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從戰鬥艦來看歷史殘酷的潮流~

為什麼想寫戰鬥艦
過去海洋的霸主


主宰天下數十年(還是上百年?)之久
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完全是海軍中的主流
尺寸越來越大的砲火、強度越來越厚的裝甲
看來幾近無敵的戰艦
在時代的變遷中、科技的推進之下
突然變成幾乎要滅種的需要被保護恐龍
而日本在製造大和號、武藏號之前
明明也製造出多艘航空母艦
而山本五十六這位超時代的天才將領也將航母戰術提升到另一個境界
他用航母戰機重新定義了戰鬥距離
(當時被偷襲的美國沒人相信日本做得到橫跨半個太平洋的空襲行動
還有美國人堅持一定是德國幹的
除了種族歧視之外也是因為珍珠港戰役的確是史無前例)
而即使已經證實航空母艦威力的日本
居然還是把大筆資源放在戰鬥艦上
大和號、武藏號相繼下水
讓日本人興奮到幾乎高潮
但是就像日本的錯誤戰略
不該為了維持戰略物資的取得
懼怕生活圈受到威脅
而去挑戰根本打不贏的巨人
當時的日本就像現在的中國
吹噓自己所向無敵的馬屁講太多次
講到後來不但深信不疑還不准許任何人提出質疑
凡是懷疑國王新衣的
就是刁民、就是沒家教的太陽花學生、就是皇民化的混蛋

其實日本在日俄戰爭時就有次差點衝過頭了
有人嫌戰敗的俄羅斯的退讓不夠過癮、賠得不夠多
想要繼續打下去
打到沙皇過來跪地求饒才爽
還好那時日相伊藤博文腦筋清楚、見識不凡
他知道當時日本只是慘勝
萬ㄧ俄羅斯求和不成見笑轉生氣傾國之力東來續戰下去
日本恐怕會轉勝為敗
所以伊藤博文在一堆白癡的反對聲浪中結束戰爭
讓日本享有戰果
把握機會享受和平時光修生養息

只是到了二戰
伊藤博文之流的理智之音已經湮沒在狂熱的神國必勝浪潮下
佔領過大的地理空間超越日本軍力可以防守的範圍
讓美國在初期力量不足時可以擇地而戰、以逸待勞
切斷日本的戰線
到了後期美軍更是四面八方、水銀瀉地般的多方進擊
殺的日本全面戰略失焦、亂無章法

而在戰術方面
日本也因為以前的歷史光榮影響而投資鉅資在大和號造艦計劃
這不但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戰艦更是世界之最的榮耀
但是這計劃還沒完成戰爭就開打了
換句話說
明明時代已經證明了航空母艦才是主流了
更重要的是由日本人親自以行動證明的
但是日本的『領倒』們還是為了面子把眼睛矇住
相信自己美化過了頭的宣傳廣告
繼續耗錢又注定無用的計畫
戰鬥艦已經不是戰爭武器的主角了
應該以航空母艦為主流
把戰鬥艦轉化為護衛航母的角色
但是一直到戰爭末期
日本還是把戰鬥艦當中心
反而把航母當做保護戰艦的配角

而除了日本人死腦筋不知變通之外
當時負責的官僚的心思倒也不難理解
試著站在他們立場想
如果船建到一半喊停會被多少人恥笑、臭罵甚至被趕下台
但是只要堅持下去(不管這錯誤有多可怕)會得到多少發春般地讚嘆
最後結局就是千百萬計的日本好男兒被當作豬玀送上戰場
提供敵人屠殺

和我之前的文章、介紹的近海域作戰艦來做比較
民主制度對於國防政策的重要性就很清楚了
因為民主
所以可以討論、可以質疑、可以挑戰、可以衝撞
(而且最重要的不管嘴巴說什麼出來、不會被拖出去槍斃)
近海域作戰艦明明已經檢討完成正謹慎地執行當中
因為害怕電腦模擬沒有辦法呈現意料之外的情況
海軍甚至要求廠商一定要造出實艦以供測試
(最後結局是鄉愿的討好兩方勢力、兩種都下單買了)
但即使做好了、測試ok了、一切按照進度在走了
就是有人不斷的反對、不斷地拒絕、不斷的要求重來
當然這其中有些是為反對而反對的神經病
但正面來說
這讓國防政策犯錯的機會降到最低
在決定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思考所有的可能狀態

五七快炮是不是真的火力不足?
四十七節高速真的可以在緊急時自保?
作為反潛、掃雷、特種行動的平台真的可用?
幾種套件的轉化真的不會有問題?

如此種種測試、演練、改進不斷的重複
這樣一來
就算烏鴉嘴說中了
災難也能降到最低
大事化小甚至逢凶化吉

相較之下
大和艦、武藏艦一出海就注定是一場悲劇的決策
成為美國優勢空中武力的活靶之外別無其他用處

整個日本根本沒人敢大聲幹出來
『現在怎樣、別人孩子死不完啊』
『塞恁娘啦、要死你這群王八蛋怎麼不去死』
『幹泥老師ㄌㄟ、這麼蠢的主意你也想的出來、你敢說我還不敢聽』
如果有人敢說出這些話
戰局全面反轉我不敢想啦
但是我想至少不會慘成那德性
所以結論就是
台灣要盡其所能的維持現在的民主制度
變得更好我不太敢想
但只要維持民主、
維持讓人民有『大腸花』政府的權力的民主

只要人民有對馬英九罵幹你娘的權力的民主
台灣就不會永遠向下沈淪
(有沈淪到有點絕望的時候但是還保有一點點希望)

而沒有這種民主的中國呢?
看到安倍再次大獲全勝

贏得足以和中國開幹的權力
一來幸災樂禍
二來有點害怕
馬白癡六年讓台灣和中国搞在一起
就像馬娘娘的屁眼與金小刀的老二一樣緊緊的黏在一起
日本(以及背後的老大哥美帝)萬一真的動手
台灣受到的傷害不知道會到什麼程度
有人認為美日不會動手嗎?
我認為現在一切只是在等一個藉口、一個導火線罷了
而愚蠢又獨裁、
完全沒有民主的理性力量來阻止一心想要自殺的中國共產黨
已經一步一步走進人家設計好的陷阱裡面了
什麼?我是危言聳聽
我告訴你
我希望我是
我真的希望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