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韓戰(24)幕後主謀

陳艾倫和麗香回到東京、找了間房子租了下來
本來麗香要找一間普通的單人房就好、陳卻堅持要住好一點的、
他用一句話讓麗香不敢堅持『是我們兩個人要住的、不找好一點的、你不怕我不喜歡然後不來找你嗎?』
他們找到一間月租十二萬的高級公寓
(以日本上班族的標準、算是很高級很寬敞的了)
趁著辦手續的空檔、陳和麗香跑到溫泉鄉去住了兩天
陳好像要把戰爭以來的一切疲累都修補回來似的
吃飽睡、睡飽吃、不睡不吃的時候不是泡在溫泉裡就是和麗香做愛
麗香忍不住問他、跟每個女人都這麼瘋狂嗎?
陳仔細想了想
青春期那種動物發春期不算、這輩子交往的女人中就真的就對麗香特別有感
做了又想做、不管多累看到她就又想要
以往就算和金髮波霸俏妞也沒那麼多性慾、大概是西方女人的白皮膚也比不上麗香香嫩白皙的東方風味
     (用圖解釋香嫩白皙)
自己那個阿拉伯老婆更比不上麗香的床上功夫
更別提麗香那聽了就等於在欲火上狂澆一大桶油的超嗲叫床聲了、、、、、
不過、這些那些女人的比較、在自己腦海裡想想就好了、千萬別大嘴巴說出來
對麗香笑一笑、
『你不說我也沒注意到、我的原始獸性完全是認識你才爆發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可以這麼瘋』
差點跟著說出網路那些智障名言「我瘋起來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怕」之類的幹話
麗香聽了笑得很開心、跟他提了失樂園這本書

陳沒讀過原著只看過電影、他大概懂得麗香說什麼
也真覺得兩人的確在性愛上蠻契合的
一開始他是單純從戰場死裡逃生、超想發洩一番而已
後來反擊計畫在他心裡慢慢成形、需要日本情報幫助的他藉著和麗香如膠似漆的關係、讓日本情報局的大部分幹員以為他是為愛瘋狂的單純傻瓜美國佬、對他放下戒心在不知不覺間提供他各種情報
雖然一開始是有點利用麗香的動機、
但是朝夕相處的相互照顧加上超級愉快的性愛
讓他慢慢產生難以割捨的感情
只是沒想到看來柔弱寡斷的麗香竟然勇敢的提出離婚要求
本來想說渣男專用藉口就在眼前、只要虛偽的說聲「不想破壞你的家庭」就可以溜之大吉了(是說之前幹過那麼多次不算破壞人家家庭嗎?)
看到麗香用行動來表示自己對這段關係的重視、陳當然不是沒有心動
年紀也快四十了、難道自己真的要孤家寡人一輩子
尤其搶銀行的那筆鉅款在身、下半生衣食無缺甚至可以天天環遊世界了
在受傷之後到韓戰爆發這段期間、他已經想過千萬次退休後怎麼過活的問題了
直到戰爭的刺激、還有和佛里曼一起工作的樂趣
才讓他覺得再幹下去也不錯、不然他早就覺得他受夠軍人的生活了
現在呢?跟麗香一起生活?住在日本?每天吃喝玩樂?
在他想這些問題的時候
麗香忍不住、用假裝不太在意的聲音、剛好想到順便問一下的fu問他
『那你阿拉伯太太不會來找你嗎?』
陳看著她、那副裝可愛的無辜眼神讓他笑到不行
笑夠了才跟她說自己的過去
『我運氣好當了阿拉伯王子的顧問
這王子算是慈悲為懷、我也以他之名做了一些善事
救濟窮人、幫助小孩讀書、成立十幾支足球隊
王子的聲望也在他的個人努力施政以及這些慈善事業的推波助瀾之下達到高峰
大概也因此樹大招風
結果成了激進組織目標、最後被人用炸彈暗殺死在阿富汗
我呢?受了重傷幸運沒死但是躺在醫院床上半年以上
等到我恢復意識、然後試著跟我那個妻子聯絡時、已經人去樓空、誰都找不到了』
其實故事的重點他都沒說
當時是他負責阿富汗的維安的
雖然外表蠻不在乎的樣子、其實他是真的是繃緊了神經盡全力保護王子的安全
誰都不相信的他
在王子專機降落接觸到跑道時才通知塔台往哪個停機棚(二選一)
維安小組也是到最後一刻他才通知從機場大門進來(三組挑一)
甚至王子座車也是到了王子本人要上車前才指定司機和車型(六選一)
這種狀態下、居然還是沒保住自己的老闆、一枚人肉炸彈成功暗殺
等到陳從重傷狀態清醒過來就推測到這一定是王室內部的人幹的好事、
才有可能在這種維安狀態下如此接近王子本人
這就牽涉到王室內部奪位的權力鬥爭了
倒楣的自己在沙烏地的妻子房子車子金子銀子全數被人充公沒收了
更氣的是他收藏的、王子賜予的珍貴的彎刀手槍也都再見了
陳連試著回去該國都不可能
他知道簽證是絕對拿不到的
要是偷渡溜進去、就準備進大牢了
心灰意冷的他放棄中東的生活、想說就留在美國陸軍裡面、只想利用這段時間讓身體回復健康、然後回台灣過活、展開他退休的生活
做夢也沒想到、韓戰再度扭轉了他的命運
現在摟著美人、泡在熱呼呼的溫泉裡、看著日本海的秀麗景色、從過去想到現在
他心裡盤算、如果佛里曼再給他愉快的任務、讓他像湯姆克魯斯一樣玩得愉快、那就再繼續為山姆大叔幹活
否則的話、看石川要不要雇用他、憑他本事在日本應該可以闖出點名堂
想啊想、想得愉快舒爽之餘、又倒了杯清酒進嘴裡來和麗香共享
                             (圖與文無關、只是表達在水裡很愉快)
兩人如漆似膠的緊緊纏綿不論大嘴小嘴都連在一起的這個時間那個時候
一通電話響了
陳裝死故意不接、結果房間電話也跟著響了、然後麗香的手機也響了
想也知道這是誰幹的好事
果然佛里曼那個帶著笑意的死人聲音從耳邊傳來
『很爽喔』
『講重點』
『穿衣服坐新幹線回東京、帝國大飯店、快點』
『幹』
最後一個字是用台語講的、不過發出聲之前、佛里曼已經掛電話了
陳轉頭對麗香問說『這邊新幹線有臥鋪嗎?』
經過一番折騰、兩人回到東京
(在新幹線上、麗香抵擋不住陳的不斷盧洨、最後被他拉到殘障廁所去了、、、、、、、
過程不提、只貼圖示意大概的姿勢

最後結果是麗香邊幫他整理衣服邊臉紅紅的罵他「陳桑你真是大色狼」
然後回座位上去之後就不和他說話了、陳一直逗她、她都不理)
到了東京之後、麗香好像還在生氣、自顧自的快步走去坐地鐵
陳在後面喊了她幾聲
見她不理、笑笑轉身去搭計程車
他突然想到劉德華演的一部電影、片名已經忘了
內容說到一個老千、在賭局前要放下一切六親不認、一切俗事都要放下
現在重點是佛里曼急急忙忙招回他是要做什麼?一定不會是喝酒喇賽的
他心裡想了好幾個可能性、但是就像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苗人鳳說的
「事前擬定計畫也沒用、事情多半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到頭來還是該怎麼辦就看著辦吧」
好、苗大俠沒這麼說過、不過意思差不多
到了飯店、阿呆阿瓜已經坐在大廳等他了(這兩人已經成了他的專屬護衛了)
陳環視現場、看到七八輛超跑放在門前
法拉利、藍寶基尼、保時捷都有

『誰的?』
阿呆說『一群二十幾歲的屁孩、吵吵鬧鬧的上去上面了』
『幾樓?』
阿呆有點不可置信的『我怎麼會知道?』
陳轉頭找門口的服務生
『我來的太晚了』指著那堆跑車『請問我朋友他們上幾樓了?』
日本門房不知道、但是非常熱誠的去問他同事
陳見過世面的成熟氣質加上溫文有禮的誠懇態度很容易就讓人相信他說的話
飯店人員根本想不到這人會是唬爛大王
一下就問到那群屁孩包下頂樓酒吧、正在飲酒作樂
陳和阿呆阿瓜搭電梯上樓
超豪華酒店都有電梯少爺服務、有外人在、陳不能用言語只得用眼神和手勢叫兩人把槍準備好
這兩人根本不需要再提醒、跟陳出門早就萬事俱備只等命令開槍
三人來到酒吧門口、
兩個酒店服務員和兩個彪形大漢站在門口擋人、一副閒雜人等不得進入的兇樣
那兩個打手外型的傢伙一看就知道是中國人
陳艾倫在心裡盤算著是要用硬的還是要用軟的
這時手機響了
佛里曼的聲音現在比較正經、但還是帶點笑意
『別亂槍掃射啊、
我只是懷疑這幫人的目的
這群幾十億的身價的囂張官二代富二代兔崽子們突然跑來日本炫富
雖然覺得怪怪的、但我絕對沒有懷疑誰、
派你進去就只是看看而已、不要亂使用暴力啊、我最討厭凡事不講道理只會用拳頭的人了』
陳艾倫翻了翻白眼、抬起頭找到監視器攝影機、舉起中指比了一下
佛里曼如果不是和石川坐在飯店監控室裡就是在哪個基地裡駭進人家的保全系統監看
掛上電話、轉身快步走向酒吧入口
邊走邊跳起舞來
跟在身邊的阿呆阿瓜有點傻掉、
他們猜他跳的應該是跳西班牙的傳統舞蹈佛朗明歌舞
但是跟之前他跳芭雷舞一樣、沒人確定他到底是抽筋還是嘗試要跳出一種舞蹈
總之陳轉了好幾個圈、
轉到自己停下來表示暈了、引的四個呆住的看門狗都笑了
陳不肯放棄又再接再厲繼續轉圈
接下來阿呆阿瓜就看到他突然停住、抽出兩把手槍神速毫不偏差的對準兩個保鑣腦袋
用中文英文日文各說了一次『不要動』
雖然沒有事先套招、阿呆阿瓜反應也超快的
制住保鑣、用束帶綁住手腳
另兩個飯店員工嚇呆了
陳叫他們面向牆壁趴下、一樣待遇、綁住手腳
三人在門縫向內看了一兩分鐘
陳幻想自己有周潤發「辣手神探」那片裡的帥勁

那部吳宇森在香港最後傑作、其實是靠周潤發渾然天成的瀟灑拯救了那部片子(當然梁朝偉的電眼也有功勞)
陳現在腦袋裡想的就是周潤發拿著槍枝行雲流水般的飄逸神情經過人群的姿態
不能快跑、要像選美小姐一樣用飄的
就是靠著想這些蠢事、他讓自己顯得不緊張
走近這堆人圍坐的座位
他們把三四張圓桌靠在一起、拉過沙發擠成一個四分之三圓
七八的男人配上大約同樣數量的女人坐在一起飲酒作樂
陳垂手拿著手槍、沒有對著誰、站在應該是這群人的老大的對面、看著他
阿呆阿瓜判斷黃種人的年紀不夠精準
這群傢伙不是小屁孩、他們至少三十多歲了
這個「屁孩領導」應該三十五六歲, 從眼神、長相看來是個聰明人
不過那股中國人讓人厭惡的高傲氣息也同時明顯流露出來
陳腦海裡快速掃瞄了一遍這人的資料
廖海、中國東北三省總書記的兒子、
爺爺是毛澤東那夥「實際上是逃命號稱是長征」的資深紅軍匪類之一
不過他的血統不純、他是小三的兒子、只能算是中國貴族中的賤種
也許是如此所以他註定無法傳承父親的正統大位
所以廖海從大學畢業起就沒有參與過任何政治的職位、都是做搞錢的事業
沒有權的人只能搞錢、這就是中國五千年的偉大文化
在東北銀行搞出那條秘密專線通路用來讓高幹家庭一起逃錢洗錢
就是廖海了不起的成就
在東北闖出一番事業之後
藉地利之便、他認識了北韓專門負責外匯部門的金正恩親信
不計利潤、不顧風險幫助北韓把販毒假鈔事業所賺來的髒錢洗乾淨、
讓他贏得了金小胖的信任
能夠自由出入北韓平壤金家宮殿
他膽大包天的進行突襲控制了金小胖(應該是殺掉那浩呆、用替身取而代之)進而控制北韓中央
最後發動戰爭、死人百萬、讓北韓南韓美國互相殘殺、
讓中國漁翁得利、揮軍佔領北朝鮮進行殖民、
利用著這塊樂土的資源、奴工舒緩中國經濟狀態進入瓶頸無法發展的困境
這恐怖的一切應該都是坐在陳艾倫對面沙發上的這傢伙所想出來的主意
應該是他、因為這些都是陳推論出來的答案
不像小說、劇終犯人會在偵探完美推理之下乖乖認罪
能夠看到這傢伙的廬山真面目就是很重大的突破了
想不到這傢伙居然敢離開中國出現在日本
或許中國人那股內建的自以為是、盲目自大就和滯台支那人馬英九一樣、
死都不會承認現實和他的腦袋處於不同平行空間
畢竟一個人從小到大都活在謊言之中要求他誠實面對人生似乎是無人性的苛求
反正、不管什麼原因
現在發動戰爭的王八蛋坐在他面前了、
陳艾倫知道不管自己武功如何、現在對手要發招了、接招就是自己唯一的責任義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