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韓戰(20)展開反擊

鈴木彩子站在日本大連領事館門邊等著陳和麗香過來
彩子才是她的真名
當天臨時被叫去監視陳和佛里曼
在酒吧裡、陳突然跑過來搭訕
她一時想不出別的假名、就把自己名字和麗香互換一個字
彩子變成彩香、麗香變成麗子
這樣就算叫錯了也沒差很多、可以解釋說是小名
自已一向不是很有創造力的人、這點自己很清楚
日本文化本來就不鼓勵劇烈的變化思考方式、寧可在傳統中慢慢調整慢慢修正
彩子基因裡也沒有那種一定要自己做決定的強烈個性
選擇這工作而不是父親要求去當的律師已經是她人生最叛逆的決斷了
只是說一般人會誤以為加入情報局後會過著007那種冒險生活
其實這也只是一種公務員而已
尤其身為女人的她和大男人主義組織裡的沙豬們根本無法溝通
她所能接觸到的最刺激工作大概就是幫忙監視外國人的時候、
必須借用她的外文翻譯能力時她才有機會參與任務
彩子和麗香都精通英文、
彩子還能說流利中文、而麗香甚至三年前就通過韓文一級檢定、有收看韓劇不需要字幕就懂的功力、
但只因為她們是女人所以地位永遠低男人一截
如果是能力不足就算了、但兩人明明比較優秀卻因為性別就輸人讓她們超不爽的
彩子自己想過辭職也差點付諸行動
但是當時的男人劈腿被她抓到、兩人婚事告吹的同時也讓她繼續在情報局呆了下去
麗香也是看到自己在工作上不會有前途、所以有點自暴自棄的嫁給一個宅男
想說工程師至少有個穩定的生活
不曉得是不是想法不對了所以結果也跟著不好了
兩人的婚姻實在糟糕的要命
可能想脫離自己失望的生活、
當陳艾倫這個充滿刺激的人出現時、彩子的好閨蜜麗香完全不顧自己已婚的身份狂熱的愛上他
一開始、彩子猜想他們的關係是建立在性愛上面
(麗香曾經和彩子抱怨過婚姻生活幾乎無性可言、不是先生床上功夫不好而是完全不想做)
麗香一開始也是用工作當藉口、趁機享受愉悅的性生活
直到有次麗香就不小心酒後吐真言『失樂園裡面的描述原來都是真的、性愛真的可以那麼瘋狂、直到生死相許』
彩子才知道他們已經不只是性而已、麗香完全陷下去了、百分之百的愛上了陳
另一方面彩子也傻傻以為陳真的是愛上了麗香才不斷找藉口來日本、來情報局
但是時間久了
她觀察到陳和石川之間似乎在籌劃什麼事情
而陳的很多行為其實都是裝出來的掩飾自己原本面目的
假裝很狂妄、假裝很容易激動、假裝很好色、假裝很愛喝酒、、、
彩子很肯定、陳這個人的內在跟外貌絕對不一樣
不管他是怎樣、彩子和麗香一樣是很歡迎陳的出現的
不只在私領域上的交情、陳在工作上非常喜歡和她們合作
從接回金上校的家人那次開始、陳就指名要麗香、彩子都要一起出任務
特種部隊和金上校的兒子在夜色掩護之下偷偷潛入北韓時
他們就透過衛星直播在兩棲作戰艦上監視任務的一舉一動
當時金家和其他軍官的家眷離開平壤躲在鄉村躲避美軍的轟炸
美軍救援小組把直升機降落在偏僻無人地帶、徒步走了十公里溜進了村子
把一家五個人、三女兩小孩偷偷帶出來
一行人回到美軍兩棲作戰艦
金上校抱著以為會天人永隔的一家人哭的快要往生
麗香發揮了她語言天份和女人溫柔的母性安撫了這群人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解釋母性的偉大)
然後讓北韓人拋開疑慮、充分地把他們知道的一切消息都說出來
麗香徹夜訪談他們一家人、然後做出完整的筆記
陳看了之後在眾人面前大聲讚美
還黏著石川、不停盧他
『你這麼好的部下一定要記功嘉獎、你不給她升官的話、我就要把她挖角過來替美國做事了』
石川給他一個白眼、然後自誇自讚『拜託、這功夫只是基本的好嗎、在我麾下會有肉腳嗎』
彩子後來也看過筆記、根本沒什麼特別重要的情報
她還以為陳是故意誇大自己情人的努力
後來石川才教她、
筆記不是重點、重點是藉由麗香耐心、親切、仔細的和金家人的溝通過程、讓金家人放下戒心、才讓陳問出他想知道的事情
彩子才醒悟自己的眼界實在太淺
石川還藉此故意消遣一下彩子、
不是他不升她們兩個、也是故意不交付她們任務、是她們對現場任務的敏銳度實在不足
然後最後一句真的有點傷人、
石川說『陳就真的是天生的好手、太多事情一點就通、反應神速』
說這話的時候石川臉上帶著點佩服又有點嘲笑的表情
彩子知道他是嘲笑她們兩個、
才出一趟任務、美人計使出來還沒效果、好像就陷入人家的美男計了
想到這裡就當然想到了佛里曼、彩子臉就整個紅起來
那晚和這個將軍春風一度的豔遇、她拼命想把它忘記
但是緋聞似乎已經傳出去了、同事把她和麗香相提並論
說這兩個女人實在不簡單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解釋不簡單的女性)
一個釣上了韓戰英雄
一個更厲害直接搞到了特戰司令
這種一半酸人一半佩服的話甚至在她們面前都不太遮掩的直接說了出來
彩子本來以為佛里曼是玩玩而已、一夜情過後就會把她忘記
想不到、第二天起床後佛里曼將軍雖然她還沒醒來就離開回美國去了
但是他吩咐飯店在豐盛早餐後送上一套新衣服(包含內衣的一整套名牌衣服)、一大把鮮花、甚至還派出司機用大禮車送她回家
接著每天一束花送到辦公室
不固定時間打電話跟她情話綿綿
每當陳來到日本就會要他帶禮物過來、不是香水就是耳環首飾之類的
東西多到陳還對她抱怨
將軍都送了、他不送麗香會顯得很小氣、但是他的薪水沒辦法跟將軍比啊~、他送不起這麼多這麼好的禮物啊、、、、
彩子一直告訴自己別想太多、黑人將軍只是玩玩而已、當她是異國風情的玩物而已
但是每當佛里曼電話、卡片、禮物、甚至視訊來到時、她又覺得自己好像小女孩似的開心得不得了
總之、在矛盾的心態之下掙扎不已
直到陳又立下大功抓到了北韓大軍的指揮官李將軍
那堆投降的北韓軍官被送到日本的美軍基地內
陳請示過佛里曼後、還是讓日本人加入偵訊的行列
這種做法引發了美國情報界的不滿、
一個情報官員就在基地裡、也就當著石川彩子麗香的面前直接斥責陳
陳一開始還嘗試要解釋但那人老氣橫秋的口吻把陳罵到狗血淋頭
一開始還笑笑的陳、後來在那人不斷謾罵下、臉色臭到快要站起來殺人了
想不到這時佛里曼突然走進會議室
走到那個不知道是CIA還是哪個情報單位的老賊面前冷冷看著他
也不罵他直接就命令『滾出去』
這下換那人試著要解釋
佛里曼一個字也不聽指著門口
『get the fuck out here、now』
然後響指叫了阿呆阿瓜兩個隨侍在陳身邊的陸戰隊員過來
指著那人『把他趕出基地、立刻趕出去、然後吩咐警衛、如果他敢試著走進來就開槍斃了他』
阿呆阿瓜兩人很高興的大喊『yes sir』
把討厭鬼趕走之後
佛里曼溫柔眼神都放在彩子身上
『是不是瘦了、工作是不是太累、你有好好睡覺嗎』
陳很故意的插話『我睡得好吃得好工作一點都不累、不但沒瘦甚至肥了兩磅、
不過還是謝謝關心、也謝謝你幫我出氣』
佛里曼依然沒看其他人半眼
『我是替彩子小姐出氣、居然敢在我請來的貴賓面前放肆、真是該死』
陳一副無辜的神情
『他剛剛罵的是我、不是彩子小姐耶』
『是嗎?那請他回來吧、是我搞錯了』
陳和佛里曼如果不當兵、真的可以兩個人搭擋組隊說相聲
說笑完畢開始進行審問
麗香翻譯、石川和陳負責發問、彩子紀錄和觀察、然後進進出出的和佛里曼討論
佛里曼在隔壁房、站在單面玻璃前很認真的看著他們詢問李將軍
旁邊還好幾個幕僚在監看、
只要彩子一走進來、佛里曼就會專注看著她露出淺淺的微笑
次數多了、彩子忍不住指著房間、要他專心
佛里曼居然在眾人面前說『可是他不重要啊、你才重要』
彩子臉漲得通紅、立刻逃了出去
佛里曼追了出來
彩子躲在走廊轉角處、有點淚水在眼眶流動
佛里曼說『怎麼了、你不喜歡我在眾人面前講這種話嗎?』
『我是不喜歡你這樣玩弄別人的感情、讓個東方女人拜倒在你胯下或許讓你很自豪、但是麻煩一下、去找別人玩、我已經太老了、玩不起這種遊戲了』
佛里曼有點懊惱的神情
『是不是陳的關係啊?你覺得他在玩、所以我也是在玩玩而已?』
跟著很認真很誠懇的語氣
『如果是玩玩的話我就只有打電話了、鮮花禮物是要錢的、要花錢的就不是在玩了』
彩子抬起頭看到他惡作劇的表情
『我很認真的在拒絕你玩弄我、你還在開玩笑』
佛里曼伸手握住她的手『我哪有開玩笑、我是懊惱你不了解我的誠意』
彩子說『你真的是認真的嗎?』
『不然我幹嘛假公濟私溜來日本、這種事交給陳處理不就得了、我千等萬等終於等到理由來看你啊、等等我就給他記功、幹得好啊!不是抓到人幹的好、是讓我可以來看你了、真是個好部下』
彩子更不想相信他了『在重要的戰事中、你還說這種話、就擺明是在開玩笑啊』
『韓國的戰爭對韓國人重要而已、對我一點都不重要啊』
『我不信』
『好吧、是你逼我的、我本來是想要燭光晚餐和櫻花雨下散步之後才這麼做的』
說完佛里曼就抱住彩子吻了下去
這吻霸道強烈的讓彩子站都站不穩
正在兩人濃情蜜意之際、遠遠地傳來一陣咳嗽聲
兩人趕緊分開、就看到陳搖頭晃腦的接近過來
看到佛里曼、陳裝出一臉驚奇
『將軍怎麼這麼巧啊、在這裡見到你、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彩子紅著臉走開了
佛里曼沒好氣的『馬的、你幹嘛不去死』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你到底要幹嘛啦』
『是這樣的、屬下見到大人泡妞的英勇姿態、覺得非常景仰、斗膽懇請大人賜教一二、讓我也可以再多把幾個妞
『靠杯、你到底要不要說重點』
『重點就是大人在慾火點燃之前先聽一下下我的計畫』
佛里曼走到一處休息室、蠻橫地把裡面兩三個人趕出去
陳又大拍馬屁『將軍這樣運用權力的勇猛姿態、讓小的立刻就聯想到拿破崙、隆美爾、亞曆山大、漢尼拔、巴頓等名將
小的對大人的景仰有如江水滔滔、、、、』
還沒說完佛里曼就打斷他『說重點』
『李將軍已經承認了、有幾個中國人超乎尋常的頻率在戰前不斷出入平壤、尤其超誇張的進出金小胖的寢宮、然後在一堆照片中指認出幾個他看過的臉蛋』
『然後?』
『然後日本應該沒膽去安排人手武器幫忙他們組織游擊隊回到北韓、這件髒事應該還是美國和南韓在背後偷偷幹了才對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冷戰的把戲又可以重新拿出來玩了、可以派藍波去打阿富汗一般的派特種部隊去北韓把中國拖垮、真是想到就會笑』
『為了這我早就知道的事來破壞我把馬子?』
陳有點好奇又真的很驚訝的問『喂喂、你真的是認真的啊』
佛里曼似笑非笑的諷刺表情
『你管我真假、那你呢?把人家人妻當作自己老婆這樣用了、是玩玩而已的嗎』
兩個男人彼此打量著對方
突然同時爆粗口『幹、我泡妞甘你屁事啊』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
陳笑了一陣、倒了兩杯咖啡、一人一杯、在桌邊坐下、坐得很近
『廢話就不多說了、我有個計畫、比組織游擊隊不斷騷擾中國軍隊消磨對方力量來得更直接更有力的方法』
佛里曼看他靠近『別貼在我耳邊說話、很噁心、然後別噴口水、噴到我就扁你』
陳大概的敘述了一下自己的反擊計畫
佛里曼聽完『你有病、神經病、而且你以為我會答應你去幹這種事的話、就不只是病態而已、你最好去看心理醫生、請他直接把你關起來』
聽完就站起來走出房門
正當陳覺得有點沮喪之際、佛里曼回頭說
『我看在你發作之前、先去拿個醫師證明好了、這樣一來萬一你猥褻小女孩雞姦小男孩強暴老太太被警察抓了好脫罪
嗯、再仔細想想、我看你放大假好了、太久沒放假你才變成變態的、給你一個月的假、然後直接回華盛頓找我報到』
說到這、把一支手機拋給他、臉上一副的撲克臉表情但是嘴角微微翹起
陳這才懂自己的計畫已經被批准了
佛里曼說完就走了、立刻帶著彩子離開就此不見人影
陳回頭去拉石川過來同一地點、重說了一次自己剛被批准的計畫、獲得石川的默許之後、開始著手去進行
此後、他就躲在日本情報局內找資料擬定詳細計畫
外傳說陳在佛里曼的庇護之下在日本摸魚鬼混、其實他是在準備行動細節
只是陳在人前老是裝出一副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油腔滑調
不知道的人還真的以為他是迷戀麗香才一直待在日本的
只有彩子細心觀察下、才猜到他另有企圖、在醞釀另一個行動
行動的時間很快地到了
陳終於接到佛里曼手下的電話、
對方依照他的要求提供必要的電子資源協助
計畫準備完畢之後、陳馬不停蹄跑到韓國去找KIA局長了
跟他要錢要人要了一個荒廢的基地做訓練地點
五十名南韓各個部隊徵調來的敢死隊來到基地的第一件事是被要求交出所有通訊電子裝置、
手機不用說、連MP3、隨身碟都不准放在身上
所有人把私人物品都交出來、連衣服也都換上新的、等任務完成之後再來領回
陳把KIA局長的副官抓來當他的執行官兼翻譯、對這五十人說
『你們在這裡看到聽到和即將去做的一切都不准跟任何人說
說了、就是洩露國家機密就是叛國罪、
在不會有審判的情況下會被處死
而且一定會有人去追殺你們、不只幹掉你還會連你家人一起宰了
聽懂了嗎?』
威脅完了、他接著誘之以利
『我知道你們都有股怒氣、一股想要找人報復的怒火
很氣自已國家被人家侵略、百萬同胞慘死、國家財富被劫掠
人死我沒辦法讓他復生
但是、你們想不想把國家被搶劫的東西全部拿回來?』
接著他吩咐關燈準備簡報
『仔細看這些照片、只會播放一次、而且不再會出現在世間』
陳放的都是些衛星照片、他講解的很慢、讓副官翻譯跟得上
『幾個月前中國控制了北韓、我個人猜測他們殺了金耗呆、用替身頂替、然後找一個假的金小胖下命令、要北韓軍隊入侵首爾
傾一國之力上百萬人命來毀掉南韓首都
然後這個藏鏡人要的就是韓國中央銀行的黃金
七十頓的金塊從此不見了
我找遍了美國日本南韓三國的衛星照相、然後再加上一些人的證詞、用了一些警察的辦案方式
最後結論就是這些金子來到了中國大連市的這家中國東北銀行
現在、我們去把屬於韓國的一切都搶回來』
說完、他看到這些南韓士兵眼中都燃起了復仇之火
一如世人所認知的
韓國人為了國家什麼都肯幹、連命都可以不要
現在這五十個人要他們上刀山下油鍋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經過一星期的練習和排練
最後五十人散開由韓國情報局安排路徑進入中國
這點是陳最擔心的步驟、但是除了相信韓國的安排之外他也沒得選擇了
陳自己則是飛回了日本
用鈴木一郎先生的護照與他的新婚妻子鈴木麗香參加一個東北五日遊的旅遊團飛進了大連市
這個團裡還有兩個外國人史密斯強尼阿呆和約翰史密阿瓜先生也帶著他們的新婚妻子一起前往中國遊玩
這三對夫妻六個人的行李箱中還帶了望遠鏡、攝影機、三角架等設備
聽說是要去野外參加爬山賞鳥活動
當他們上飛機之後、石川突然覺得彩子閒著也是閒著、不如要彩子拿著外交官護照去幫他們忙
於是臨時增加了一個自行前往在大連會合的團員
硬要讓彩子加入行動
陳當然很討厭這樣臨時加人硬插進來
不過他沒有力量拒絕石川
他要幹的這一票太大、沒有石川他玩不下去
而石川也是賭上前途來陪他玩這一把的、難免有點患得患失心神不寧
反正重點是彩子也來了、
現正站在日本大連領事館前邊等邊回想戰爭以來的種種
然後、陳和麗香到了、租了輛拉風的BMW敞篷車來接她
上了車後陳滿嘴胡說八道、一直講笑話逗彩子麗香笑
說東說西的言不及義、用很憋腳的演技掩飾他興奮的情緒
計畫即將在一小時後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