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8日 星期日

孟嘗君的故事(ㄧ)

古早古早古早的兩三千年前
在中國春秋時代
位處東方的齊國有個權貴子弟
因為是貴族世家(沒有賣牛排)
家境很好錢多到沒地方燒
但是做人個性不錯跟某個連戰連敗家族不一樣
(選總統選市長選不到就冰桌
連謝票都免了、連對手的就職典禮都不願意出席
沒風度、沒水準、沒氣質、沒人格、讓人看不起到極點)
這位古代貴族不只是擺闊時才買一瓶二十萬紅酒請朋友喝
也不是只在紅豆食府把妹的時候才搶著付賬單、其他時候就裝死
而是好吃好喝好玩的都大方的拿出來跟大家一起Happy
自然人人叫他老大、個個尊他為大哥
這位孟嘗君孟爺家中自然吸引了五湖四海好兄弟前來投靠
這時有個窮光蛋叫馮諼
拜託人家介紹也來求孟嘗君收留
孟嘗君見到他自然隨口問道
『先生有什麼興趣啊?有什麼特異功能啊?』
馮諼回答
『我這個人
既沒有什麼有益人類的興趣也沒有什麼可以造福人類的作用
基本上拉屎我在行、吃飯也還拿手
除此之外就沒什麼值得一提的了』
孟嘗君心裡想,來了個瘋子!
但是剛在後宮讓小茉莉、小百合素了蘭、、、花, 心情正好
   (圖與文無關)
所以也不跟這白癡計較
笑著說『那先生就在我這裡委屈一下吧』
馮諼點頭
『雖然委屈但是我中年轉業的確很辛苦、
白癡馬正腐又搞什麼22k,弄的薪資低成這副鳥樣
不委屈恐怕也不行了』
孟嘗君一分鐘幾十萬上下的人物
不想理這傢伙
笑笑走了

進了人家當食客沒有幾天
白目和柯P有比的馮諼拿著身上的長劍坐在走廊上就唱起來了
『長劍啊長劍、我們回家去種田算了、
  連個殺西秘也不供應、我們還是回家吧』
負責管理食客住宿的保全自然上報了
有個超討人厭的白癡嫌棄伙食不好、
說要吃生魚片配清酒、牛排配鵝肝再加香檳
想不到孟嘗君一聽到『沙溪蜜』
臉上露出微笑
『上次去中信辜董那裏還是富幫蔡懂那裡
招待所裡面給我傳那個人體生魚片
我差點吃不下去
說差點吃不下還是吃了就是了
那個叫小維還是小萍的身材真是驚人
躺著就那麼大摳、站起來更是OMG』
      (圖與文依然無關)
回想着快樂畫面
下面死太監等不及了說『老爺啊、這討人厭的傢伙是不是趕出去算了』
『啊~
幹嘛趕人啊?
要吃沙溪蜜就給他吃啊
幹嘛、我請不起啊
又不是天天吃“脫落”(トロ)
要吃就給他啊
連戰五百塊便當是在哪一家叫的
照樣給他一份就是了』
就這樣馮諼隔天菜色就改善了

可是呢過沒幾天馮諼又唱歌了
這次他唱說
『長劍長劍我們還是回去吃自己吧、出門沒有賓士、我走路腳會酸說』
這次食客中心的副主管也不爽了
親自跑去打小報告
左等右等孟嘗君回來了
三步併兩步趕著上前打小報告
孟嘗君一副莫測高深的淫笑
『剛剛頂新送的賓利真是好坐啊
後座又寬又舒服
尤其隨車送的那個伴游小姐
幹!
冰火九重天啊~
哇!
真他媽的帶勁
我腿都軟了
頂心這四兄弟真是敢給敢要啊
操、都是終國學回來的鳥招
現在眼前這小子是在靠北什麼、什麼小事都找我不煩啊』
                           (圖與文還是、就是、肯定是無關)
聽到副主管一臉噁心的諂媚問話
『這種無恥的東西是不是快快趕走得好?』
『幹嘛啊?賓士嘛
很好的車嗎?
車庫裡頭不是還有幾台要趁還有價先出清換現金
叫他去挑一輛不就得了
這點小事不用再來跟我說了
跟總幹事祭止兀說就好了』

想不到過了幾天
馮諼又唱起來了
『長劍啊長劍、我們還是回去給人家幹吧、
沒錢養家我怎麼吃得下殺西密、就算開賓士奇矇子也不會央啊』
這次連太監總管祭止兀都抓狂了
親自去跟孟嘗君咬耳朵
等到三更半夜孟嘗君搖搖晃晃醉熏熏回家
上前要求大人一定把這混蛋趕走
孟嘗君剛剛慶祝幹滿首相六週年酒會
同時慶祝的還有小刀幹總統十週年酒會
心裡面是千百個爽字像氣球般飄啊飄
讓他連走路也走不穩
聽手下的抱怨
卻一點也不以為意
『把人叫來啊
馮諼先生是吧、你要養家是吧
一個媽媽是能吃多少喝多少
比照軍公教十八啪可以嗎?
可以就趕快交代下去辦吧
十八趴而已又不是什麼
我前幾天認識一個五十四趴
五十四趴是什麼知道嗎?
就阿公校長、爸爸老師、媽媽老師
三個十八趴一共五十四趴
結果養出一個小孩
買東西從來不看價錢
內褲襪子從來不洗、直接丟了就算了
有錢不會花就笨了啊
天天晚上都找“蘇格蘭”來一起睡
蘇格蘭知道是什麼嗎?
哈哈哈!我第一次聽到也不懂、後來懂了笑死了
還有問題嗎?
祭止兀你臉色幹嘛這麼難看?
你剛說貪得無厭是在說誰?
好了好了林北要去睡了!晚安安』

就這樣馮諼
快快樂樂的在孟嘗君府上住了下來並且不再參加卡拉OK
過不久 年終歲末到了
孟嘗君家需要有人到自己的領地薛城去收債
這需要會計能力
所以沒人敢去
中国古時候的人會計能力、數學功夫應該不會太好
為什麼?
簡單
壹貳參肆伍陸柒捌玖拾
光寫這九個字就煩死了
還算什麼算
算的好我隨便你

總之馮諼自告奮勇願意去幹這件工作
孟嘗君倒是很客氣
跟他說『先生啊、來到我府上這段時間、沒有好好招待真是不好意思啊
難得先生不跟我計較還願意幫我跑這一趟
我先謝過了』
馮諼說『嗡嗡嗡、我們來做工吧!不要廢話
你滿嘴廢話一定是跟國民黨混太久的結果
我跟你說這種屁話不要說太多
屁話太多人都變成屎了
國民黨就是屎尿太多
正常做工沒半個、
盡養些吃人不吐骨頭的賤胚每天靠北維生
所以才爛成這副鳥樣』
孟嘗君被罵的啞口無言、不敢多嘴
恭恭敬敬送人到門口出發去搶錢收債
馮諼回馬槍一問『啊~如果收租完畢要買什麼伴手禮回來』
孟嘗君說『看家裡缺什麼就買什麼』
環顧四週又說
『我看買點美女不錯
最近覺得眼睛不是很好、有點乾眼症
想找點幼齒的來補眼睛』
轉頭想問馮諼喜歡暴乳型的、還是可愛型的
                               (圖與文還是完全無關)
結果發現馮諼第一句話聽完就催油門走了
根本不鳥他

馮諼開著賓士不一日來到薛城
薛城上下都算是孟嘗君的土地、產物
自然人人都要付房租
但是就像共產主義之下的愚蠢現象
工人們說『政府假裝付我們薪水、我們假裝工作』
最後社會自然倒台完蛋

社會既然利益都是財團壟斷
那誰還會努力工作
工作也只有22 K養房養車養老婆都不可能
不如裝死不做或者做來裝死
這樣別說沒人想繳稅
要繳也繳不出來
但是債主還是來了
還是得出來談判一下卡債
不然循環利率或者黑道上門討債都不是玩的
只是人人愁眉苦臉、哀北叫木

馮諼來到市中心叫大家出來對債
整個城市就像有人宣佈林志玲要跳脫衣舞一樣
全部出來了
只是沒有半點看好戲的雀躍
只有滿肚子幹字不斷
『馬的有錢人了不起啊、
你就不要出來選台北市長
到時就給你死得難看
看我們怎麼kuso你』
結果呢
大家到了之後
只見馮諼把所有契約拿出來
丟進汽油桶一把燒了
馮諼宣佈孟嘗君是個仁心宅厚的大好人
不是馬英九那種捐錢捐給自己
左手捐給右手的小氣鬼
今天免了大家的欠債
大家供安ㄋㄟ好不好啊!
全城進入瘋狂暴動狀態(猶如紅襪隊封王的當晚波士頓)
殺雞宰羊召妓開趴什麼都來了
大家狂歡之時 馮諼駕車回到了首相府上
孟嘗君才剛應酬回來剛好在門口
看到馮諼吃了一驚
你怎麼那麼快回來?
馮諼說是啊!搞定了就回來了
孟嘗君說債都收齊了?
收齊了
錢呢?
錢?什麼錢?
不好笑、林北今晚要開桌、要玩一底一百萬的、要讓國民黨的正直與清廉都回來了
馮諼這時正襟危坐嚴肅地說
『主上
我問你回來要帶什麼伴手禮
你說要府裡沒有的東東
我看你家是帝寶
老爸家是一品大樓
都是一坪五六七八百萬的絕對豪宅
家裡面陪睡的、陪吃的、陪洗澡、陪拉屎的美女
沒有五百也有四百九十九
德国車至少兩打還記在別人名下
法拉利藏著、藍寶雞泥藏着、連賓利也藏了兩台
傢俱都不是Ikeaa買的
吃的都不是餿水油炸的
喝的都是五大酒莊的
連馬桶也是金的
我看家裡最欠的就是一個義字
所以自作主張幫你買回”義“了』
孟嘗君說『買回億?
那是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那個回憶的』

『靠北啊
仁義的義啦
叫你唸書就專念哪種用錢買的進去的學校
我是燒了你的債卷讓薛城的百姓感念你的恩德啦』
『三小?你供三小?啊~天啊』
一聲慘叫之後
孟嘗君說『算了吧先生!』
馮諼進了內堂之後
左右上前去拍孟嘗君馬屁
『大人真是寬厚、馮諼闖下這等大禍、您還是不動如山、淡淡說句話就算了』
孟嘗君一掌巴了去
『不是我不想走、我腳麻是要怎樣走?
不是我不想罵他是我嚇傻了怎麼罵
這下晚上的麻將怎麼打
你們誰去叫頂心的老二或老三來一下吧』

話說過了不久
國王對首相孟嘗君說
『我小刀刀叫我要用毛來治國
我被他扯的快沒毛了
首相啊不是我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無恥無能又下賤屁屁又欠人幹
是我真的快沒毛了
你要不要看看
我脫褲子給你看
不看?真的?不要後悔?
反正你滾吧
我不需要你了』
孟嘗君晴天霹靂之下只得收拾行囊回到自己封地薛城
走出首都越久
跟在屁股後面的食客隨從家人就越少
大難來時各處飛啊

就在孟嘗君最落魄最倒霉最衰洨的這個時間的這個時刻
人還沒走到薛城百里之外
薛城的百姓們男女老少攜老扶幼衝過來歡迎
人人呼喊大善人大好人大聖人孟嘗君的來到
孟嘗君感動的對馮諼說
『先生為我買的仁義我現在看到了』

馮諼後來又做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呢?
以後再說




ps
這樣開孟嘗君玩笑好像壞透了
不過誰知道以前貴族是怎麼玩樂的
搞不好真有這些情節
不過孟嘗君的記錄一直不錯
還是先跟他說抱歉
誰叫你是貴族
貴族就是要讓人嘲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