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韓戰(21)搶劫銀行

上篇貼了美女圖、所以點閱次數好高、所以重施故技
為了讓更多人讀我這麼好看的小說、卑鄙點應該不過份

如何把五十個人帶進去中國而不受到懷疑?』
韓國情報局局長的能幹副手想到一個辦法
就是用大人群掩護小人群
韓國體育協會舉辦一個「跆拳道高手環遊世界募集重建首爾基金」活動
用一艘郵輪載送五百多個跆拳道黑道高手環遊世界、用跆拳道表演、教學、還有武術交流活動來請人捐錢
這五十個士兵被塞進船艙裡混在這堆人裡面
當船上跆拳道高手風風光光接受歡迎儀式遊行上岸之後
五十壯士用後勤工作人員身份拿著大包小包的器具緩緩跟在後面
就這樣在眾人眼前、走進了港口邊的工業區
中國整個國家到處都是這種苗栗劉政鴻式的好大喜功亂搞瞎搞的鬼地方
搶預算蓋工廠搶業績拼經濟成長然後保證沒半隻鬼進駐
碼頭邊這種空著的工廠有數十間之多
他們用最偏僻的一間當基地
以最不會引人注意的速度慢慢一批一批出發就位
陳艾倫的計畫簡單到不行
進入銀行、控制銀行、搬空銀行、離開銀行
四個穿著名牌西裝的身材較矮的組員在下午兩點多走進銀行
兩兩分開進去
坐進貴賓室用不太好的英文詢問外國人該如何開一個外匯帳戶
坐了不久其中一人突然覺得肚痛如絞
一個同伴陪他一起去上廁所
過了不久只剩一個人回來、回報說同伴覺得非常不舒服、已經先行離去了
剩下三人談了一會兒、又各自走出辦公室接電話
來來去去進進出出幾次
又一人先走了
只剩下兩人跟辦事員抱歉後離去、約好明天再來把後續手續辦好
留下兩個組員躲在銀行天花板和儲藏室的角落、等銀行行員下班

另一組、陳稱之為綁架組
謝天謝地、CIA派來支援的駭客確定了知道密碼的是銀行經理而不是行長
目標只有經理一人簡單多了
不然陳要綁的人就多了
要綁行長的話、
在半路上動手、既要撂倒保鑣還要連秘書司機一起綁、
回到家才動手、則是行長的太太小孩傭人都要通通抓而且可能要等到半夜
會搞得像綁粽子一樣、一大串一大串的
經理就簡單多了
依照他的手機定位顯示、他和行裡一個男職員住在郊區一棟公寓裡
陳對於同性戀沒有意見、不過、他倒是很慶幸自己不用在兩個男人激情之際衝進去把他們綁出來
綁架組先叫了兩輛計程車、用手機翻譯軟體跟他們說要去青島
兩個司機獅子大開口敲詐外國肥羊
韓國人完全沒講價點點頭就上車了
只是到了郊外兩個司機就被「請」下車變成待宰羔羊了
兩個倒霉鬼被塞進行李箱、計程車被拿去作案
綁架組按照行車導航非常順利到了經理家、
經理和伴侶正在用餐、
他們敲敲門、闖進去、一言不發、一人一發麻醉針把兩人帶走

晚上七點三十分、兩個縮在角落、縮著身體都快抽筋的「內應」從藏身處出來
靜悄悄的把兩個看門保全打倒綁起來丟進廁所
打開車庫、金庫組數十人拿著裝備快速進入
先把警報系統切斷、監視系統則重播昨晚畫面
金庫組之中有個金髮碧眼的白人
他自顧自的進入經理辦公室打開電腦
經理臉上被噴了一種藥劑之後、慢慢醒來恢復神智
白人駭客輕輕鬆鬆的口吻問他『code』
經理略為遲疑不想說
拉著他的士兵抓他頭髮讓他腦袋轉向、看到有隻手槍對準他愛人的腦袋
經理不敢再假肖、乖乖說出駭客要的密碼、
這邊工作順利進行、金庫那裡則是有人正在想辦法打開金庫大門
中國銀行跟這國家的面子工程都一樣、越大越誇張越浮華的東西就越好
金庫是用那種大到可以住在裡面的玩意
門大約是用四五呎厚的鋼鐵鑄造而成的
要打開門要克服三道鎖、
普通鑰匙一隻、密碼鎖一個、還外帶聲紋鎖
金庫組為了打開這道門特別準備了C4炸藥、確定可以炸斷金庫的鋼柱
不過一切準備都是多餘的
經理被抓來到地下室金庫前
行長常常偷懶不來上班或是七晚八晚才來、所以下屬都得替他開門
安全規則都為了讓行長可以睡懶覺而被忽略跳過、
鑰匙、密碼都交代給經理去處理
聲紋鎖則被關掉沒用
所以現在金庫輕輕鬆鬆打開了
一個南韓士兵用爽到要高潮的聲音、用韓文大喊一聲『芝麻開門』
士兵身邊的學長用力巴了他的腦袋、這歡喜過頭的兵才想到不可以說韓語的禁令
不過不能怪他興奮過頭
眼前就是非常誇張的幾十噸的黃金放在地上
堆成一座小小的金山
欣賞三秒鐘之後、
金庫組開始工作
排成人龍開始把一塊一塊金磚裝袋抬出去
在開門同時、外面騷動組也開始行動
騷動組顧名思義就是要製造出騷動
四人在三條街外、攻進一間小派出所
陳三申五令要他們克制復仇意念、只傷人不殺人
把警察打傷、附近的救護車才會被動員調去救人
要是人掛掉了、就沒有要救護車緊急趕到的需要
主要負責動手的張昌浩少尉
他兩手各持一把手槍、對準警察大腿、腹部開槍
打傷了七個警察之後、騷動組快速退出
子彈打完之後把手槍丟在路上、和同伴轉身離去
還沒走到預定的第二點位置時
他眼角瞄到一間餐廳裡有一群穿制服的男人在飲酒作樂、
這群韓國軍人最近的中國知識惡補課程裡有學到、穿這制服的是所謂的城管
專門魚肉窮苦百姓的爛人組織之一
張少尉要同伴停步、他從身上拔出手槍
(他學駭客任務第一集的基努李維、身上放了十幾支槍)

快步走進餐廳、一腳踢翻了酒席
一槍一個讓極樂中的酒客當場墮入地獄去
十幾個城管倒的倒、逃的逃亂成一團
店裡其他人當然也是個個奪門而出
張昌浩走進廚房、用刀切斷煤氣管
緩緩走出餐廳門口、拿出一枚手榴彈、對倒在地上的城管晃了晃
然後拉開插銷、恐怖的笑了笑、把手榴彈往廚房一拋
想不到這受傷幾個應該不能站立的城管、居然都追過張昌浩衝了出去
離開餐廳沒十秒、整個地方就炸開了
這下整條街甚至隔壁街都大亂起來了
人潮狂奔甚至互相踐踏相互推擠
恐懼的氣氛似乎全城都能感受到了
遠在幾百公尺外的飯店高樓上的「鈴木夫妻」當然也都看見了
陳和阿呆阿瓜還有彩子各租了超高層大樓飯店最高一層四面的房間
可以觀察到城市每一方的景色
陳住的這間就是可以全面監看銀行周圍的東面
引發動亂的街道就在銀行的旁邊而已
看著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陳一臉嚴肅、一言不發的看著現場
阿呆阿瓜在一旁一句話也不敢講
他們認識少校以來、這人總是嘻嘻哈哈的、這時卻完全變了個人似的
緊盯著窗外、好像要把自己的力量灌注在裡面一樣、似乎他這樣狠狠地凝視可以讓事情進行得更順利
    (圖與文無關、只形容眼神很專注、、、好像放錯圖了)

而現場的狀況繼續進行
張昌浩傷了十多人之後、四處噴灑的鮮血好像激發了他的獸性
他邊走邊開槍、見人就殺
陳不准殺人的戒律他已經完全忘記或是已經不在乎了
短短四五十米的道路走完
已經有三十多人倒在地上了
他有理由這麼凶暴的、他的母親妻子女兒三個都死在首爾攻防戰之中
現在正是復仇的時刻
家人的血債正好用中國人的命來償還
飯店裡的陳指著地獄般的街道
對阿呆阿瓜說『這隻肖告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如果他危害到行動的話、你們可能要、、、哼哼』
不過、陳自己也知道這只是說說而已、他們在這裡根本無力可施
雖然不認同這傢伙的行為、
但是這場大屠殺引發了他計劃中的大混亂
不只城裡的警察通通被招來現場連軍隊都被叫來了
當然、每一間醫院的急診室都緊急動員
城裡的街道上一輛又一輛救護車呼嘯而過
這時四輛救護車沒有開到案發現場救人而是開進了銀行車庫裡
時間巧妙的就像彩排好似的
當金磚從地下室來到車庫空地上的同時、車子也就位
運輸組把車上急救設備、擔架床通通拆了丟下去
五塊金磚裝在一個帆布包束口袋裡
一袋一袋的放上車
到達車子最大載重就開走、回到碼頭工廠基地去
車子要離開銀行之前、司機把無線電音量開到最大
聽到一聲『Clear、 Go、God bless you 』
才出發離開
這是陳堅持一定要來監看行動的原因之一
根據統計、銀行搶案出錯大約八成都出在離開的時候
用救護車在整個大連市陷入混亂時自由進出、但是就怕在離開時被識破機關
所以陳在高空監看
要救護車一定要聽到這句通關密語才能離開
就是盡人事讓行動盡量不要出錯

現在為止唯一沒有按照計畫的、就是騷動組了
張昌浩被同伴喝止、不再血腥屠殺
四人躲在轉角一間房子二樓階梯
等到警察大量進入
大家以為事態已經和緩時才又出現
張昌浩完全不顧自身性命的瘋狂殺人、
好像多殺幾個警察能救回他妻女性命似的
中國條子也是人、看到瘋狗也會怕的
紛紛躲到四周安全處所
比較勇敢的幾個拿起槍還擊、不過多半是盲目濫射
火拼一陣之後發現那群瘋子又不見了
這下警察不敢深入現場、只能等待特種部隊到來
等到重裝警察來到、又花了一個多小時、很多傷者都變死者了
而那四輛銀行出發的金子救護車已經來回一趟碼頭重新裝貨了

金磚搬完之後、金庫組並沒有停手
在還沒有下令撤退之前、他們盡可能的從銀行挖寶出來
拿著工具敲開一個個私人保險箱
珠寶鑽石現金什麼都好
重建國家需要的經費就要在今天盡量拿到
抱持著這個信念的他們速度快得驚人
如果職業搶匪看到了也會自嘆不如

一條街外的大屠殺現場終於等到了大連市的特種警察和軍方部隊組成的攻堅小組
他們穿著重裝防彈衣還有兩輛輪型裝甲掩護
慢慢進入慘遭殺掠的街道
雖然氣氛很肅殺
但是領隊軍官和比較資深的警官都認為這群瘋子殺人犯應該已經跑了
離第一次的警局屠殺已經過兩個半小時了
實在想不到有留下來的理由
就在巡邏過這條街一半以上的時候、
負責的長官下令要急救人員進來
還能救的就盡盡人事吧
但是、就在大部份特種警察都放鬆戒備的時候
四個瘋子又出現了
膽大包天的他們就躲在剛剛被炸翻的餐廳隔壁的後面小房間裡
等到這群重裝警察自以為安全的時候、
他們也拿著重武器再度發動攻勢了
所謂的重武器就是這個比利時製造的極品FN P90

特殊先進的5.7釐米子彈在兩百米之內簡直可算是無堅不摧
不但射穿防彈衣猶如吃豆腐
鋼盔在這子彈強大威力之下也沒多少防護力
而兩輛輪型裝甲車的操控人員居然粗心大意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一個受不了酷熱、把後車門打開納涼
另一輛車則是車長人就直接坐在車頂
騷動組的殺手一從車後一從車頂、各丟一枚手榴彈進去
裝甲車裡的彈藥引發了連環爆炸
一個韓國士兵被流彈擊中大腿
正在瘋狂射殺中國特警的張昌浩雖然處於熱血沸騰狂殺模式中
但是還是注意到隊友受傷了
呼叫自己隊友退回傷者的身邊
幫他簡單包紮處理後開始後撤
張昌浩斷後、兩手各持一把P90
這槍的彈夾一次可以裝上五十發子彈
如果是自動連發狀態、子彈的威力簡直就像鋸木的鏈鋸一般、幾乎可以直接把人攔腰切斷
張昌浩手持這麼強大的武器、心中難免有股天下無敵的傲氣
只是戰場上變化莫測、世事難料、就像阿基里斯全身刀槍不入、卻讓支箭射中腳跟而死
勇猛難擋的煞星突然被不知道哪來的子彈擊中腹部
張昌浩一開始並沒有感覺疼痛、而是好像被什麼蟲子叮咬到的微微刺痛
又射了幾發子彈後低頭一看、他才看到腹部衣物已經染成一大片紅色了
並沒有什麼悲傷痛苦或遺憾的感覺
他吼了一聲要隊友立刻撤走
三個同僚看他一眼、沒有電影演的婆婆媽媽告別對白、相互點了點頭、轉頭就走了
張昌浩繼續射擊
一發一發又一發、直到半顆子彈都沒了
他才靠在一道牆邊坐下來喘息
幾個機靈的中國特警看到他受傷倒地拋槍雙手空空、覺得有機可趁
持著長槍瞄準他慢慢靠近
一個還算有概念的小隊長輕聲命令『抓活的』
兩個隊員朝他手腳開槍
張昌浩似乎感覺不到疼痛
頭抬起來朝著走過來的敵人微笑
特警小隊長看了那笑容、瞬間領悟到他要幹嘛、大吼一聲『快跑』
已經來不及了
八枚手榴彈都拉開保險插銷放在身邊
張昌浩嘴裡呼喊著家人名字的同時被炸成碎片了
連路面都炸出一個大洞了
爆炸瞬間陳艾倫、彩子、麗香、阿呆阿瓜在遠遠的飯店套房觀看、
都好像感受到壓力、身體都忍不住向後縮了一點
過了一會兒、陳才說『好吧、這樣就不用去幹掉他了』
他轉頭看到彩子麗香瞪著他
連忙撇清『喂喂、你們是在看三小、這種大屠殺不是我計劃內的啊、我三申五令絕對不要濫殺無辜、計畫裡只有攻擊警察之類的混蛋、我說過只可以傷人不准亂殺人、不信問阿呆阿瓜』
兩個陸戰隊員連忙點頭、他們在訓練的時候有在一旁、的確少校說過好幾次、要韓國人克制仇恨心不可以殺害百姓
麗香聽情人否認就相信他了、幫他辯駁講給彩子聽
『我知道親愛的你不是這種人、你人這麼好不會下令殺害不相關的人』
陳露出嘲諷的笑『少來、你剛剛一副我是殺人兇手、想把我宰了的表情』
麗香大力否認『哪有、我只會想要死在你懷裡、怎麼可能想要殺你』
彩子翻了翻白眼『夠了、不用放閃給我們看了』
陳離開窗邊走到冰箱拿了一罐啤酒喝了兩口、
又覺得這時喝酒還太早了、把酒瓶遞給麗香
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邊喝邊走回窗邊、看著銀行、又看了時間、心想時間應該差不多了、不知道裡面進行的順不順利?
圖與文無關、只是貼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