也處於身份暴露的驚慌中、有點不知如何才好的、半推半就和陳又歡好起來
兩人半個小時後才整理好
陳雖然氣惱自己有眼無珠被整了、還是很有風度的幫麗子吹頭髮、擦拭身體、穿衣服、兩人還有點像是情侶似手牽手的來到酒吧
看到石川他們時、麗子才想到自己身份似的、趕緊把手掙脫開
不過長官和佛里曼並沒有理會兩人
他們三個正在拼酒
一整排小酒杯倒進滿滿的伏特加
倒酒的酒保把酒瓶放下來瞬間、三人就快速伸手拿起來一杯一杯的灌下去
一排九杯、先喝掉三杯的在吧台上拍一下手
這一輪是彩香第一、佛里曼居次、石川輸了
輸的人再拿一杯伏特加、丟進大杯的啤酒杯裡去、然後整杯灌進肚去
這種喝法好像叫做潛水艇之類的
陳以前也跟人家玩過
輸三次喝三杯就投降倒地了、吐到難過得要死、發誓戒酒
只是過一兩月就又開始喝了、不過從此喝得節制多了
現在看到這三個這樣拼酒、陳有點怕怕的閃在後面看
叫了杯威士忌躲在角落
喝了一口才想到忘了叫飲料給麗子、轉身問她要喝什麼嗎?
結果日本女人將她雄偉的胸部靠在他手臂上、動作嬌柔的拿起男人的酒杯、
小小的嚐了一口他的酒、舌頭還在嘴唇邊舔了一下、
陳看的心神喪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找死玩火自焚的問『以後再碰面好嗎』
麗子好像有點難過但更像是調皮的挑逗他『不行、我有老公了』

陳差點給威士忌嗆死、瞪著這女人心想
『幹、今天以前我都不知道我嫩成這副德性、居然有這麼厲害的女人、我真是井底之蛙』
臉上露出很懊惱表情
『那我今生今世只能靠著今天的美麗回憶傷心地活著了』
麗子好感動『陳桑、你真是個詩人』
『而你只要照鏡子就是一首詩了、一首男人永遠不能忘記的情詩』
麗子臉都激動得紅了
紅唇靠上來親了親陳的臉頰
『你再說我都要哭了』
說到這裡、佛里曼連輸了兩輪、舉杯乾掉的時候、眼角看到陳和麗子還在親親我我(不是卿卿我我、是親親)
酒精一衝腦、聲音也大了
『他媽的你是不會來幫我啊、我一打二快要輸了』
石川帶著酒意的聲音說『別聽他亂講、他喝不到三杯、我已經喝一打了』
佛里曼不知真假的怒氣『你以為我醉了就唬我啊、你喝三杯、彩香小姐喝三杯、我已經喝六杯了』
石川說『我們要依照體型比例來計算、你這麼大一隻、我喝一杯等於你喝半杯、所以我算得沒錯』
彩香喝到有點大舌頭、也忘了什麼職場倫理長幼觀念了『男人喝酒就喝酒、計較那麼多、你們是娘們嗎?』
說完日文再用英文說了一遍
兩個男人哪咽得下這口氣、大呼小叫要酒保把酒杯排好再來一輪
佛里曼還非常逞強的加注『我的酒杯換大的、他們用小小的就好了、不要說我大欺小』
石川一聽日本男兒的氣概也跑出來了『我的也換、而且再加三杯、我怕有人輸了不服氣』
彩香站了起來、高跟鞋一脫、一隻腳踩在高腳椅的橫桿上、一付要幹架的姿勢
『快點換、每個人都換成六杯大杯的、老娘要讓這兩個男人等一下到廁所去吐個爽』
灌了下一輪之後、三個人好像約好似的腦袋都有點天旋地轉、身體隨著地球自轉跟著晃動
佛里曼扶著吧台說『我怕你們不行了、暫時休息一下好了』
石川說『嗯、不要說我欺負外國人、就讓你等一下再輸好了』
彩香大笑幾聲、突然就往後一倒
佛里曼伸手抱住她、讓她沒倒在地上
陳和麗子趕緊上前扶她
把她放在一旁的沙發椅上
石川和佛里曼對看一眼
突然都笑了起來
陳回到吧台看著兩人笑的開心、也在一旁傻笑
佛里曼問石川『情報局副局長這麼閒、專程來找我拼酒啊』
石川很誠懇地說『我是來請問下一任的CIA局長、以後的國際情勢、然後問問看有沒有可以合作的地方』
陳聽了大吃一驚、原來佛里曼要去當中央情報局的局長了
只聽佛里曼說『你情報錯了、我沒要當局長、我是當副局長、不是正的』
石川嘿嘿兩聲『內行人就不用隱瞞了、你們那個局長是什麼角色大家都很清楚的』
佛里曼笑的很輕鬆、算是默認了
石川看陳不懂、就解釋給他聽
『你這個老闆太聰明了、不當局長當副局長、實權是他掌握的、但是上電視去國會被罵是別人、
那個局長和台灣某一任的總統一樣、只是戲子、所謂的繡花枕頭王八蛋、外表好看沒有內容、不會做事只會拉屎』
語調變得很正經的
『他』指著佛里曼『以後會是胡佛同等的人物、將名留青史』
佛里曼哈哈大笑、笑到捧腹大笑
石川被笑的臉有點紅
『要做什麼你就直接講、不用這樣拐彎抹角的吹捧我、你是不是又要一組特種部隊去把人救出來、是金上校的家人嗎?』
石川有點不好意思的微微點頭承認了
『金上校和他兒子不斷地拜託我、我說我不敢保證、但是我可以試著來問你』
陳插嘴『現在北韓已經亂成一團了、以日本的力量去帶出一家人應該還好吧』
石川和佛里曼轉過頭來看著他
將軍笑罵道『你是射精連腦漿也射掉了嗎?』
陳莫名其妙的被罵、一臉的不知所措
石川非常慈悲的解釋給他聽
『就在剛剛中國已經入侵北韓了』
陳驚訝的嘴巴張得大大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