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韓戰(22)真正目標

我看已經連續三篇都貼圖騙點閱了、就把這無恥行為定位為傳統好了
本文開始、

駭客亨利福特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運作
已經多年不碰電腦的他、嘴角不自禁的露出滿足的微笑
對於電腦他還是有種魂牽夢縈無法割捨的留戀
亨利福特當然不是他的真名、看到護照上的這個名字時他忍不住大笑
佛里曼的幽默感顯示對他的理解
當年他在駭客界被尊稱為『The one』、意思就是救世主
不只是因為駭客技術高超無比
更是因為懷抱社會主義情懷的他總是帶頭對抗資本主義社會各種不公不義
對財團發動一次一次的攻擊、
成功的造成黑心商人幾千萬甚至上億元的損失
只是這種幹法當然只有害自己變成頭號目標被FBI逮捕
最後他妻子帶著他棄保逃離美國躲到太平洋小島流浪去
(是他妻子做主要他逃難、不然他寧可坐牢繼續對抗體制、但是他妻子覺得無謂犧牲太蠢了)
這樣一躲就是十年、三個小孩都出世了、他們還是繼續在一個個島嶼漂之間泊流浪
而他是七年前認識了佛里曼
當時在沒半個醫生的小島上妻子難產求助無援時、
謝天謝地一架美軍的直昇機從天而降
他才第一次知道、萬惡祖國美帝居然有一艘慈悲號醫療船不斷在世界各地巡弋醫治偏遠地區的窮苦百姓

(另一艘叫舒適號、海軍一共有兩艘這種大型醫療船)
以佛里曼的軍階職位根本不可能在緊急救難船上工作
但是這人就是老是在很奇怪的時間出現在很奇怪的地點
不知道那根筋不對的他、心血來潮跑到慈悲號上觀看醫療隊的工作
接到緊急救援通報的直昇機起飛前、他硬是給人家插花擠上去湊熱鬧
就這樣和美國海軍醫療人員一起救了駭客妻子一命、還幫他們接生出亨利的第一個兒子、這份恩情讓亨利對國家的怨恨慢慢淡了、也對佛里曼充滿感激
兩人奇異的友誼就此萌芽
如果不是如此、要亨利和美帝走狗軍人結交是不可能的事
後來佛里曼當然搞懂了亨利來歷、不過他向來對這種事不是很在意
必須和三教九流打交道的他、要是對方有犯罪紀錄就不能往來的話、他就什麼事都不用做了
也因為如此、當陳艾倫跟他報告這搶劫銀行計畫中需要一個駭客時、
一個就算被逮也絕對不會懷疑到美國頭上的駭客
佛里曼就想到了亨利
跟電影玩命關頭一樣、用案底註銷作為條件
還出錢讓他們一家去東京迪士尼玩
(小孩出生之前他們夫妻是死都不會踏進這種資本主義用來麻醉世人的遊樂園、
但是有了孩子後會徹底改變父母一切想法)
於是拿著亨利福特這奸商之名的護照、
他們夫妻混在陳艾倫、麗香、彩子這假旅遊真搶劫的旅遊團裡一起來到大連
打開銀行大門之後、亨利就坐進銀行經理的位置
其實他不需要經理合作就能破解密碼進入系統之內
但是一來怕浪費時間二來也是自己多年不碰電腦了(雖然接到任務後有惡補過、但是還是有點小擔心)
還是用比較保險的方法來算了
而亨利之所以願意答應接這個任務
一來是可以撤銷自己的案底、可以回加州和母親相聚、不必再躲躲藏藏
二來更好的是他可以劫富濟貧、讓大量金錢進入世界各種救難慈善機構

其實、陳的計畫中、真正要搶的是銀行裡面的存款
不是紙鈔、而是網路裡的數字
中國共產黨高官天天在表演忠黨愛國兩袖清風、
實際上個個都可以跟和珅跟比爾蓋茲跟巴菲特角逐世界首富寶座
這種短時間獲得的爆富當然絕對都是見不得光的髒錢
一旦失勢就和薄熙來周永康一樣要進牢去受苦了、
所以如果可以把錢偷移到海外、那就是最安全的保險了
在這個天殺的習近平上台之後、越來越暴力的掃貪行動以及越來越嚴格的洗錢防制
讓共產黨高幹們必須花更多時間找更安全的方法去藏自己的錢錢
叫兒子女兒老婆二奶三奶四奶假裝旅遊留學、親自出國去存錢當然是個方法、但是風險越來越大、出入海關要是被抓到一次、
本來還沒輪到自己的雙規搞不好明天就要歸到自己龜頭上去了
有鑑於此
這家東北銀行針對中國共黨超級富豪高幹們提供了一招超級完美的存款服務
人民幣存入、銀行幫你投資海外、順便幫你轉成美金存在避稅天堂銀行
一切都非常安全、因為不管中國還是海外、銀行都是同個老闆
唯一比較肉痛的就是手續費收的超高
一般是一成、最多一成五、這裏至少要收25趴
而且一億美金以下的投資是不收的、
銀行業務講得很明白很勢利、這裡不是不收、而是不屑『小額』投資
即使這樣高門檻的資格限制、但光憑安全保密把錢匯到國外這優勢
東北銀行吸引了全中國上百個共匪高幹家庭來開戶「寄錢」
而亨利就是這樣被佛里曼說服的
『光看客戶就知道這錢絕對是不義之財、與其讓這些髒錢存在銀行裡腐敗
不如讓我們把它用來做善事、
八成給南韓慈善團體彌補他們戰爭損失、
一成九分給世界各國亟待救助地區或是你喜歡做想要做的社會事業、
最後一趴分給工作人員』
於是他來到中國、來到這墮落的共產黨資本天堂、
The One重出江湖來拯救世人了

亨利的雙手猶如鋼琴家飛快的演奏般在鍵盤上不斷的敲擊
經理的密碼授權、與他破解系統密碼進入了銀行內部電腦的「後門」、
他完全操控了銀行電腦
但是事情沒那麼簡單
東北銀行敢收這些土匪高幹那麼高的手續費當然也真的有在安全系統上下功夫
要匯款一定要經過三道程序
一是經理電腦密碼、
二是行長加密電腦
三是銀行真正老闆—-黑龍江政委書記的兒子----太子爺的虹膜、指紋、聲紋
而且三者必須同時動作才可以開始匯往加勒比海銀行
對了、當然還有第四道、海外銀行也要同時輸入密碼接收
兩邊必須同時動作一秒不差才會成功匯款
黑龍江太子爺曾經得意洋洋的跟客戶保証、
『除非有人能一次綁架四個人、然後控制兩家銀行
不然的話、銀行的錢就穩若泰山安全無虞』
太子爺的確有吹牛的本錢
因為匯款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太子爺本人
不但保鑣環伺防衛森嚴、本人更是飄忽不定、數十處的住所加上長期租用的上百家飯店房間、要找到他實在難如登天、更別說要綁架他
韓戰爆發後他更是隱居起來不知所蹤
不過不幸的是他的對手是美國情報單位
虹膜、指紋、聲紋三者合一密碼是很炫
但是壞就壞在為了安全、太子爺特別去拉了一條專用的保密光纖線路
保密的確是很好、
但是美國NSA國家安全局一看到有他們進不去的線路就特別好奇、
派了一組技術人員鑽到銀行旁邊下水道去偷偷盜錄專線
也就是說太子爺的眼睛手指聲音雖然美國沒有辦法複製
但太子這三個器官所組成的生物特徵數位密碼已經在傳輸過程被國安局複製了
亨利手上隨身碟資料就等於是太子的替身
在經理電腦找出一切銀行存戶資料、再移駕金庫組所撞開的行長房間裡
花了三分鐘破解行長密碼、女兒生日加上兒子英文名字
亨利扮演數位魔術師、
讓經理、行長、太子三者的數位身份同時蒞臨銀行、開始匯款程序
東北銀行前一百大存戶的錢全數匯往避稅天堂銀行去了
這家加勒比海大連銀行就是東北銀行開設的海外分公司、
它唯一的業務就是接受中國來的資金、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分配出去
亨利人在中國東北這裡的同時、
佛里曼派出另一組搶匪也闖進了地球那邊的銀行裡
他們把行員全數綁起來
(銀行員總共只有三人、其中兩人是警衛、因為這公司根本沒有業務不需要請人)
在電腦上插入灌有特製軟體的隨身碟、點兩下開啟、銀行金融系統就開始連線中國內地電腦、全數接受亨利指令自動執行轉帳
這就達到搶劫真正目的——把鉅款從中國銀行電腦轉移出去
而韓國士兵搶劫價值數十億的金子珠寶什麼的通通只是附贈紀念品、
對陳、亨利、佛里曼來說都只是掩護行動
順便讓韓國人出出氣而已、成功失敗都無足輕重

就在亨利努力工作之餘順便讓作者回憶過去交代來歷的這時
金庫組汗流浹背的在銀行車庫把搜刮來的最後一部份財物裝上車
眾人臉上滿是幸福滿足表情相互對望
喘息沒兩分鐘、
隊長叫道『還發呆、事情還沒做完呢、我們人還在他媽的中國、你們還在作夢』
一語驚醒夢中人、立刻散開繼續工作
隊長看大家都就位準備、就走到銀行經理室找駭客先生
亨利眼角看到他進來、還是專心看著螢幕沒理他、過三十秒才說『最多再半小時、再稍等一下』
隊長看看錶、和計畫預定時間相差不到十五分鐘、他點點頭用美國慣用語『Roger』回答表示他知道了
然後出去看工作進度
十分鐘後、亨利搞定一切、他檢查了三遍、確定自己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拿出手機撥號確定接通、說一句『 Time to Go Home』然後掛掉
從自己背包拿出一塊布、把接觸過的地方都擦拭過
接著戴上球帽穿上外衣慢慢走到門口
隊長沒再和他說話、看他走到門邊就指揮金庫組撤退
四輛救護車兩輛計程車載滿戰利品開出銀行停車場
其餘組員和亨利步行走出銀行
韓國人左轉、亨利右轉
一輛巴士緩緩開過來、把韓國人載走
亨利慢慢散步走到街角、八個人走了過來和他會合
陳和麗香彩子阿呆阿瓜以及兩個女伴還有亨利的妻子從飯店走過來
這就是陳艾倫為什麼要帶這麼多人來到大連的原因
用一群人來隱藏一個人
這招永遠有效

剛剛一行人出來夜間散步時、飯店經理勸他們不要在深夜外出
麗香反問他有什麼事嗎?經理又裝死說沒事
陳本來有點緊張、怕騷動組幹得太過份了、又是槍戰又是爆炸
搞不好大連宣布宵禁什麼的
還好、獨裁國家的應變能力就是差勁
你以為共匪管制人民嚴格一旦發生事故、什麼動作都會奇快無比
錯了、
就是因為獨裁、所以沒有請示上級就什麼都不敢做
沒有命令沒人敢作主做出該做的反應、
又加上共匪死要面子、不論發生何事先掩蓋事實真相再說
所以儘管已經驚天動地死了三四十個傷了五十幾個了
還是報喜不報憂
負責的警察單位領導已經定調了
一切推給已死的張昌浩、
通通是這個神經病幹的、槍手就一個而已、沒有同夥、重點是神勇的特警已經將暴徒擊斃、從此天下太平無災無難

陳艾倫一群人找到一家便利商店、進去買了一堆啤酒零食、數量很誇張的多
又在店內店外大聲聊天說話、確定店員有注意到他們這幾個人、也確定有監視器錄到亨利換過衣服的樣子之後、一群人就往回飯店的路走去
走沒二十公尺、兩個警察迎面走過來、一看到他們上前過來盤查『幹什麼的?』
陳小聲的吩咐阿呆阿瓜和他們的女伴『去跟他們說英文、說得又快又長、不管他們回答什麼都假裝聽不懂』
果然中國人一遇到講洋文的洋鬼子一下就洩氣了、揮揮手讓他們走了
無驚無險的走回飯店後就立刻解散去睡覺
行動成功、陳本來以為自己會興奮得睡不著、結果卻是鬆懈後放下心中大石頭、連澡也沒洗、一躺就睡著了
麗香鬆了一口氣
因為陳前幾天太過擔心、一直睡不著、不停用性愛來紓壓
麗香一開始還很配合很享受、後來累到受不了、好幾次做到一半睡著了
兩個人弄的有點尷尬
看到陳睡著了、她今天終於可以好好睡了、她覺得這跟任務順利完成一樣開心
不過要睡也沒多久了、陳故意訂紅眼班機回日本
一大清晨四點不到、眾人早早被叫起床連早餐都沒得吃、五點就被趕著集合上巴士趕飛機、巴士開過市區時、陳還要麗香故意問司機
『師傅、昨晚是怎麼了、好像有爆炸聲』
那傢伙不知道是裝傻、還是傳遞別人瞎扯的資訊
『沒事沒事、有餐廳不小心、瓦斯弄到爆炸了、沒事』
一行人並不是沒有提心吊膽但是外表至少裝的很正常的走過海關、上了飛機
飛機終於升空、陳立刻要空姐拿酒來
麗香笑說『親愛的、這麼早就要喝酒啊』
陳拿著加冰威士忌笑而不答的看著窗外
麗香彩子阿呆阿瓜都只知道奪回黃金行動的那部分
他只跟他們介紹亨利是保全專家、派他進銀行是切斷保全連線、要在不能觸發警報又要維持連線假象之下工作所以必須要特別專家
只有石川佛里曼和他知道亨利的跨海網路搶劫任務、連亨利老婆都不知道詳情、
她被告知是有些國安機密藏在銀行內部電腦中、
而那安全軟體就是亨利當年在大學時設計的所以要他來幫忙
身為駭客、亨利知道有些事最好別說才能保護到自己家人
更何況他們昨晚幹下的這一票肯定是世界最大銀行搶案
一百億的美金就是從這些共匪高幹戶頭裡消失
九十九億做善事
陳、石川、佛里曼、亨利四人各分到「小小」的兩千五百萬美金
石川和佛里曼會把錢弄到情報局的空殼公司去、於公於私都會很方便使用
亨利奮鬥多年終於領悟就算要是社會主義者、要做善事沒錢還是不行
陳自己還沒想到自己要做什麼、不過環遊世界這主意一直存在他腦海裡、這事光想就很愉快了

麗香看陳笑咪咪卻不說話、靠在他耳邊、悄聲問『韓國人呢?他們撤離了嗎?』
陳一副現在才想到的表情『啊、對喔、他們呢?』
麗香哼的一聲、實在好奇想知道『跟人家說嘛』
陳靠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麗香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臉漲得通紅、罵他變態
原來陳是說要她跟他去廁所、加入一英里俱樂部才要跟她說
所謂的 one mile club 就是在飛機飛到離地面一英里以上時、在高空做愛
陳現在有心情說笑話了甚至有心情真的亂搞了、他站起來真的要拉著麗香去廁所
麗香嚇得逃到商務艙去找彩子
兩人做愛是一回事、在公眾場合玩這麼淫蕩的性遊戲她真的不敢
陳邊笑邊溜到廁所去看手機
果然收到簡訊『貨物已收到、謝謝惠顧』
直到飛機起飛、確定安全之前他不敢也不想看手機、
昨晚接回亨利起他就關機甚至拔掉手機電池
對韓國人他已經仁至義盡了
這行動從蒐集情報到計畫到訓練到正式動手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提供了無與倫比的想像力來讓計劃成功、
都已經成功把黃金搬出銀行了、如果運送的最後關頭還出錯、那也不關他的事了
他一點也不在乎了、只要讓他逃走先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