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打破藍綠的法案

Dear王億元
(我是說王議員、對不起、從小看到議員就是億來億去的、有時會叫錯)
選前看到您在電視上的演說
如此鏗鏘有力、感動人心

不自禁的想要雞婆為您獻策
您說要打破藍綠
那我們就來用行動證明
讓您明年的選舉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新戰法
說是新做法
其實也是KP的啟發
他在學習當個市長的過程中選舉
那您是不是也該在學習當個立委過程中當上立委
開門見山直接講
你直接跳過選舉立委過程吧
您現在開始來直接制定法案、推銷法案、通過法案
比如說因為民生凋敝
計程車司機生意大壞、運將們叫苦連天
我建議您直接研擬一條法案
發放老人計程車卷
這和浪費民脂民膏消費卷不同
消費卷只是取代現金流量
沒半點改善經濟的作用
有指定功能的老人計程車交通卷是基於現在老人獨居家庭越來越多
有太多老人家限於交通工具限於資金不足(或不好意思麻煩子女)
不能方便前往醫院等地區
(老人有時想到要去哪裡
需要轉車的痛苦就會隨即打消念頭
但是高鐵加上免費計程車可以改善這個痛苦)

我建議 議員來提倡一條法案
年紀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家每個月發放一千元的計程車卷
讓家中老人有行動的自由(主要是在緊急時可資使用)

對於住在非天龍國地區
對不起我是說醫龍國、現在沒有天龍國了

我是說對於台北高雄市區以外
沒有便利大眾捷運系統的地區
老人家能有一個緊急時候可運用
或者說一個月一兩次的免費奢侈性運動工具
又可以幫助計程車行業
何樂而不為
而這是相對比較單純的法案

再來我想了一個有點複雜的民生法案
請議員看過後考慮看看

現在的學生尤其偏鄉地區孩童有越來越多人連早餐都吃不起
(最近統數字好像是十六萬)
我想議員可以提一個法案
讓中小學免費提供點心
每天早上十點、下午三點
在學校裡辦一個點心時間
讓沒吃早餐的小孩不用餓到中午或晚上挨餓回家
而點心並不是向外面採購
而是請人來學校裡煮食
比如外籍配偶等弱勢團體找不到工作的人
學校的點心時間就可以提供工作機會
每天早午至少就是一個以上的part time職缺
而點心內容更是以附近生產農作物為主
比如說山區可以煮芋仔粥
海邊的就是蛤蠣湯
(這個要用台語念才有韻味~
一個是芋仔、一個是蛤仔)
為了照顧周邊農業
學校點心採購將是台灣第一次將碳足跡列入成本計算
不用怕遠地大盤的價錢競爭
隔壁阿伯的菜園作物將有極度優勢
當然無毒農作、有機作物更是列為加分計算重點
這樣一來就可以讓小孩吃得健康吃的安心
而學校廚房的財米油鹽醬醋茶
無一不是將有機、無毒產品列為最優先
當然台灣製是唯一重點
中國製的東東(尤其是食物)要進台灣學校要先檢查一百萬遍
檢查完還要算碳足跡
這樣我就不信還會吃到黑心中国噁心貨

好!跳回來講(講到黑心、講到頂新雖然選完還是有點激動)
點心算是單純的部分
還有很多活動可以藉由學校作為中介
未來中小學除了校長之外可以加聘副校長
校長負責現今既有業務
副校長負責新增加業務
新增加業務就是中小學生之外的成人教育活動
在晚上開放電腦、英文等課程
不是要教導什麼偉大知識
而是要養成台灣人有google的習慣
只要學會google
然後會從資訊中吸取知識
你就擁有在社會立足的本錢了
除了這些課程
還可以依照各地產業不同
來開些茶葉、青菜、咖啡、烹飪等課程
太學科的東西讓人想睡
按照興趣來開術科課程
請各行各業高手輪流來上課
跟自己生計有關興趣可就不小了吧!
這些課程還能解決一件長年的痛苦:流浪老師
日間的課程學生不夠、老師太多
那就在夜間製造出需求
讓台灣各地師資過多問題有個紓解之道
而晚上除了成人課程
還有全齡運動課
開簡單健身課程讓老人保養健康
然後夜間籃球、足球課程
把青少年的精力全部發洩在學校
出了學校完全不會『想康想滂』、累到只想洗澡睡覺
當然社會治安就變好了
退一萬步想
夜間課程什麼都沒教好也沒關係
學校已經幫帶小孩了
大人不去喝酒賭博搞七捻三乖乖在教室
小孩被帶在一旁跟著上課
那家庭想要出什麼問題也很難

這根本不是一兼二顧摸蛤仔兼洗褲
這已經是蘋果教主賈柏斯的數位時代戰略了
他用iPod 、 iPhone當做Hub
讓大家想要擁有數位生活時非得使用蘋果機器不可
而這個法案的精神是把學校
尤其是沒有城市資源的鄉間學校不只做學校
學校變成一種hub
大家都可以把學校當作一種經濟交流、實用知識、生活運作的中心
這法案當然還可以推到各個大學
大學不是缺學生缺到快倒光了
把學生年齡往上推到八十、往下推到十歲
那學生不就夠了
不要一天到晚就想中国人中國人中國人
台灣人沒機會接受教育的多的很
想想自己台灣人好不好
當然馬正腐這麼爛
您要推這種法案幾乎是注定不會成功的
尤其這會讓台灣越來越幸福的法案
但是只要綠色縣市有採用您的法案精神
就算不能短期內在全國採用
只要某些地方做出成績就會讓大家知道
馬英九這種專門阻礙台灣人幸福的『渾蛋』(連戰用語)不倒、台灣不會好

至於經費問題
我想最簡單的就是宣佈立即停止十八啪、
軍公教退休金減到七成(現在有的高達百分百)
不過這樣大概會很難讓藍色放手
不過我對台灣有信心
台灣的資源充足、問題只在如何爭取
我們現在不是對財團非常反感嗎?
我個人相信除了頂新還是有些財團比較有腦知道大勢不妙了
他們也會想做些事來弭平社會階級鴻溝
法案上面只要加上一句
這些學校新課程的經費歡迎各屆捐款
款項可以用來抵稅
這樣一來一定有充足經費!

如果真的還是不足
作為有權勢者(例如小英、例如賴神、例如花媽)不妨把財團總裁請來辦公室
把樂捐簿放在桌上
一手掐住有錢人的後頸用力壓下去
『我相信這點小錢這點樂捐對於貴財團
 一年賺幾千億的貴財團
一年炒地皮炒股票轉到快爽死的貴財團
應該眉頭都不會皺一下才是
您說是還是不是?』
做壞事就不怕找不到錢了
做好事還會怕找不到經費
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怎麼會有這種困擾呢?



好!
以上就是小弟不才區區的狂想故事
很多地方還沒成熟
還請各方賢達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