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韓戰(23)消滅證據

按照騙點閱的良好慣例先貼圖了
陳艾倫回到飛機座位上、又喝了一杯酒、很快地沈沈睡去
如幻似夢之間在他腦中好像重播了在大連港的韓國人昨晚的行動後續
回到「基地」之後、韓國士兵迅速專業分工、
換裝之後把一袋一袋用束口袋裝好的「貨物」背上肩、
三三兩兩的、看起來不像軍隊行軍的樣子而是散漫工人要上工的死氣活樣、緩緩走向碼頭
一艘運送棗子之類農產品的貨船靠在碼頭邊、扶梯每五米掛上一隻手電筒、一閃一閃的LED光線引導著士兵往上走、沿著光走到貨艙邊緣、
眾人把身上袋子往下丟
從頭到尾沒人發出一點聲響
投完貨品、韓國士兵完全沒在原地停留
立刻下船
到了貨船邊

大家都沒說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突然一個弟兄提議『分開前一起撒泡尿吧』
四十幾個男人就站在碼頭邊往海裡小便
尿完之後大家不約而同地把身上的手槍拿出來然後用力的投進大海去、算是毀屍滅跡銷毀證據的最後一步
這些都是力氣很大的壯漢、自然都丟得很遠
等到黑暗海水吞沒了他們與搶案相關的證據之後
大家互看一眼、沒有說再見、甚至沒有說話
就是男人就會懂的眼神互看一下
然後就地解散
每個人都翻出剛換的工作服口袋的證件指示、走向分配給自己的船隻
騷動組之外的這四十六人分往四艘貨船
從現在起他們就是走船的水手在船上工作
接著前往南美洲、澳洲、非洲等地的韓國大商社海外分公司用新身份工作
到了彼岸、會再把他們全數分開
彼此不許聯絡也不准和南韓國內家人朋友通信
一切等到六個月後再接受指令
情報局長的能幹副官真的比陳狠太多了
這種不近人情的命令陳真的沒辦法想得出來
不過這樣也是確保這件通天大搶案能夠盡可能的不洩漏出風聲
雖然中國人也不可能那麼蠢就是了
他們會在檯面上裝作沒回事但是私底下一定會查出真相並且做出激烈的動作回應的
不過也難說
陳和副官討論時提過、共產黨就是欺善怕惡
只要跟他們玩硬的耍狠的、
通常共黨流氓就會當場變成跪地求饒俗辣
等到風平浪靜、再發揮小說家編故事天才上電視宣傳、把自己說的比葉問還能打、比索爾更像神
陳說這些所要強調的重點就是、
『不要被逮、至少不能當場被逮』
只要全身而退逃出中國、就算中國有什麼懷疑甚至找到什麼證據、
到時就學中國共匪、不管幹什麼壞事一被抓到全部抵賴就是了

貨船準備就緒就在半夜出港
每走出一海哩、參與行動的士兵們就多安心一分
當時間走到了清晨六點時、早班的保安人員前來東北銀行換班了
他們敲了半天的門卻沒人回應
其中一個保全生氣踢了幾下門『他媽的、摸魚摸成這副德性也太不像話了吧』
另一人脾氣比較好勸他『再等等啦、搞不好兩個都鬧肚子』
兩人等了半個多小時、終於覺得事情不對
趕緊和公司聯繫送來備用鑰匙
門一扭開、眾人嚇呆了
裡面一團混亂
一個人趕緊拿出手機報警、其他幾人躡手躡腳的走進去
在廁所找到被綁成粽子的同事、趕緊把人拉出門去
沒有保存現場觀念的一個保全人員仗著自己身手矯健、慢慢走向地下室去
其實這傢伙也有點趁火打劫的壞念頭、想說金庫裡搞不好剩點什麼好東西或是有什麼小寶物掉了什麼的
在貪欲和好奇兩個心念驅動下他往金庫走、
才走到樓梯的一半、腳下好像拌到一條線之類的
低頭想看清楚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
他踢到的是詭雷
爆炸把他的手腳頭身體都炸分離了、
在門口的同事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
這下報警已經不夠了、連拆彈小組都要出動了
要拆彈小組當然需要的時間要更久
一直到九點過後、拆彈人員才穿著厚重的防護衣進入銀行
這時銀行周圍圍已經擠來了一大堆看熱鬧的群眾
中國人的民族性裡根深蒂固的這種、、、不知道該叫做好奇心還是幸災樂禍的劣根性、有時真的會害死人
這個「有時」說的就是此時此刻
拆彈專家才走到銀行大廳行員的辦公區、就看到好幾張放在桌子下面的電腦旁有黑盒子發出一閃一閃的紅光
定睛一看、是每一個電腦旁邊都有一個小黑盒子在閃閃發光
只要看過好萊塢電影的應該每個人都知道那是啥東東吧
拆彈專家忍住了邊大叫邊逃走的衝動
盡職的強逼自己繼續靠近、想看清楚這玩意是哪種炸彈
趴在桌底下一看
發現一個電子時鐘放在桌底下
上面的數字正在急速倒數中、只剩下最後十秒了
拆彈專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站起來邊吼邊跑、
跑到門口的那一瞬間、炸彈就爆了而且是連鎖爆炸
先是銀行內的電腦全數被炸掉
接著是行長、經理的辦公室
最後最夭壽的、
韓國士兵存著報復心態在銀行二樓三樓窗邊陽台、向外裝置了人員殺傷地雷

這是戰場上用來大量殺人的武器
一旦引爆、炸藥將內藏的六百顆鋼珠強力高速射出
鋼珠以扇形散開、猶如子彈般的力量可以射穿鋼板水泥牆、碰到人身肉體就像吃布丁一樣輕易穿越
圍在幾十公尺外的湊熱鬧百姓瞬間死傷了上百人
陳當初的計畫是要把銀行炸掉毀掉證據、
想不到局長副手偷瞞著他在武器清單上多添了地雷這玩意
更狠的是韓國士兵一開始只讓地下室金庫爆掉、引來警察、拆彈部隊等部隊
然後等到拆彈部隊進入辦公區才讓用感應式引信引爆剩下的炸彈
把銀行炸掉毀掉一切證據
陳的想法就是把電腦全部毀掉、不只毀掉中國這頭的、連加勒比海那邊的也毀掉
進出紀錄的兩邊都沒了、就不能追查下去了
只是沒想到韓國士兵這些人幹的這麼狠
讓這麼多無辜百姓一起送死

不過計畫之外的這些意外、陳艾倫都是一禮拜之後才知道的
現在的他正在飛機上睡得香甜
完全像隻巨嬰窩在經濟艙的「小」椅子上不省人事的熟睡
直到飛機廣播、麗香才把他搖醒『東京到了』
他們就像普通遊客一般、排隊過海關拿行李
阿呆阿瓜和他們女伴還有麗香彩子在機場出口一偶、圍成一個不太圓的圓圈等著陳到來
亨利和他妻子則是遠遠的經過、眼神略為飄過他們、但是完全沒有相互認識的表情、就此和他們別過
一種雙方都希望是永別的感覺
陳目送他們離開、然後回頭問大家『有事嗎?』
阿呆阿瓜的女伴有點扭捏的問
『那個、錢、、、要不要找個地方把錢還給你』
她指的是出發前、陳把自己身上的錢、也就是從韓國情報局長要來的兩百萬美金
那些錢拿來買槍買衣服買裝備買機訂飯店、總共花了一百八十幾萬
沒有花掉的十多萬美金
陳在出發前平均分給六個人
唯一條件就是要大家盡量花、隨便花
(他本來要講那個女人最喜歡哪兩種花那個冷笑話、不過實在太難翻譯了、所以放棄)
就是要慷慨到讓到過的商店店員都會注意到這一團人
現在任務結束、這兩個伴遊小姐也玩得高興、
不過他們倒也沒有興奮過頭、想把錢據為己有
但是陳真是讓他們喜出望外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講什麼、什麼錢、我從沒給過你什麼錢』
阿呆阿瓜和兩個小姐平白無故多了上萬美元的橫財、四人都覺得很開心
陳舉起一隻手指『唯一一件要記住的』
表情有點兇狠『千萬不要跟任何人討論這幾天你的所見所聞、一個字都不要說、任何人都不要說』
在大家都知道了保證聲中、四人離去
阿呆阿瓜走了幾步後回頭、陳比了個等我電話的手勢
兩人點點頭走了
陳轉過頭來就發現佛里曼出現了
長官沒對他說任何一個字、甚至好像沒注意到他也在場、
眼裡就只有他的女人、他輕輕抱住彩子、然後吻她、很溫柔地說
『我本來要從妳後面出現、不過我想到現在的你不可以受到驚嚇』
兩人笑的好溫馨好美麗、陳看了都覺得想吐了
他們貼的超緊又抱又親、佛里曼接過她的行李箱、摟著她走了、理都沒理陳和麗香
走了幾步、依然沒有回頭、但是神準的丟了支手機到陳的懷裡、陳差點漏接不過最後還是沒讓它掉到地上、
撈起來放進口袋
目送走老闆、陳有點懂又不敢相信的轉過來看著麗香
麗香點點頭證實他的疑問
『彩子姐懷孕了、她出發前才發現的、昨天任務完成後她才跟將軍說了、想不到將軍一下就趕到了』
陳問了一句廢話『是、是、是、是他的?』
『不然是誰?彩子姐又沒有別的男朋友』
『誰說要男朋友才可以、、、』髒念頭說到嘴邊懸崖勒馬
麗香有點不高興『你想說什麼、你懷疑什麼』
陳強辯瞎扯『我哪有懷疑什麼、的確不需要男朋友啊、聖母瑪莉亞這種處女懷孕這種事也發生過不是嗎?』
麗香笑了笑、但是表情變得有緊張不安然後不知所措、
她深呼吸好幾口、才吞吞吐吐地說出口
『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陳緊張了起來『你不是也、、、』
『不是啦』
但是那表情比有了還要嚴重
『我、、我出國之前把離婚手續填好名字然後寄給我老公、然後把自己東西都搬出來了』
雖然不是出人命但是陳還是有嚇到
麗香看他不是很歡喜的表情、心情不禁有點鬱悶
『我不是說要你對我怎樣啦、只是說、我只是想說、、、、』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樣
和陳之間、
一開始是任務關係
再來是自己情慾發洩找到出口
後來就情不自禁的陷下去了、愛上了
可能也是有點羨慕彩子有將軍這樣大大方方的熱情追求
她多少也想和陳的關係能夠變成正式走下去
但是她也不知道陳艾倫到底是玩玩而已還是有想過認真和自己一起
這場戰爭看來就要到這裡告一段落了
陳這種人才、連石川這種難得誇獎人的超級機歪老闆都讚不絕口
麗香根本沒把握自己可以留住他
果然現在告訴他自己已經離婚的事實、卻看到了陳一臉很困擾的表情
麗香看他這樣、忍不住視線變的迷濛、滿滿的水氣瞬間就佔滿了眼眶
就看陳嘴巴動了動好像說了句話
麗香猜他是說等我一下、但是機場來來去去的人潮車潮讓聲音跑掉了、
還有他們之間說話都是日英中三種語言交替、她實在沒把握剛剛聽到的到底是不是日文的稍等一下
總之陳轉身快步的離開
麗香知道要留住自己尊嚴的話最好也是現在就轉身走掉
不過她看到陳的行李箱放在旁邊
麗香不敢抱著他還會回來的希望、告訴自己就幫他看一下行李好了、等一下要是他發覺自己忘了返回來拿再走吧
但是看到他走得那麼快急著想要離開
麗香雙膝再也承受不住自己重量、坐在行李箱上掩面哭了起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聽到陳的聲音
『天啊你怎麼了、你在哭什麼?是身體不舒服嗎?』
麗香聽到這麼關心的問候哭得就更厲害了
她想這就是最後的溫柔了吧
陳趕緊把她抱起來、更有點噁心的柔軟聲調『怎麼了』
麗香激動之餘不顧面子說實話『我以為你聽到我離婚了、嚇到了、不要我了、逃走了』
陳哈哈大笑『所以你就坐在這裡哭?』
『我本來想走了、但是我看到你的行李箱、我以為你只記得逃走忘了、想說幫你看著、不要掉了』
陳邊笑邊感動、拿出一盒包好的禮物
『傻瓜、我是去找花、結果機場沒有花可以買、所以我買了一盒巧克力』
『花?巧克力?買這幹嘛?』
『你跟我說你離婚了、我想說那就表示我要正式開始追求你了、那至少買束花、沒有花、就巧克力吧、表示我們未來甜甜蜜蜜的愛情啊』
麗香聽了哭得更厲害了、抱住他就吻了下去
遊客看到這對情侶在公眾場合親吻、都慢下腳步看個過癮
麗香過了好一下才想到這是公眾場合
臉一紅牽著陳的手走去搭電車
陳卻不去、奢侈的拉著她去坐計程車
兩人坐進計程車後座
陳對計程車司機說請帶我去找仲介吧我想租一間房子
麗香聽到這又想哭了但是終於忍住
緊緊貼著陳的身體、好像怕自己的幸福會沒辦法抓牢
等到車進了市區
陳在她耳邊輕輕地說
『我一直沒有很在意你已婚身份、反而覺得很好啊
因為人妻這身份感覺比較刺激、讓人興奮』
麗香抬起頭來瞪他、發覺他又在說笑
這人的幽默感真的怪怪的、老是在緊張的時刻說笑、在別人認真的時候想些很怪的事情打岔
但接下來就讓人笑不出來了
陳用有點嘲諷的語氣說『另外我不在乎的原因是、我也結過婚、我有一個老婆』
麗香有點無意識地推開她、和他拉開點距離、想要看清他到底是說真說假的
然後想到他是用英文的過去式「 had 」
那是離婚的意思嗎?
陳了解她的疑慮
『你看我資料吧、我以前在阿拉伯住過一段時間、相當長的時間、結果在王子好意安排之下、讓我娶了一個阿拉伯老婆』
麗香很驚訝『你是回教徒嗎?』
『我啊?我什麼教都信、當他們做禮拜祈禱的時候、我就會跟著跪下、跟著拜、所以他們都以為我是』
這就是陳艾倫在阿拉伯那麼吃得開的原因
他尊敬別人的宗教、絲毫不覺得自已比較優越、
穿人家的衣服、吃人家的食物、遵照別人的文化制度
這讓對西方文明有反感的回教徒普遍都能接受陳這個人
當他以顧問身份留在沙烏地時、有次半開玩笑地說想要交個女朋友、不然孤枕難眠
想不到、王子就把一個宮女許配給他了
簡單的婚禮解決了回教嚴格規範的男女相處問題
回想到這裡陳有點苦澀又有點嘲笑的說
『所以說呢、結婚離婚不是問題、問題是現在的你和現在的我要不要一起過日子?
兩個人湊在一起要是不想做愛不想說話不想一起吃飯、那還是不要一起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