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破敵(武俠小說第十八段)

說是第十八段、其實跳了一大段、、、看得懂就看吧


林青楓緩緩的走在黑暗的鄉村泥土路上
他發覺自己還真的很喜歡夜晚的
不只是那幾年身體很壞時如此
從小到大在夜間行動都讓他心情滿是愉悅
不管是自己在江湖上玩樂的時候
還是更小時被父親逼著練武的時期
夜晚帶給他的回憶都是歡樂

想著剛剛跟柳如眉分別時嘴角更是大大地上揚了起來
本以為她們都睡了、正要悄悄離開
想不到最先睡的柳如眉還是感覺到自己的動作驚醒了過來
看來她的功力更進一步了
只是她沒來得及穿好衣服
隨手抓了披風還是床單的、就衣不蔽體的就衝出門來
那動人的性感讓他雙眼直盯著她瞧
柳如眉嬌羞的說『你是有哪裡沒看過啊?還看不夠嗎?』
『說真的、再看一百年都不夠、姐姐讓我看得更清楚點』
柳如眉臉微微一紅、依他說的把隨手抓著的衣物拋下
她健美高挑的身軀在他面前一覽無遺
林青楓笑的很開心
『我好想再來好好疼你一下、不對、一下不夠、兩下三下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啊!你說我疼你多少次才夠呢?』
柳如眉『那就不要走、留下來、我和徒弟們都會好好服侍你的』
『天啊!你一定講的這樣露骨嗎?我這種好色之徒最受不了這種誘惑的』
『那就不要走』
『你一直講不要走不要走、我又沒有要去哪裡、我只是尿急要去茅房灑泡尿』
『別騙我了、我白天時看到你和那些老人說話就知道你想要一個人去阻止韃子兵』
『你在開什麼玩笑?韃子兵進犯邊境都是成千上萬的、我又不是瘋了、怎麼可能一個人去擋住他們』
『你別想騙人、我看到你的眼神了』
林青楓臉上的笑意越來越開心
他和柳如眉師徒二十人在黃河決提之後就在這方圓百里地方四處奔波拯救災民
帶在身上的幾十萬兩銀票全部用盡之後
他們把附近能找到的富豪、官府、土匪都打劫一空
竭盡一切所能救活了數以萬計的百姓
這天來到這小村見到上百人攜家帶眷、扶老攜幼拼死向南逃
還留在破村子裡的都是老到走不動、或小到不知道要逃老弱婦孺
這次黃河決提他們這邊躲過一劫
但是一個剛從北邊逃過來的男人告訴他們韃子騎兵部隊突破邊界過來了
見人就殺、見村就燒、姦淫擄掠無所不為
這村子裡能走的就是剛剛路上見到的那些人
唯一還能照顧他們的村長帶著絕望的口吻告訴林青楓一行人
不能走、走不動的就準備今晚或是明天”上路“了
林青楓問村長怎麼不走
村長看看天嘆口氣說『活夠了、就這樣吧』

林清楓告別村長找了個被遺棄的房子休息
說是休息其實就是練功
練功其實就是他的淫樂時間
很快的二十個女孩和他合體練功之後
都帶著嫉妒的歡愉昏睡過去
除了大弟子也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潘文柔之外
她依舊帶著痛苦憤怒嫉妒種種複雜的眼神瞪著他
他也依然帶著嘲笑諷刺的笑容回看她
走近她說幾句不好笑的笑話然後在她身上又摸又揉的
最後一股真氣遊走她全身
潘文柔總是會在他的控制之下不省人事進入夢鄉

林青楓在“每日例行功課“之後並沒去休息而是去牽了一匹馬
然後將村長的牛車上放滿了刀劍武器
那是邊防士兵在附近打仗後死去或逃走留下來的
村民把武器撿拾回來或者當鐵器賣掉或者裁切後當做工具利用
林青楓把還完整的武器都放進牛車
然後盡可能的輕手輕腳慢慢走出村子
想不到柳如眉居然追了出來不要他去
林青楓安撫她說『沒那麼誇張啦、我只是去散散步、你快回去睡、睡起來就看到我了』
『騙人!你想一個人去擋住千軍萬馬對不對?』
『這實在是太瘋狂了!一個人再怎麼能打都不可能攔得住大軍的、更何況即使我今天擋住了一堆、
還是有其他的韃子還是會再過來劫掠邊境的、
這樣做不過就是讓這些鄉下人多活一、兩天而已』
『那你告訴我你要去哪裡?』
『嗯~說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
『你親親我就告訴你真話』
柳如眉雖然已經和他不知道親熱過多少次了、但都是男人主動求歡、由女方主動倒是從未有過
現在她只想留住他、於是抱住他一吻
『真話就是、我想去擋住韃子、讓這些鄉下人多活一天』
『剛剛還說這樣做很瘋狂、那你是講心酸的啊』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就是輕瘋嗎?輕輕的發瘋』說完自己大笑
『有些事情、男人遇到了就得去做、實在是沒道理實在是有夠蠢實在是不可理喻
但是如果不做、如果轉頭離去
我以後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既然知道這些人大難當頭了就不能見死不救
就算我所做的實在是無濟於事、
實在是孤臣無力可回天
但是就是要去做
就是要讓自己對得起天地
你們如果明天午時還沒見到我就先回去吧
憑我的武功只要我不是想自殺、我想應該還是逃得了的
但是如果一個月後還是見不到我
那就是今生無緣了希望來生再見』
『你不是說如果你死了我們也活不了』
『拜託、都幾歲的人了、那種唬你的話也信!』
『你這人真是很討厭』
『好、乖!聽話、回去睡、天亮之後就帶弟子們回家
如果我真死了、以後不要再去見你二師妹、她是我見過最可怕的女人
你的武功再高都不是她的對手』
『不要講這種好像在吩咐遺言的話』
『快進去、你這樣赤裸著身體要是給村長看到會嚇死他的』
柳如眉臉又是一紅、低身把披風撿起來
林青楓笑笑轉身離去牽著馬拖著破車緩緩的一個人離去

憑著星光的指引和自己這些年雲遊四海的記憶
林青楓選定了距離村子大約二十里外的一處官道
如果韃子兵由北南攻
這一定是必經之路了
林青楓看好地勢將車裡的刀劍一支一支拿出來
每拿起一把就往空中一拋
刀劍像是長眼一般
每把都是刀柄劍柄向下插入土中
很快的三四十隻刀劍就插滿了一整條官道
這樣子一來騎兵的馬匹就沒辦法迅速的衝過去了
林青楓知道這樣也只是聊勝於無
一個人在戰場上能做到的實在有限
即使是他這樣一個身負絕世武功的人
他也學著那個認命的村長抬頭看看天
帶著嘲諷的笑意『活夠了、就這樣吧』
突然有人施展輕功急速接近、林青楓等到那人近到身後才轉身
柳如眉來到他面前
林青楓又笑了『你這樣我就沒辦法告訴我孫子、他爺爺當年是怎麼一人獨力百萬大軍的』
柳如眉說『那你就說是爺爺奶奶一齊對抗千軍萬馬的』
林青楓心下感動伸手去握住了她的手
兩人默默無言只是歡喜相對
林青楓正想去吻她
聽到有人邊打哈欠邊說『天啊、這麼早來就是要看你們親熱的嗎?那我可以睡飽再來嗎』
林青楓笑回『來、來這裡我陪你睡』
那人搖手表示不敢『謝謝、不用了、有你在身邊我就不用睡了』
林青楓身形一晃就瞬間抱住了她『我保證你會睡得很好的』
那人正是最受寵愛的六弟子駱歡

林青楓還看到火鳳門所有弟子都來了、不禁一陣感動
明明知道是有死無生的一戰但是也沒人膽怯逃脫
轉頭誇獎柳若眉『你把弟子都教育的很好啊』
柳若眉笑說『是他們師叔教得好吧』
林青楓不再說笑
『韃子兵再兇狠你們也不放在眼裏
但是衝鋒陷陣不是江湖功夫單打獨鬥、要利用地形
你們就站在這條刀山後面
盡量和師姐妹們站在一起不要離隊、要相互照應
先解決自己正前方的敵人、再照應你旁邊的師姊妹
敵人會無止無盡地向前衝
你們要擋住他們
殺了最前面的然後利用他們屍首讓敵人難以活動、
你們則用輕功快速前後移動
切記切記
要注意敵人的弓箭、標槍
如果有人受傷不要去幫她
讓她自行後退脫離戰鬥
包紮傷口之後再回來打過』
眾弟子看他不再嬉皮笑臉而是一臉認真的吩咐
心裡的緊張感又增加了
想不到林青楓又立刻恢復那副死樣子
『哪個殺敵最多表現最英勇的、我晚上就會先獎勵她』
眾人一陣嬉笑
林青楓突然變得嚴肅低聲說『來了』
此時天色微光
看來這些蕃兵昨晚駐紮之處僅在數里之外
天色一亮他們就出發了
林青楓傾耳聽了一會兒『大家不用緊張、是先鋒部隊而已、只有一千人而已』
大夥兒對看了一下都想『我們總共二十二個人、對方是一千人、還真讓人安心啊』

林青楓看大家好像有點緊張、想轉移大家注意力
『想不想飛得高高的看看敵人來了多少啊?』
手指比了比年紀最小的二十妹
『來、小玉、朝我跑過來、對啦、快點啦、你這叫跑嗎?根本是爬吧』
小玉不懂他要幹嘛、但還是乖乖照做
聽林青楓命令『跳』、就用力一躍
想不到林青楓雙掌伸到她腳下用力一托
小玉整個人被拋到半空中上去
她嚇得大叫
隨即因為自己好像是在騰雲駕霧般的飛行興奮地大笑了起來
落下時林青楓指點她如何屈膝運氣自行減緩落下速度
小玉一到地面立刻笑道『再一次、我還要再玩一次』
其他的師姐妹把她擠開『你玩過了、讓別人先』
排行十九的謝紅梅用力往林青楓身上一跳『年紀小的先啦』
林青楓將她一拋
接著將眾女一一丟上天
眾女身在十餘丈高的空中嬉笑不已
最後輪到柳如眉
柳如眉往他身上跳
林青楓不幫她上躍反而把她一把抱住
親她一下『做師父的人要自己跳』
柳如眉被他親熱動作弄得面紅耳赤
趕緊擺脫他的擁抱
轉身深吸一口氣就往上跳
這一跳只用自身功力自然沒有眾弟子借助外力所能到達的那種高度
但也近七八丈高
到了最高點身形正要向下降落時
林青楓的聲音響起『雙手雙腳張開、像是要飛起來這樣』
柳如眉依言照辦、降下速度只是略微一緩
近地大約一丈高度
突然感到一股力道在腹部一托
整個人的方向不再向下落去而是向上斜飛而去
接著腳心受到一股大力
原來林青楓將她落下之力轉向然後用力一推
柳如眉升上的高度 超越了弟子一倍以上
她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御風飛行
這種感覺實在太奇妙太好玩了
柳如眉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落下來時剛好站在敵軍先鋒部隊的正前方
上千名騎兵看到一個道姑裝扮的女子猶如仙女下凡一般落在他們面前
完全不需長官下令、全數自行勒馬停步、驚異不已地看著柳如眉
有幾個傻兵最先下馬朝這自天而降的仙姑跪拜
這一跪讓一大半的蕃兵也跟著拜倒在地
最後連領隊的千夫長也趴伏在地
柳如眉傻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想扶他們起身又不知道胡人的話語該怎麼說
林清楓用內力傳音給她
『不要出聲、就臉露微笑、不是開心地大笑、是神秘的微微一笑、等他們都起身就比著北方
手一揮、意思就是叫他們走開回去北方、然後向後跳開、盡量跳遠一點、我會接住你』
柳如眉依言行事
裝得一副莫測高深的神仙樣
手指一比、衣袖一揮、向後一個後空翻
還沒落地就聽到有東西飛了過來
柳如眉感到那東西接住了自己雙足
低頭一看原來是隻劍
林青楓躲在一旁丟了隻劍給她
現在的她在千名蕃兵眼中看來好像可以御劍飛行一般
其實是藉著林青楓一擲之力
這樣”飛“一小段之後、身形下墜
一顆石子飛來
柳如眉略微偏移腳下的飛劍去撞上石子
藉著石子一托之力又向前飛了一段
就這樣只要她有下墜之勢、就有一顆飛石來助她繼續向前“飛行”
千名韃子兵先鋒部隊愣在當場直到柳如眉的身影完全消失
過了許久、領隊的千夫長神志還不是很清楚的下令全軍上馬向北和本隊會合
火鳳門弟子看到蕃兵就這樣撤退了上上下下歡喜無限、雀躍不已
眾人奔到柳如眉身前抱著她又笑又叫
柳如眉手握著剛踏在腳下的長劍對林青楓嬌嗔
『如果劍再丟再高兩寸我兩隻腳板都被你削斷了』
林青楓笑道『那我就一輩子抱著你啊』
說完把她抱起來親了好幾口
柳如眉心情激動一時難以平復
剛剛雖然未曾和敵人動手
但其驚心動魄之處卻是和敵人交手還要來得刺激百倍
柳如眉雖為女身對武學的投入卻超越武林中一般男人千百萬倍
如今能在林青楓的教導之下進入到如此不可思議的境界
心中的歡喜真的不是筆墨能形容
林青楓親了她之後竟然伸手去解她衣物
柳如眉大驚『住手啦!你在幹嘛?現在光天化日之下、你要在官道上做什麼?』
林青楓嬉皮笑臉的『你要想想、我們可能今天就會死在千軍萬馬陣中、不如現在把握時光、以免人生留下遺憾』
『遺憾你個頭啦!放開我啦!敵人都走了啦』
『那是前鋒而已、他們是暫時被嚇跑而已、回頭大隊人馬一定會捲土重來、等到真的大軍來到、我們要把握時光也來不及了』
柳如眉拼命掙扎、但是她哪是大色狼的對手
其他弟子面紅耳赤地看著他們在大道旁邊歡好
林青楓很快擺平了柳如眉
轉身去”襲擊“眾位女弟子
在這邊疆蠻荒之中呈現了無限的春色
就這樣胡天胡地一兩個時辰、
突然林青楓笑道『大家起來整理服裝吧、大軍要來了』
眾人凝神運功靜聽、果然遠方傳來大批軍馬疾駛而來的殺伐之聲
方小玉問到『大姐夫、要不要再來一次剛才的天降飛仙戲碼』
林青楓『不用了、什麼招數使第二次效果都不會太好』
頓了一下『剛剛我是要大家飛上去看敵人人馬、那個方位?人數多少?強弱如何?
結果你們給我當作小孩在比跳高玩、我問你們、剛剛丟你們上去、誰顧著去看敵軍了?』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笑成了一團
真的沒半個人記得要去觀看敵情了
林青楓『算了算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還是我自己上去看看、冰兒幫我一把吧』
程冰聞言擺出一付蹲馬步運掌的姿勢
『你覺得你推得動我這麼大的身軀嗎?用你的劍啦』
程冰臉一紅、抽出玄真劍、使了一招大雁迴翔
雙手持劍以身體為軸心扭腰使勁、劍勢由下往上轉了一個大圈、
林青楓縱身一跳、雙足在劍身上一點借勢而起
眾女見他身形如箭一飛直上
高度更超越柳如眉所達到的最高點
眾人看著他飛上天空都有一種錯覺似乎他人可以暫停在半空中
林青楓緩緩地旋轉
有如在空中飛舞一般
更厲害的是他還可以自由控制左旋或者右轉
更可以加速減速任意變化
懸空至少比火鳳門人多三倍時間才落地
林青楓落地後笑嘻嘻看著大家、
突然抱住頭一副痛苦狀、大家一齊上前關心
他呻吟了一會兒才說『我、我、我、我轉太多圈了、頭暈』
眾人一陣笑罵
林青楓讓大家笑鬧完才說『如果早上的先鋒部隊是一千人、現在來的大軍大約是三十倍、應該有三萬人』
他臉上已經完全沒有笑意了
『如果要走現在還是時候、沒有人要走?還是嚇呆了走不了了?
總之、聽我命令、我如果說走、大家記得先走兩側的密林
通過樹林之後再往南走、盡全力衝刺、如果走散了就到兩天前我們住過的客棧去等』
說到這裡已經可以看見蕃兵的蹄鐵揚起的塵土了
林青楓讓眾女站在自己草草擺出的“刀山”陣後方
一人站前面在等著大軍來到
回頭對大家笑說『對了、你們有人會說胡人話嗎?不然要怎麼開打、比手畫腳一番就開打嗎?還好我有學過一些』
自己亂比了幾個動作、打自己的頭巴了自己幾個耳光、然後開口亂叫
『拉吧拉烏、嘰咕仨屋、西嚕西嚕、塞埃塞啊、阿拉拉阿』
個性最老實的十八妹張寶薇站得比較前面沒注意到大家都在竊笑了
還傻傻地問『大姐夫你現在說的就是胡人的話嗎?是什麼意思?』
林青楓一臉嚴肅的回頭說『我跟他們說、只要他們願意退兵、我可以把十八妹送給他們和親』
張寶薇還真嚇了一跳、轉頭見到師父、師姐妹們憋笑都快憋不住了
知道自己又出糗了、才跺腳大嗔『你們真的很愛欺負我』
韃子兵見這群人古里古怪的、見到豺狼虎豹般的凶猛韃子居然不逃走還嘻嘻哈哈的擋住了軍隊的去路
帶著三分驚奇七分疑惑停下了隊伍
韃子士兵大聲斥罵叫囂但是林青楓一行人當然不懂、所以也沒有回應
略等一陣子、一名騎兵擠過隊伍來到前方
用流暢的漢語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找死啊?為什麼擋在路上?』
看來是韃子軍陣中的漢人通譯
林青楓笑道『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由此過、留下買路財』
那人驚道『你瘋了嗎?』
林青楓又笑了『有一點、你去跟你們最大的講、過來跟我磕頭就放你們過去』
那人真不知道到底該拿這人怎麼辦?
先前前鋒部隊回報遇到天仙下凡、部隊不敢南下回北和大隊會合
前鋒的領隊千夫長被大將軍以妖言惑眾、陣前脫逃為由推出去斬了
現在遇到這群人、少少二十人居然敢擋住大軍
後面那幾個女的、衣著看來好像是道姑
不知道站在這裡幹嘛?
真不知道是不是瘋子還是真的有如先鋒所傳言的真的有仙人
滿腹疑惑的通譯只得拍馬速速回去通報
後方的大將聽了通譯的報告大聲怒罵
『為了這種小事停下軍隊、你們真的都是廢物、給我衝就對了』
號令左右親兵吹號全軍衝鋒
聽到戰鬥命令聲響、林青楓轉身對諸女一笑『來了哦、大家小心』
他深呼吸一口抓起了身邊的長槍朝天上擲去、連擲五根
韃子兵覺得奇怪、領頭的十夫長目光被吸引上去、一個分心卻被一把長劍穿心插入
林青楓把長槍扔完、拿起刀劍當作飛鏢
一刀一個、一劍一個
連殺了七八名韃子兵
韃子兵勇悍無比見同伴被殺並不害怕
同聲吶喊往前直衝
卻見到衝最快的幾個被一支支長槍連人帶馬釘在地上
原來長槍上拋不是亂丟而是瞄準了韃子兵
此時林青楓衝入騎兵隊伍之中
身形快如閃電、完全不停留的身影在敵陣中來去自如
招招致命絕不留情
他一腳踢暴了一粒頭然後抓起死人的彎刀
隨手又切下旁邊人的腦袋、接著將刀隨手一甩插入另一名韃子兵胸口
然後抓起長槍又往空中擲去
落下時又是一個韃子兵連人帶馬被插在地上
不只是用兵器
林清楓不論是掌推、肘擊、腿踢、拳打
沒人能擋得住他一招半式
他一出手就是一人死去
傾刻之間就殺了上百名的胡人士兵
官道之上橫屍遍野
讓剽悍無比、橫掃北疆的軍團也開始心生畏懼
人人心中都不自禁地想『到底是人是鬼?這世上怎有如此可怕之人』
不知不覺中隊伍緩緩地向後退卻
一名千夫長見狀大罵、下令親兵將後退士兵立即斬殺
林青楓在混戰中仍然眼觀四路耳聽八方
抓起一隻長矛對準千夫長射去
長矛插進千夫長頭盔裡去
一顆腦袋插了根長矛顯得格外嚇人
韃子兵見狀軍心更是渙散、紛紛向後退卻
想不到這時後方大將見前方情勢不妙竟然下令放箭
不但要將陣前潰逃士兵全殺了、更想一舉解決林青楓等人
林青楓見亂箭射來向後大喊一聲『大家小心、快躲起來』
柳如眉諸女看到林青楓所躲位置、才明瞭原來林青楓將人連人帶馬釘死
釘死了十多匹”人馬“、不是殺好玩的
而是讓眾人可以將死後仍直立著的人、馬屍體當作盾牌
程冰躲在人馬盾牌之後低聲說道『我本來以為是要讓韃子嚇破膽、所以才這樣把人插著』
三弟子洪櫻『我以為是這樣可以阻止騎兵衝鋒』
六弟子駱歡『大姐夫呢?怎麼沒看到他?』
眾人聞言抬頭尋找林青楓
柳如眉手指著前方說『不用找了、已經重進敵陣裡了』
果然林青楓穿越了箭雨、衝進了千軍萬馬之中
他搶了一柄大刀在上萬敵軍之中縱橫殺伐
韃子兵紛紛瞄準他射箭卻只是不斷誤傷自己人
林青楓殺的性起大喝一聲陡然躍起
對準一名萬夫長一刀砍下
萬夫長身首異處但是大刀也斷成兩截
程冰見狀大叫『大姐夫接劍』
用盡全身力氣將玄真劍用力擲出
破空之聲大做、玄真劍飛越戰場來到林青楓手中
距離雖遠但程冰仍能看到林青楓伸手接住劍後對她一笑
他的笑容讓程冰覺得心裡暖暖的
但對韃子兵來說這笑容指是讓他顯得更為可怕
利刃在手林青楓更如猛虎添翼
玄真劍雖然沒有開鋒在他真氣灌注之下卻是無堅不摧
不論是刀鎗劍戟只要一碰觸到玄真劍必然斷折
更別提血肉之軀了
雖處於生死相間的戰鬥之中
火鳳門眾人卻只有一分精神在殺敵、注意力幾乎完全就在林青楓身上
不只是關心他的安危
也是因為林青楓現在使出的正是火鳳劍法
這些年來師徒二十人練得最多的就是這套劍法
但是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這劍法施展出來威力竟然可以如此驚人同時如此的美麗
林青楓就像鳳凰一般穿梭在千百名韃子騎兵之間
忽高忽低、忽快忽慢、若有似無、轉折如意
姿態飄逸優雅但劍氣縱橫所到之處中者立斃
韃子兵越殺越怕、越怕越退
林青楓見敵軍怯陣、大喝一聲猶如青天霹靂、高高把劍舉起、一劍砍下
把一名百夫長連人帶馬都被分成兩半
凡是在場的韃子兵無不驚恐萬分
很多士兵一生爭戰卻看過無數血腥從沒見過有這麼恐怖的殺人魔王
林青楓趁勢追擊對眾女下達指令
『眉兒從東方夾擊、冰兒帶師妹從西邊、歡兒跟著我一起衝、我們擒賊擒王』
他略停一下笑著看柳若眉『你還沒想通”如龍“是要怎麼用嗎』
說罷把玄真劍拋回給程冰
說是拋回去、其實是朝最接近程冰的敵軍胸口擲去
玄真劍插入那名大漢胸口、程冰自死人身上拔回兵器、一劍就劈翻了兩個敵兵
看了林青楓使劍之後、程冰覺得自己好像突然開竅了
玄真劍在她手中發揮了原來數倍的威力
柳如眉心念一動如法炮製把如龍擲出
但是如龍還是像一隻鐵棒一般、只是把一名韃子兵打下馬就掉在地上
柳如眉有點沮喪
當林青楓送她這把兵器開始她就不斷思考這武器的用法
但是想了各種可能還是不得其法
不像玄真劍雖然黑壓壓的毫不起眼
一旦運用真力認真對敵時就施展出它驚人無比的威力
如龍就是像隻鐵棒一樣完全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神奇的地方
柳如眉突然想到不管用多大力氣都不行、那會不會不用力反而就可以
抓起如龍不再死命用力而是有點自暴自棄的對著它說『隨便你啦、你怎要都可以啦』
眼下戰況也不容許她再多想了數十名韃子兵策馬過來衝殺了
柳如眉手一揮把如龍任意拋出去
想不到神奇的事發生了
那隻一尺多的鐵棒竟然突然變長
變成好像是隻長矛一般
直插入一名壯漢胸口並且毫不停留地直刺進第二名士兵身體裡
柳如眉大吃一驚手一揮
想不到如龍竟然自動迴轉回到她手上
柳如眉歡喜之餘再一次不用勁力擲出如龍
但是這次只有刺進韃子兵的身體就不動了
沒有剛剛靈動的反應
柳如眉心想『難道是我不夠專心的緣故?』
靜下心來屏棄雜念想著『如龍回來』
長刃果然回應她的心念回到她手中
柳如眉這下懂了
意念想著殺敵
如龍就自動飛離她手中向韃子兵衝過去
不需用勁只需心念專注
柳如眉大喜之餘亦復驚駭、天下竟然有這種神兵利器
火鳳門掌門人內心驚異但是動作不曾稍有停歇
面對她的韃子士兵看到這種根本是魔鬼的兵器紛紛轉身逃離
東邊陣式立刻大亂
林青楓見狀對駱歡說『該你了』
駱歡奇道『我?我能做什麼?』
『那你以為我叫你跟著我做什麼?』
『我以為你是怕我晃神、想要帶我在邊保護我』
林青楓大笑『你真的太小看自己了、我在你身上花費了比別人多幾倍的時間、你以為只是單純好玩的啊』
聽林青楓講到”你身上“, 駱歡想到兩人這些日子以來的纏綿、俏臉大紅
林清楓溫柔在她耳邊地說『你的功力已經到了一個程度了、現在就把自己力量發揮出來的時候』
駱歡還想再問卻感到一股渾厚溫暖的真氣自大椎穴進入
人突然被那股力道推到空中
駱歡內在真氣和林青楓輸入這道功力兩者相互作用
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大聲長嘯
在她前方的數百士兵受到這股聲波力道的影響
比較前面的受創較大直接昏倒落馬
後方一點的也都頭暈目眩站不穩身
多匹戰馬接連失去平衡倒臥在地
駱歡的呼嘯聲持續了將近一盞茶時間
林青楓施展輕功從她身旁快速飄過回頭微笑『喜歡這種感覺嗎』
駱歡還未回答、林青楓快如閃電的身形已經衝到韃子軍隊的大將陣前了
林青楓大喝一聲緩下身形不再快奔而是緩步向前
韃子兵拼了命的放箭
箭雨到了他身前數尺之外碰上一道無形氣牆紛紛掉落
林青楓一步一步向前
地上各種兵器卻像受到什麼磁力吸引似的
自動飛起到空中跟隨著他慢慢向前移動
這時韃子兵還能保持鎮定、不會害怕的人已經沒幾個了
韃子大將不停重複呼喊放箭
但是已經手拉韁繩控制坐騎緩緩退卻了
林青楓見敵人鬥志已失、咧嘴一笑、手一揮數十把刀刃有了生命似的自行往前直飛而去
這時大將的親兵之中不知哪個喊了聲『媽啊、有鬼、快逃』
逃得夠快的就沒見到了
跑得不夠快的就看到ㄧ堆刀劍把將軍身前的士兵屠殺殆盡
林清楓繼續向前、地上的兵器也不斷地騰空飛起跟著他向前
見到這種不是人的詭異畫面
大將拉馬轉身加速逃命去了
此時程冰、洪櫻和諸女弟子突破西方防線殺了過來
將軍護衛親兵早不管長官死活自行逃命去了
程冰施展輕功、躍過亂軍去追殺將軍
當她手起刀落要砍下韃子兵將軍首級之時
林青楓命令她『砍傷他、不要殺他、讓他逃走』
又說『背上三寸長的傷口就好、不要重傷也不要太輕、這樣要求會不會太難』
程冰想白他一眼但還是遵照他的意思做了、
大將背上中了程冰這招負傷狂奔逃命而去
數萬韃子兵四分五散、亂成一團、各自做鳥獸散
火鳳門師徒留在當地直到亂軍全數離去
彼此之間又有聯手破敵的歡喜又有大難不死的感動
程冰先問『為什麼不讓我殺了韃子將軍』
『你看這個將軍、你覺得高明嗎?』
『嗯、好像不怎麼樣』
『是啊、這種不怎麼樣的人如果繼續當將軍對我們有好無壞啊、
放他回去如果繼續佔住將軍位置、那底下人必定不服會造反作亂
如果換人也要時間、更有可能內亂自相殘殺
要是剛剛殺了他、萬一激起韃子兵要復仇的意志那就糟了
全國舉兵攻來的時候我們可以走人、這附近百姓不就又要被屠掠了』
程冰佩服得五體投地、兵荒馬亂中居然還能想得這麼透徹、林清楓的智慧真不是一般人之所能及
柳如眉看著變成長矛的如龍發呆
林青楓笑問她『你要這樣繼續拿著它嗎』
柳如眉握著它想著回復原狀
如龍果然就縮回原來的棍棒狀
這簡直就是西遊記裡寫的金箍棒
柳如眉這時才相信當時林清楓把如龍給她時說的『我爸疼你、疼到連我都有點吃醋』
想到林火寬、柳如眉不禁又有點眼睛濕濕的
只見林清楓坐下來呼吸調勻一陣
突然對潘文柔說話『你想不想看看真的血魔大法?』
也沒聽回答就開始動作
眾女見他口中念念有詞、雙手上下來回擺動
不到一盞茶時間
遍地一具具的死屍身體有股紅光流了出來
又似血液又似空氣
一道一道紅光匯集在林清楓頭頂形成一個越來越大的球體
眾女嚇得紛紛倒退
林清楓一手高舉一手作勢要抓人更是讓所有人倒退三舍
潘文柔還是被他抓到
林清楓帶點惡意的笑『這就是練血魔大法會經歷的痛苦』
潘文柔腦中突然感受到剛死去這些韃子兵臨死前的感覺
恐懼、疼痛、不甘、憤怒等等無止盡的傷害
林清楓碰了她一下就放手了
但是潘文柔已經痛到倒在地上大聲哭喊起來
程冰伸手過來扶她
『別碰她、你會、、、』
但是來不及了、程冰已經摸到她了
換程冰既害怕又痛苦的一聲慘叫
『別碰到她們、深呼吸幾口氣、過一下就會好了』
程冰依言調息、臉色蒼白地慢慢站直身體
潘文柔又過了好一會兒才能勉強站立
『你們先幫我生火、越旺越好、然後全部的人躲到那邊小山丘上去看』
程冰心有餘悸問到『我們稍微碰到就會這麼痛、你不會痛嗎?』
林清楓苦笑『痛到會想死』
『那你幹嘛要施展血魔大法?』
『你們過去那邊看就知道了』
所有人都離開、柳如眉留在他身邊小小聲的問
『要不要我和你、、和你、、就是、、那個合體、、、幫你、、一起抵抗就是幫你、讓你不會那麼痛、、』
聲音越來越小、害羞到幾近聽不清楚
林清楓感動地溫柔笑
『這是我才能背負的事情、你們幫不了我的、晚點再幫我、我們就那個還有這個以及那個、好嗎?』
柳如眉見他的表情越來越痛苦、卻還在說笑
心頭一陣不捨
隨著弟子們走到小山丘上去
只見那血紅色的球體不斷膨脹
大到幾乎看不見林清楓的身影了
只聽到他發出一陣咒語
剛剛她們剛升起的那堆火
突然好像有了生命似的陡然升起猶如一條火龍
火龍升到十數丈高然後急速降下在官道上來回環繞十數次
將戰場上的一切死屍、戰馬、刀劍兵刃通通燒成灰燼
火龍越燒越旺、身軀越拉越長、變成數十丈長的威猛火龍
最後飛到林清楓頭頂上的紅球上方
圍繞繞著紅球不斷飛行
一圈一圈越來越快、最後在紅球形成一團火球
兩個球體漸漸融合為一、先是膨脹數倍然後變得越縮越小、
緩緩升起、不斷高昇直到高到肉眼看不見、最後消失在空中
眾女驚異的合不攏嘴
看來林清楓所做的是類似佛家超度之類的法門
將今日在戰場上死去的所有魂魄藉由這種法術加以化度
大夥看到林清楓人慢慢坐倒在地上趕緊來到他身邊
只見他雙目緊閉、身上衣服燒得焦黑
洛歡怕衣服和他皮膚燒黏在一起、將衣服一片一片撕下
碰到他肌膚時洛歡覺得一陣暈眩
林清楓很費力地擠出幾句話『別碰到我、你會很難過、給我水』
眾女你看我我看你誰身上都沒有帶水壺
程冰、洪櫻同聲說『我去找水』
柳如眉說『不用、把人抬起來大夥一起去就好了』
洛歡聞言就伸手抱起人來
只是手一碰到林清楓、整個人就變得意識不清
柳如眉輕拉開她『傻瓜、脫下披風把他整個人包起來啊』
眾人七手八腳把人抬起來、南向奔了十數里才找到一條小河
趕忙將林清楓放在水裡
慢慢幫他清理
他身上本來有股淡淡的紅光漸漸在洗滌之下消退了
洛歡乾脆跳下河裏把他全身衣物都撕下幫他洗澡
眾女看看自己身上不是血跡就是塵土
也紛紛跳下水裡清洗一番
等到大家都整理乾淨了
想要上岸了才覺得天氣寒冷
程冰見柳如眉一心都在放在林清楓身上完全沒想到別的不禁嘆了口氣、
她知道他這個師父以前就專心習武不太在乎徒弟的生活細節
現在她的生命裡除了武功就只有林清楓了、其他的事都不關心
今天大家征戰廝殺了一整天、滴水未飲、滴食未進這師父卻完全沒想到
只在乎林清楓清醒了沒
程冰只得自作主張、對師妹下令
『你們六個往東南、你們六個往西南去找吃的、其他的想辦法生火、看看能不能找到些鍋碗條盆的』
柳若眉聽到程冰說話也沒反應
過好一會兒才想到『對了、火升大一點、萬一他醒過來會冷可以烤暖』
程冰忍不住跟她撒嬌『師父啊、你只想著自己男人、都不想想你可憐的徒弟沒得吃沒得喝』
柳若眉瞪她一眼『我男人不就是你男人嗎』
程冰抱住她嬌笑『大嬸啊、別大聲嚷嚷說出去啊、會被官府抓去遊街浸豬籠的啊』
程冰邊笑邊感慨這個師父真的沒什麼社會倫理觀念、對世俗人世間的看法從不放在心上
只知道愛上了就是愛上了
愛了就勇往直前、一無所懼
做徒弟反而瞻前顧後想得比她多太多了
雖然自己也很愛這個男人
不過還是會害怕會顧忌別人知道了
程冰看著美麗的師父心裏有點羨慕她的勇敢
當大家七手八腳的生火抓魚抓兔找吃的、烹煮食物到一個階段
林清楓呻吟幾聲緩緩清醒過來
洛歡問他會不會肚子餓
他神智不清的樣子持續一會兒才說
『給我點熱的東西喝』
問題荒郊野外是沒人找得到鍋碗之類的東西
柳如眉雙手捧了一點水放進口中
用嘴渡給他喝
洛歡呆了一下『這也算是熱熱的東西?那我會了』
說完也依樣畫葫蘆用嘴送一口給他
程冰說『這我也會』
眾女接力餵林清楓喝水
直到方小玉餵完
林清楓平時臉上那股似笑非笑的淘氣神情已經回復了
『扶我起來、喝太多水了我想尿尿』
眾人大笑
林清楓站起來才發現自己全身光溜溜的
『啊、是誰這麼不要臉、把我衣服都扒光、不、不要、不要強姦我、我是個良家富男、我給你錢、不要玷污我』
眾女給他逗得捧腹大笑
洛歡邊笑邊解釋是怕他衣服和肌膚燒黏在一起所以才、、、
笑鬧完畢大家坐在火堆旁標烤火邊吃東西
這群女人一輩子幾乎都在練武
野外求生的本事都差勁得很
只有找到少少一點野味、幾條小魚、一點果子
林清楓搖頭嘆氣『如果放你們自己出來闖蕩江湖、不用敵人動手沒幾天就餓死了』
洛歡嘻笑『不會、我們會專門在有飯館有客棧的地方闖蕩江湖』
大夥就把那一點食物分著吃了解飢
柳如眉問道『剛剛那就是血魔大法嗎?』
林清楓『是啊!可不可怕?厲不厲害?』
潘文柔怯生生的問道『那你吸取了那些死人的精魄嗎?所以你、、你變得更強大了嗎?會痛嗎?』
洪櫻『不是吧?那看起來好像是佛家的超渡之類的法門、不是嗎?』
林清楓『咦、你比外表看起來更聰明耶』
洪櫻氣鼓鼓地說『我是看起來很笨就對了』
『不是啦、是太美了、美到讓人以為不聰明、其實是又美又聰明
柳如眉不理他的說笑『所以血魔大法就是用來超度戰死怨靈的?』
林清楓看著火堆慢慢地說
『大致上這樣沒錯啦、我的先祖是住在塞外邊疆的人
因為族人被漢人欺負甚至是屠殺
所以帶領同胞起來反抗
但是寡不敵眾戰敗被俘
被抓到中原去的路上逃走
然後學會中土的武功
甚至是一些奇妙的法術
武功的部分我大致上都跟你們提過了、
沒說過的也做過了
法術的部分我說的很少因為我知道的也不多
其中就包括了血魔大法
不過它真名不是血魔大法而是火祭大法
藉著火光溫暖燒盡生前一切憤恨、不滿、痛苦、失望
捨下一切而安然離去
之所以會變成你們聽過的血魔大法就是
有一些笨蛋聽過或看過施法的過程的一部分
然後就變成了殺人來換取自身功力的增強
強個屁啦
被你殺被你砍死的人恨你都來不及了還讓你變強
想也知道不可能
那個馬如雲到底是哪裡學會血魔大法的?
還用先姦後殺來增加功力?
真有他的、虧他想得出來
我想一切應該還是你二師妹的主意吧
想當武林盟主想瘋了、想出這麼爛的方法
好吧、我們就去武林大會吧
去把馬家堡的陰謀全部公開給武林中人知道
然後順便把武林盟主的位置搶來坐
光想也開心
嘿嘿嘿、我們以後可以坐在那寶座上面淫亂了、哈哈哈、啊、好痛、誰打我?』
趙雲妮『那這麼說來魔門先祖都是心存著善念行事囉?那怎麼會被江湖人士傳得那麼恐怖、那麼難聽?』
林清楓『基本上是第三四代的祖先剛進入中原、
對於一堆偽善噁心的名門大派的男盜女娼行為覺得噁心
又剛好遇到了幾個下三濫的混蛋在做壞事
動手殺了一些、卻殺不乾淨
引來武林正派人士的聯手報復追殺
死傷一多、我們魔門的事蹟就被渲染成邪惡恐怖的代名詞了
又、有些白癡學了皮毛、或者用自以為是的方法研究出類似剛剛那種血魔大法
一大堆不是真魔門中人所幹的事也都算在魔門頭上
然後又被叫上魔門這個名字
不變的壞一點也不行了』
趙雲妮又問『那、像你所做的這麼多善事又怎麼不被江湖中人所知道』
林清楓笑了笑『知恩圖報的人本來就少了、忘恩負義的人才佔多數
又、我們魔門自從四代五代與中原武林的大血戰之後
祖先留下的戒律第一就是要隱姓埋名
絕對不可以讓人知道我們的底細
所以我才會、、、你們知道的、
用這種方法讓你們乖乖歸順
不敢起二心』
柳如眉瞪他『你到底說真的說假的、
早上問你、你又說是騙人的
現在又說是真的、到底是真是假你給我講清楚』
林清楓輕笑道『說真的、我其實也不知道
就像血魔大法
我有看過曾祖父留的書裡有寫到他曾看過他的爺爺使過一次
之後就再也沒人敢施展了
這法門的咒語都寫在書裡
我看過就算了也沒放在心上
剛剛心靈福至興致來了就把它用了下去
結論就是原來我的曾曾曾祖父說的是真的
而我也知道了為什麼這麼多年沒人敢用
因為真的有夠痛、
如果我不是我曾經經歷過七八年的痛苦日子
我想我不會一下子就甦醒過來
至於之前說過的和我合體的人
我如果死了你們也會一起死的事
是不是真的?
我不知道
我哪知道啊、跟血魔大法一樣我從沒親身經歷過
好像會、可能不會、到底會不會、我想是會、希望是不會、最好是不會』
柳如眉輕輕敲了他頭『我以為你是怕我謀殺親夫才編出來的』
林清楓『我不怕你要殺我啊、我比較怕哪天真的殺了你啊?』
大家聞言都是一驚、瞪視著他、怎麼林清楓對柳如眉有什麼憤恨嗎?
林清楓正色的說『因為你都會說我死了我死了我死掉了啊~』邊說還邊學那音調
柳如眉俏臉大紅、手一伸去捏他耳朵用力轉下去、
眾女捧腹大笑
柳如眉氣得對大家嗔道『笑什麼?你沒喊自己要死了啊、你不是說要壞掉了、你也是還敢笑?』
接連幾幾個還敢笑的女弟子被她一瞪都閉上嘴
大家想到自己跟林清楓之間的閨房韻事也覺得臉紅心跳
林清楓安撫她『你生氣加上害羞的樣子真是美若天仙、神仙看了都會下凡』
不讓她有機會繼續生氣就強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