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韓戰(26)欺敵

按照卑鄙的往例先貼圖騙點閱


佛里曼先安慰石川、『你也不用太緊張、那傢伙看起來唬爛的成分居多』
陳附和自己老闆『百分之九十九是假的』
但後面又加了一句不該加的『除非他演技好到可以演出虛張聲勢的鳥樣子』
石川瞪了他一眼、問佛里曼『可以借我們那種機器嗎?就是可以偵測到高量輻射的那種東西』
陳有點不解『日本經歷311還沒有裝備輻射偵測器?』
石川說『手持的當然有、但是空中大規模大面積偵測那種沒有』
佛里曼一副我早就想到的表情『直升機和儀器已經打包、用C-5空運過來、再十小時內會到東京』

石川真心的鞠躬感謝
佛里曼也回禮
陳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慢慢地說『這樣好了、你把東京裡的便衣警察通通調來、我來為他們做簡報』
然後轉頭對老闆說『我記得你好像有讓一群狙擊手來東京、表揚他們戰爭裡的表現、那群人呢?已經都回家了、還是在哪裡?』
佛里曼拿起手機
『你要幹麻、我很懷疑他們能用、因為如果不是在酒吧狂歡、就是已經爛醉倒在飯店裡了』
其實狂歡表揚大會是三天前的事情
「7月4日行動」之後、這群射手被分派到邊界幫忙防守、嚴防北韓又發神經進行攻擊、所以直到幾天前才有辦法讓大家都調出時間來
佛里曼說到做到、真的為立下戰功的這群狙擊手評分比賽、然後分出高低一一點名發獎品、二十五組的狙擊手才會剛好就在東京
佛里曼放他們榮譽假、在日本玩個過癮、所以理論上不會跑太遠才是
陳看著石川說『你運氣好、這群殺手剛好在這邊幫你、這真是天佑日本了』
好像要安慰石川似的又加了一句
『拿破崙如果活在這時代的話、
他會把他的名言「上帝站在大砲最多的軍隊那一邊」
改成「上帝站在狙擊手最多的軍隊那一邊」
上帝都站你這邊了、你該高興了』
石川笑笑『我天天都感謝上帝、你站在我這邊』
佛里曼大笑『今晚開始的睡前感恩禱告我也會把這人加進去』
這時電話打來、找石川的
石川一聽、臉色就像大便一樣、一句話沒回、哼哼的兩聲的就掛了
陳猜測『是不是跟到東京車站、就跟丟了、
是不是把法拉利丟在路上、堵住了道路、然後跟監車想跟都跟不上了
人家土豪什麼沒有就是錢多、你們算是被錢砸死的、應該死而無怨了』
石川又是哼哼的兩聲、不過這聲音帶點佩服的意思
廖海那群人不是丟一輛車在路上、是全部八輛都丟了、總價幾百萬美金的超跑先是在路上狂奔、到了市中心突然在路中心把車一扔、鑰匙也沒拔、人就跑了
這招真的沒見過
石川的手下反應不及、人就給跑掉了
這也證明了這些人的行動都經過精心設計的

兩小時後石川把東京都可以調得動的便衣警察通通找來了
普通的會議室擠不下、情報局臨時找了間小學體育館讓幾百個人都進來一起開會
石川先上台自我介紹、臉色鐵青的要大家安靜、因為有天大的事情發生了
陳艾倫接著上台、首先要大家把手機拿出來關機
非常慎重的要大家千萬記得、接下來的話只要傳出去、千萬人的首都圈的居民會搶著逃出東京甚至是神奈川縣、到時會有多大的混亂、恐懼、暴動、、、
如果你要把這事情講出去、先把這後果想清楚
首先、陳在銀幕上秀出廖海等官二代的照片
廖海的照片超大、其他幾隻小小的、
陳用雷射筆指著他
『對不起、不能發照片給你們、只能請你們用記憶力記住、
因為如果給了你們、萬一有人轉交媒體、事情就大條了
只能說這人可能是主謀帶領下面這一排的人要來對日本進行恐怖攻擊、
但是沒有證據、只有他們剛剛狂妄的宣告他們即將要這麼做了
因為最近發生過的事情顯示他們真的是殺人不眨眼的狂徒
而他們中國人又對日本有種莫名其妙的強烈仇恨
剛剛接觸過他們的人表示、他們放話要攻擊日本
但是方式時間通通不知道、甚至真偽也不確定
所以我們也只能做最大的努力來防範了
如果你們要是看到他們這群人、要立刻回報、不能進行逮捕、
想要逮捕也不可能、因為他們都持有外交護照
只能盡快回報、跟蹤、而且要遠遠的跟、
他們應該都跟有保鑣、那些保鑣都是殺人維生的暴徒
說到這些神經病就是我簡報的重點了
根據我們少少的情報、他們要做出傷害日本的事情
非常有可能是大規模傷害性武器、但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確定、
重點是這些主謀是不會親自動手來髒了自己的手
他們應該是雇用女真族來犯案
女真族就是韓國人後裔、早早就移居在中國東北
而他們所居住的東北地方環境嚴寒困苦、又因為血統問題被中國人排斥(漢族搞起種族歧視是世界最嚴重的)、所以女真族他們幾乎都是在極度艱難環境成長
這些人為了生存、作奸犯科殺人放火都無所謂、只要能有錢就好
聽說只要三千人民幣就可以取一條人命、這是十幾年前聽說的價位
這些雜亂的資訊大家聽過嗎?
好、重點、現在開始在東京區、你們要開始搜尋一群一群的女真族
他們很有可能都是集體行動的
你只要看到外型很像韓國人、可以講韓文中文甚至日文的外國人
可能、和日本黑道最近有接觸、購買槍枝彈藥甚至是炸彈
他們即將、我相信是很快的即將、會對日本東京的某地方進行攻擊
但是沒人知道到底是哪裡、什麼時候
我只能要求大家發揮想像力、依照你們對東京的熟悉
去猜去找最有可能造成最大傷害、最多恐慌、最多混亂的地方
地標、發電廠、特殊意義地點
我知道大海撈針既不科學也沒有任何效率可言
但是在沒情報的情況之下、除了靠大家來守護日本也沒其他辦法了
另外、這邊有幾個人』
陳指著站在在體育館最後方的十幾位美軍狙擊手
『這些人都是美軍精良的狙擊手、他們會被安排在東京的各個角落
一旦遇到了狀況、請透過情報局來申請支援、這些人都剛經歷過實戰、所以應該會有一定的用處、
至於語言問題、、現場有哪些警官會說英文的、會的舉手』
會說英文的警察被分配當作聯絡官
只是說當他們接近這些剛狂歡完畢的射手身邊的時候
無不掩住鼻子抵擋那股噁心的酒臭味
這些槍手才剛從無止盡的狂歡派對裡被拉出來、個個都滿身酒味甚至嘔吐殘留物的噁心味道、現在還能清醒的聽你說話就算是很不簡單了、
臭味這種小事就不用計較了
在場刑警們還有疑問的舉手想要發問
但是陳艾倫直接跟他們說『不用問了、我知道的都講了、你問我百分之九十九都不知道、你們就去找你覺得可疑的傢伙吧、去問認識的黑道、軍火販子、韓國人、中國混蛋們、
去街上查訪吧、
覺得有價值的情報就回報回來、
看起來有嫌疑的傢伙就逮進看守所關他一個晚上、
能做的不多、但是上街去找線索總比坐在家裡等死來得好』
就這樣、簡報結束、所有東京警力出動
大多數人離開
石川和情報局的一些人留下來
陳眼角有瞄到麗香彩子都來了、但是他沒有過去打招呼
他做完簡報之後就慢慢離開正要從小門出去時、石川叫住了他
『你要去哪?你要做什麼』
陳裝出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我剛接獲情報、我得去夏威夷追蹤看看、好像有壞人在那邊出現』
石川沒好氣的『你甲屎啦』
陳靠近他好像要講悄悄話、聲量卻沒放低
『Don’t   worry  , I will kill them all』
說的殺氣十足  、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石川呆了一下才追問『kill who ? 你在講什麼?』
但是人已經離開了、問不到了
阿呆阿瓜一看他跑了、看了佛里曼一眼、將軍微微點頭、他倆就快步跟上去了
阿瓜誇獎他剛剛的烙狠話
『老大、剛才那句好帥、好有勁』
『我是學寇克羅素在soldier裡面的對白、很帥吧』
『帥呆了』
『可是有個小問題?』
『什麼?』
『我不知道要到哪去?也不知道要殺誰?』
『那你剛剛?』
『那是說爽的』
阿呆阿瓜互看一眼、想翻白眼的
不過陳沒給他們時間翻、問他們
『7月4日任務中、狙擊手射火雞大賽的那群得獎者你們知道嗎?』
『當然知道、我們也有參加、但是運氣不好連隻蒼蠅也沒打到』
『從後門繞回去把第一二三名三組人都叫來』
『要到哪去?』
『東京車站』
8個狙擊手準備好自己的武器後來到東京車站
陳艾倫已經買好他們的車票、帶他們上了新幹線往京都去
阿呆念著車票上英文字Kyoto、問說『這是哪裡』
陳有點不太想回答連京都都不知道的傢伙
『這是全世界最美的都市、美到可以拯救自己』
狙擊手大賽第一名得主莎拉追問『什麼意思?』
『二戰時、羅斯福總統下令禁止轟炸京都、因為他們夫妻在那裡度蜜月、看過這城市的無與倫比的美麗、於是把它設為禁止轟炸區、讓這城市逃過一劫』
『天呀、還好他們夫妻感情不錯、要是我前夫的話、他一定下令把和我度蜜月的地方轟爛』
嘻嘻笑笑之間大家上了車
陳不讓他們坐下
手勢一比、九個人擠進了殘障廁所
陳想到幾個小時前、他還在另一輛新幹線上的廁所和麗香做香豔刺激的好玩事情
現在居然變成和一堆臭男人擠在裡面
哦、還有這個看起來實在跟男人沒兩樣甚至更壯碩的女人
之所以要十個人擠在廁所裡、
因為他要確定沒人會聽到他接下來要說話
『我猜、只是猜測、但是我相當有把握的猜測
那個神經病中國人將要幹的事、應該是對日本天皇家族進行攻擊
他話一出口
這群士兵傻眼
『那你剛剛做的簡報是做心酸的?』
『你不是說攻擊地點會是東京?』
『那幾百個警察不就被莊孝維了?』
質問聲此起彼落
陳只是笑笑
『那叫做欺敵戰術
我們之前的兩次任務、
那個廖海在短短幾天之內調查出來了、
我想日本這邊洩露機密的可能性比較大、
所以剛剛在大庭廣眾之前這樣宣布、可以讓中國人那邊覺得我已經上當了、對我們失去防備』
陳臉色轉為凝重
『我們前往京都
因為廖海跟我說了一句話、他說要毀掉日之本
這個用英文比較難翻譯
日之本意思就是日本的根本
我猜他說的就是日本天皇
理論上、天皇就是日本的起源
有天皇才有大和民族
殺了天皇理論上就是要和日本整個民族對幹
這樣才算玩的夠大、
對那自大噁心的傢伙來說
這樣的對象才算得上是旗鼓相當』
說到這、他拍了一下手、
『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阻止他們
我們要保護天皇、還有整個家族成員、
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
所以、你』
他指著在射擊大賽中從直升機上擊中目標的 詹姆士萊恩 少尉
『你們這組到機場去待命、應該會有另外一組日本狙擊手和你們輪班、空中警戒就交給你們了』
接著指著第一名第三名的射手   
『你們兩組自己調配位置、我們會去待在皇宮附近、會請一位警官跟著你們、帶你們去找附近的制高點』
然後就是阿呆阿瓜
『這兩位跟我到皇宮裡面去』
看著大家『這樣有問題嗎?沒有?很好解散、到座位上休息』
六個人出去、阿呆阿瓜留下
陳把用來換尿布的嬰兒用板子扳下來
阿呆阿瓜把陳放在基地的手槍都拿出來、再從身上拿出一大把子彈、幫他填充
這兩個陸戰隊員拿的是HK 45c手槍、用 .45口徑子彈
陳用的都是9釐米子彈手槍、對陸戰隊員來說太娘娘腔了
不過、他們還是去幫他拿了一堆子彈幫他補給彈藥
陳在去中國之前、跟韓國人訓練時把子彈用光了、他嫌韓國子彈品質不穩定、所以沒有再回填
現在把槍準備好、要面對中國來的殺手了
阿呆阿瓜幫他把手槍都裝填好檢查過
最後拿出10顆.357的子彈、陳自己一顆一顆的放進了左輪手槍裡面去
阿呆突然想到『你在韓國首爾的時候、面對李將軍時、你拿出左輪對著自己腦袋開槍、你怎麼那麼有把握、你不怕裡面有一兩顆子彈啊』
陳嘿嘿一笑
拿出一顆.357子彈
『我跟你們說、這把左輪已經半年以上沒駁火過了、因為我在韓國的單位沒有在發這種口徑的子彈、你們知道的、陸軍一般單位的手槍都只只有9釐米彈藥
所以我非常確定自己很安全、根本沒有子彈哪有可能射出東西
我自己去買?我才不幹這種事呢
我玩槍都是偷用公家發的子彈、要花錢我才不幹、
而我之所以留著這把左輪、不是我喜歡這玩意、是因為聽說這槍比較好賣、價錢很不錯
對了、這槍不是我買的啦、我所有的槍都不是我買的、
不是從戰場上撿的、就是跟人家打賭、玩撲克牌贏來的
我才不會花錢買槍、我又不是你們這種不摸著槍就不能勃起的槍狂
拿著這些槍對我來說只是一種投資事業、不然我背那麼重幹嘛』
阿呆阿瓜翻了翻白眼、嘆了一口氣、原來不是同一國的
陳想了想、把自己的M9、P226遞給他們『接下來可能會近距離交戰、你們多拿一把以防萬一吧』

三個男人走出殘障廁所時、被一個想要上廁所的日本男人撞見
他一副很噁心的表情
陳一見之下立刻用日本A片特有的嬌滴滴聲音摟住阿呆阿瓜喊說『剛剛好爽喔』
阿瓜居然用日文回罵『馬鹿』
陳沒想到他會說日文、驚訝一下下之後大笑
『原來你不是只會開槍的傻瓜啊、會學外文的啊』
說笑中、新幹線很快來到了世界最優美典雅的京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