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韓戰(25)報復宣言

還是依照慣例貼美女圖騙點閱先
廖海和陳艾倫對看一兩分鐘
仔細地打量著對方、看看跟自己想的有沒有出入
然後廖海先開口『戰爭英雄、你是來開槍的還是來喝酒的』
陳露出一副現在才看到、好奇怪自己手上怎麼會有槍的奇異表情

然後好像槍會燙手似的、趕緊把手槍輕輕拋在桌上
看了桌上的幾瓶酒、扁扁嘴『天啊、你們年紀不大、怎麼都喝這種老酒啊』
挑了好幾瓶才選出一瓶紫色的麥卡倫
『這個好、桌上就這瓶最有品味』
而他喝的方式就很沒品了
給人家扭開酒蓋就對嘴灌了一口
喝完大讚『好酒、為什麼一定要做有錢人就是這個原因、可以喝到這種好酒、再貴都有價值』、把酒遞給身後的阿呆阿瓜
這才發現自己兩個侍衛和這些共匪太子爺的保鑣拿著槍對峙著
阿呆雙手持單槍對準廖海、阿瓜兩槍對著兩人
中國那邊四個人四隻槍對著他們三人
陳哈哈一笑『放下放下、這是幹嘛啊、黑幫談判啊』
阿呆阿瓜慢慢放下槍插回槍套
廖海微微點頭、中國保鑣們也跟著收槍了
陳這邊三人都喝了一口麥卡倫
酒瓶放回桌上
陳指著吧台邀他過去『來吧、廖先生、讓我請你喝杯酒、我們來聊聊』
廖海皮笑肉不笑的『不、我請、這裡我已經包了、喝多少都算我的』
『那就不好意思啦、哈囉、給我們來兩杯007詹姆士龐德喝的那個、馬丁尼』
『你應該說 Shaken, not stirred  』
『 先去買燕尾服再來說』
坐了下來兩人還是互相打量
廖海先說客套話
『想不到你還這麼年輕啊、我之前看照片、以為你四十多了、現在看本人才知道判斷錯了』
陳卻一點沒有客氣的
『你倒是真的很年輕啊、年齡這麼小卻這麼心狠手辣
啊、不對、就是因為太年輕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不顧前不顧後所以才能夠把人命當狗屎、殺人無數卻又怡然自得、
魯迅說的好、中國歷史就是人吃人歷史
共產黨的文化之所以危害世人這麼恐怖、就是鼓吹把殺人當作上天堂的門票
跟那些回教混蛋野心家一樣、教笨蛋年輕人去自殺、死了就能上天堂享受七十二個處女那種唬爛不是同樣噁心』
邊說還邊演了起來
『你說會掰出這種獎勵的回教宣傳部長是不是終身處男啊
處女有什麼好玩的?
啊、不要、會痛、不要啊、放開我、我要回家了、放開、痛痛痛、啊啊、、我好痛我不要啦、、、、
你騙人明明很痛那會舒服、你那根東西好可怕、我才不要舔它、髒死了、、、、
這種過程一次兩次還好玩、七十二次?神經病啊、煩死人了、你自虐啊
這根本吸引不到下限啊
只有蠢到沒腦子的處男才會覺得可以拿命去拼的爛獎品啊』
            (圖與文無關、只是貼出調教處女可能的模式)
廖海沒想到這人會說出這些、驚訝幾秒之後就被他逗的笑到噴淚了
笑完之後、拿起一杯冰水來喝一口
『你太有趣了、我真是服了you了
你腦袋就是這麼奇特所以才想得到搶我銀行這種主意是吧』
陳完全不露出情緒、淡淡的拿起馬丁尼、小小嚐了一口
廖海舉起起一隻手指搖了搖
『拜託不要否認、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你的智商沒問題、問題是你擁有的是邪惡智商、那種把殺人當作遊戲的變態智商』
『拜託、你們美國人在中東在全世界殺的是我的多少倍啊、你好意思用犧牲無辜人命來指責我』
『因為別人有幹過、所以我幹了沒關係、你是打算這麼辯論嗎』
『一將功成萬骨灰、何況那些韓國人那麼討人厭、死了比活著對地球來的有貢獻、不是嗎』
廖海喝了一大口馬丁尼繼續
『我為地球的人口問題作出了貢獻、也帶給北韓人希望啊』
『派軍屠殺強姦是給他們希望?』
『給中國統治總比給他們那個王八蛋金三呆繼續荼毒來得好啊、現在這階段是陣痛過程、再過幾年我們就會開放北朝鮮的國界土地市場、讓一切走向資本主義世界、就像中國開放之後變得強大無比』
『那是不是要給你立個長生牌位、蓋個廟來拜你?』
『放心好了、我的名字只有你們這種內行的腳色才會知道、我會聰明的隱身幕後操控一切』
『是不是小三的兒子拿出台面會丟臉?』
陳「剁剁」逼人、火上加油『我看你帶的這堆人馬都是二奶後代啊』
廖海眼神露出怒火『你很幸運你不是在中國這樣大放厥詞』
『我的幸運是是中國人都是小孬孬』
突然、廖海從狂怒爆發邊緣恢復冷靜
『你想要讓我發脾氣、然後看我會不會說錯話讓你逮到、嘿嘿、nice try』
陳艾倫露出賤賤微笑
『我參加過一句話惹火人比賽、你知道我第幾名?
我一參賽別人就自動退出了、人人都知道我賤嘴所向無敵』
陳說得又快又多
『我以前遇過一個女的、她是那種世界超級他媽的有錢人的婊子女兒
她要約人到她家參加派對、你知道她怎麼開口邀請的嗎?
「我們調查過了、你不是小老婆生的、你可以來我們家玩」
這種汙辱你有沒有遇過』
『放心好了、在中國像你這種白目的嘴砲早就都死了、不會有機會嘴我的』
『如果統治世界靠嘴砲就可以的話、你們中國人應該早就稱霸宇宙了、連絕地武士都不是你們對手』
廖海聽到這裡站起來『話不投機半句多』
陳達到激怒他的目的、就笑了起來
『坐啦、何必生氣呢、好啦、我不講幹話了、
你來日本不是來喝酒不是來泡溫泉也不可能是來投誠的、說吧、你要幹麻』
『跟你說了、不就沒有驚喜了嗎』
『你一定是計劃好了、現在只是要表演自己的「風神」罷了、畢竟跟小日本仇深似海的中國人、有機會一定要給日本好看的、我出現了、你的觀眾來了、正中你的下懷不是嗎、沒有我、你沒地方表演你的偉大啊』
廖海坐了下來
『首先我就想來看看擋住我攻勢的人是長怎樣?你真的不簡單、可以想出放煙火放音樂的方式來收復首爾』
『錯了、不是我厲害、是美軍的戰力才有可能把夢幻變成現實』
『再強大的暴力沒有智慧引導就只是一隻八百磅的大猩猩在叢林裡撒野而已、越戰就是好例子不是嗎』
陳用沈默微笑來接受他的誇獎
『然後就要來看看搶了我銀行的搶匪、哈哈、我剛剛才知道兩者是同一個人
你真行、找得到我藏金子的地方、還那麼狠、把我多年建構的心血都破壞掉』
陳繼續沈默、有點不安的看著廖海
不是怕他報復而是他的聲調沒有半點憤怒、好像真的不在意幾百個億被偷走的損失
這才讓他覺得很不自在
廖海知道他在想什麼、笑了笑
『你沒聽過一個笑話嗎、
一個窮老師在出門去旅行時、在家裡桌上給小偷留了一張字條
「兄弟、我是個窮教師、家裡真的沒錢、不用搜了、在桌上放十塊錢給你喝杯茶、拜託別把我家弄亂了、
ps我家隔壁是鐵道部的高幹二奶住的、一天到晚有人會去送紅包的、那個錢少了也沒敢報警的、建議您去試試手氣」
結果窮老師回家之後發現桌上放了十萬現金
留著張字條:大哥謝謝你的資訊、這是給你分紅的』
廖海自顧自的大笑、繼續說下去
『你們搶的又不是我的錢、我該抽的一毛都沒少、通通早就拿了
這些人被搶了也只能悶聲大發財、
誰都不敢嚷嚷、不然全世界都會知道他們貪了多少億
所以你以為我會生氣嗎、我有什麼好氣的、
戰場上你來我往的、有得有失、現在為止我的戰略目標都達成了
你們只是出招扳回一小城、我還是大勝狀態啊』
陳看著他眼睛、慢慢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我不信那些高幹領倒都是善男信女、不會找你算帳』
『那就去找我爸那老不死的啊、我又不在中國、
何況那些人裡面、有權有勢有能力動我的、通通在這房間裡了
我只要搞定這幾個傢伙、事情就了結了啊、
本來我的工作就是幫助這些錢流通而已、這是對社會對國家甚至對世界經濟都有好處的、我就當自己在做功德的、現在沒得做善事了、就算了啊』
『反正你已經賺了幾百億了?』
『那是附帶的小福利啦』
陳看著他、陪笑、笑得很冷
『你知道台灣有個叫連戰的嗎?
他就是你們中國人最討厭的李登輝的指定繼承人
李登輝讓他當行政院長、副總統、最重要的把國民黨主席也讓給他了
結果他因為沒選到總統和李登輝翻臉了、
這是很蠢很蠢的行為
但是更蠢的在後面、他後來又選了一次、結果還是輸
這真是世界上最蠢最笨最呆的行為
不是選輸了這件事讓他顯得豬
而是有了一千億、你選總統幹嘛
有一千億、你就是國王就是皇帝了
可以當皇帝卻去想總統的位子、這不是笨、天底下就沒有笨這件事了』
『你這故事的重點就是我很笨?』
『我盡量不要顯得太誠實太無禮
不過閣下既然已經有媲美巴菲特、直追比爾蓋茲的財富、
卻以引發戰爭為榮、我無法想到比蠢更貼近的形容詞』
『這就是你擋次不夠、
這就是你之所以是個小軍官、而我是大人物的原因
我是注定在歷史上幹出一番事業的大人物啊
你看看、北韓幾千萬人活在地獄之中、是我解放了他們啊
雖然過程有點血腥但這總比讓那些人活活餓死來的慈悲』
『所以那些枉死冤魂還得感謝你就對了』
『感謝倒也不用、不過如果他們知道他們死亡的意義的話、可以死而無憾就是了』
陳一整個覺得自己在跟神經病講話、不可理喻的自大狂
但是他轉念一想、如果可以利用他的自大來探聽出他下一步的話、那就忍吧
『所以大人物、你來到日本就是要宣揚你偉大的事蹟?』
『嘿嘿、你有沒有想過、你和我其實很像、幹過大事卻必須守密、一個字都不能說
所以看到你其實我還蠻開心、終於遇到可以一吐為快的對象了』
『我真的受寵若驚、不曉得你是為了見我而來到日本的』
『哈哈、不用拐彎抹角了、我才不會跟你說我要怎麼整小日本』
廖海高興地大笑、把馬丁尼乾掉
『好啦、難得我這麼愉快、就跟你小小提示一下、告訴你一點點我的計畫』
廖海用舞台戲劇般的誇張手勢比畫幾下
陳裝一副很想知道的表情、其實他猜得出來應該是幾句廢話
果然他說的是『日本、日本、我接下來要把日之本毀掉』
說完大笑、好像這真的很有趣似的
『這樣好不好猜?日之本、日本的根本、日本的本源、日本的本是什麼?』
『這樣有說等於沒說、要不要再提示一下』
『好啊、我跟你說、地理來說、日本的本應該就是富士山、我可能是要引發火山爆發』
說完自己又大笑起來
『我們人就在東京、江戶城的創始人德川家康說一個城最重要的不是城池、是人民、那我就在東京鐵塔上面放枚髒彈讓幾千萬人通通嚇到滾出這地、這地方沒了人就沒了本、你說這樣好不好?』
陳覺得自己的耐心被他難笑的笑話和難聽的笑聲消磨殆盡了、
正想一拳讓他那張鳥嘴見血之際
想不到廖海先發制人掏出槍對準他
『你看、我這隻MK23漂亮吧、美國特種部隊指定用槍、.45口徑保證一槍幹掉你』

『雙手拿好、這種口徑後座力太強是男子漢在用的、不適合你這種娘娘腔』
『我操、我操你媽的B、我操你他媽的那張臭嘴、我一槍打爆你的爛嘴』
陳只是笑笑、把嘴巴張大『來啊、射準一點』
廖海把槍放下、『不行不行、不能太衝動、我要你看到整個東京的毀滅、你是唯一敢在我太歲頭上動土的混蛋、一槍幹掉你太便宜你了』
陳和阿呆阿瓜算是完全動彈不得
在廖海舉槍同時、他周圍的保鑣同時動作、四人之外另外兩三個官二代也掏槍瞄準他們、廖海急急下命令、官二代這幾個人連同女伴快步先走了
幾個保鏢則留下來、廖海在離開前轉身下達他們三人的處死令
『等十分鐘、然後把這三個人斃了、不對、載了兩個洋鬼子、但是這個王八蛋不要讓他死、把他手腳打斷留他一條命、我要他慢慢的痛、痛久一點』
這王八蛋指的當然就是陳艾倫了
陳笑笑『這樣就要走了、不多聊聊』
『我該傳達的都已經說了、我想看的都看到了、再來就是對小日本的逞罰了』
說完就在他的蝦兵蟹將的簇擁之下快步走了
阿呆問說『他說什麼?』
『他叫這些混蛋十分鐘後處死你們、然後打斷我的手腳』
『你到底對他幹了什麼事?』
『我們搶的銀行就是他的』
『靠』
陳轉頭對保鑣說話『你哪來的』
『中國』
『廢話、中國哪裡?』
『東北』
『東北那麼大、你全住了啊?』
『黑龍江』
『靠、你河神啊、整條河都是你家』
那保鑣手槍對著他、有點不耐煩『你他媽問那麼多幹嘛』
『我不能知道是誰幹掉我的嗎?閻羅王要是問到、我才能回答啊
閻王大人啊、我不知道他名字不知道他家住址只知道他是女真族的』
保鑣有點嚇到『你怎知道我女真族的』
陳笑了笑
稍微起身探過吧檯、抓到一瓶酒打開就倒進馬丁尼的杯子、喝一大口
然後慢慢伸手到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在吧台
『請問雇用你殺人要多少錢?怎麼算?一次付清還是按月?前金後謝各多少』
這個傢伙還沒回答、另一個大聲叫他閉嘴『說什麼都沒用啦、你死定了』
陳很鎮定的喝了口酒、用英文『十秒、趴下』
女真族槍手覺得不對勁、問陳『你說什麼、你現在在講什麼?』
他沒得到答案、只見陳緊閉眼睛、摀住耳朵、身體從高腳椅上滑下
阿呆阿瓜也照做蹲下
四個保鏢對望一眼、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
一枚震撼彈丟了進來、激烈閃光和強大爆炸聲讓他們立刻失去視力和聽力
然後子彈射擊聲響起
四粒死人頭都在一瞬間同時爆開
陳待在地上不敢動、阿呆阿瓜也一樣
四名全部武裝的士兵衝進來、確定四人都死了、也環繞了一圈酒吧確定安全
這才大喊『clear』
陳緩緩的站起來叫道『我是好人別開槍、我不是白人也不是黑人、但是我是好人、別看到黃皮膚的就開槍』
在場眾人聽了都笑了、
陳卻很嚴肅的『別笑了、在各個角落找找看有沒有炸彈、那混蛋說十分鐘、他可能有留顆定時炸彈』
走完就加快腳步走了、走樓梯往下快跑、佛里曼和石川正在一樓大廳等著他們
石川一個臉揪得像顆包子似的、看起來緊張到快要腦充血了、
可能有核彈會在日本被引爆這種勁爆的消息、他聽了就快抓狂了
但是陳不等他開口、搶先說『我剛剛嚇到快尿褲子了、你先讓我去尿一下』
他跑去尿尿、阿呆阿瓜跟著後頭進來、在他左右兩邊一起尿
阿瓜問道『剛剛你電話接到什麼簡訊?』
陳一隻手扶雞雞尿尿、一手拿出手機給他看
一通簡訊簡單三個字「三十秒」、就是說三十秒後大軍殺進來救人
阿呆阿瓜對看一眼、吐了一口氣
『下次、麻煩同步通知一下、我以為死定了、早二十秒可以少嚇死很多細胞』
尿完、三人站在洗手台前、邊洗手邊看鏡子
阿呆先說『跟你在一起真的沒有不刺激的時候』
阿瓜說『以為去中國會打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結果平安回來、想不到中國人會追過來日本』
陳潑水洗臉、洗完貼著鏡子看自己『別緊張、剛剛那王八蛋本來就沒意思要殺我們、他只想傳遞訊息、他將要對日本造成大傷害的開幹宣言』
『你覺得他會怎麼做』
石川還是等不及了、拉著佛里曼進到廁所、把御手洗當作會議室開起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