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韓戰(27)皇城之戰

真的真的很精彩啊
不過不貼圖表達我邀請大家來點閱的誠意也不行、是吧


到了京都之後、陳也不要警察來帶路、叫了三輛計程車直奔京都御所
在此稍微解釋一下      作者唬爛的設定
日本天皇其實早在江戶時代已遷居東京、不再住在京都了
但是因為戰爭的關係、小孩都知道東京一定會被作為首要目標、太過危險
所以皇族都被「請走」、分散到各個不同隱密地點去了
而、皇太子因為有早就預訂的活動他又堅持不肯改期 (因為要配合作者瞎掰)
所以才來到京都御所住上幾晚
不管皇太子到哪裡、當然不會是他一個人開輛賓士就過去了
當然家人隨從保鑣等等等一大堆人員都要一起行動
所謂的京內廳負責工作人員當然上上下下通通繃緊神經
加上戰時加倍的安全戒備更讓負責維安的工作人員人仰馬翻幾乎招架不住
不過這一切還是在皇太子人都待在御所裡的時候
要是他大爺心血來潮要出來走走的話、日本公安部門可就叫苦連天了
不過、還好、天皇一族都還蠻能商量的
當維安主管再三說明現今狀態時、太子雖然堅持活動照常不要取消、
但是他體貼下屬、答應活動就在京都御所的範圍之內
方便警察機關可以把相關人員和閒雜人等隔離開來
陳和狙擊手們觀察環境一個小時左右
在御所城門口席地而坐
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一個警察騎腳踏車過來、問他們在做什麼
陳站起來搖搖晃晃的好像酒醉、口齒不清對這個中年警察說了兩三句話
警察聽不懂、耳朵靠近他想要聽清楚些
結果陳一把就把他拖下腳踏車、搶走他的配槍、舉槍大叫兩聲
然後要警察坐下、頭放在兩腳膝蓋中間、手抱著頭
倒楣的警察照做
陳把彈夾退出來、確定清空手槍、把槍放在地上
叫大家計時、一堆人坐了快十分鐘、居然沒有半點動靜
陳搖頭嘆息『這下麻煩大了』拿起電話打給石川、把狀況講給他聽
又過了五分鐘、城門打開、七八個人走了出來
帶頭的是個看來就是頑固老頭模樣的歐吉桑
他用嚴重到快要聽不懂的日文口音講英文
結果陳還要阿呆幫他翻譯才知道他說什麼
他大意是說因為太子待在京都御所是機密、所以外為才沒有保安人員
一切安全措施都在城裡
剛剛亂來的行為他們都有監控、只是搞不清楚你們幾人的企圖所以故意不反應
別以為自己很厲害
陳一揮手、大家都從地上站了起來
等到眾人站直站好、陳規規矩矩的對歐吉桑行個禮
用標準日文對他說明
我們不是要來找麻煩、只是希望能幫上一點忙來阻止任何不幸的發生
對方是很瘋狂而且很血腥的暴徒
現在的狀況是能多一個幫手究竟可能多一個來得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群人都是實戰經驗豐富的高手、這種人手可遇而不可得啊
歐吉桑有點被陳說動
陳見機加碼、把三組狙擊手的佈置方式略加介紹
歐吉桑只要派出三個聯絡官就好、其他的他們自己搞定
(直升機的話石川會搞定)
人老但是腦袋還沒糊塗的歐吉桑看了他們一眼『六個人守外圍、那你呢?』
『我和這兩位隨著歐吉桑守在內部、用不一樣眼光來加強防守』
歐吉桑考慮大約一分鐘、手一比、發出一個『嗯』的聲音算是答應了
三個隨從留下當三組射手聯絡員、陳和阿呆阿瓜隨他們進入御所
倒楣的腳踏車警察坐在地上探頭探腦
歐吉桑沒好氣地踹了他一腳、連個滾字也不想說、那警察連忙逃走了
進到內部、一個冷面殺手模樣的安全人員要他們繳出武器
陳好像都想過了、連忙提議商量
槍可以交出來、但是要派三個人拿著跟著走
不然萬一真的有大軍殺到、赤手空拳如何抗敵、難道要用髒話和敵人對幹
歐吉桑考慮這變通方法時、陳趕緊加用激將法『難道你怕手下打不贏我們空手、讓我們搶走武器』
這招有效、老頭微微頷首讓三個屬下拿著武器跟著他們一起走
歐吉桑帶著三個外國人在內院走了一圈
陳問道『明天到底是什麼活動?』
不問就算了、一問歐吉桑火都起來了
『年初的時候、太子身體不好、醫生吩咐他多運動、結果殿下選了騎馬來健身
但是就有那種笨蛋屬下、炫耀自己功夫、讓太子殿下跟著要學、
因為已經練了幾個月了、明天要在大家面前展現出來
所以太子才不肯讓我們取消活動』
陳奇道『練了幾個月?騎馬跳障礙賽道啊?』
歐吉桑氣得聲量都放大了『不是啦、是、、、、』
他說一句日文陳聽不懂、他就用動作演了一次
簡單的說就是騎馬射箭、邊騎邊瞄準標靶並在行進中射出
陳在電視上看過、的確不是很簡單的技術、算是要講究協調性很高的傳統武技
而歐吉桑一大聲
一粒頭從轉彎處探了出來看了看他們
歐吉桑不愉快的哼了一聲
比了比那個傢伙、意思就是那是始作雍者
陳好奇心起、繞過去看
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穿著傳統和服正拿著弓箭在那邊練習
旁邊兩三個年輕人在後邊觀看、剛剛探出頭來看他們的就是這幾個少年的頭
阿呆阿瓜沒看過這種傳統射箭當然把握機會擠過來看
就見那中年男子姿勢非常優美、不疾不徐的沈穩一箭一箭射出
箭箭都正中靶心
陳幫兩個白人簡介、
『箭道就是從你形體開始保持端正, 讓你的意念、心智、由內到外都擺在正確位置時、箭就會自己找到目標、不需要特地去瞄準』
那射箭高手回過頭來、帶著欣賞的眼光看著他
陳自我介紹『美軍少校陳艾倫』
那人也回禮『日本皇家宮內廳箭道教範 清原平一郎』
兩人沒有握手、只是彼此互看
不像是幾個小時前和廖海對瞪的打量對手斤兩
是有點惺惺相惜的彼此景仰
就在此時、旁邊傳來動物的聲音
陳問到『馬?這裏有馬?』
清原邊走邊回答『從東京運過來的、一個月前就運過來了、先讓他們先熟悉一下京都的環境』
幾個人都接近過來看馬
清源皺皺眉頭『停步、牠們看來有點焦慮、陌生人請不要接近』
陳不肯停住、甚至伸手去摸馬頭『不對、不是這裡的人讓牠們焦慮的』
說到這裡、遠處傳來爆炸聲
陳深呼吸一口
『好、這個作者沒耐心再寫一千個字慢慢佈局了、故事進入最後決戰了』
透過無線電呼叫『A組C組回報狀況』
莎拉叫道『A組在御所南邊現在趕往東門』
捷克包森回報『C組在東門北方三百五十碼、往民宅四樓屋頂移動中、現在有暴徒約二十人、從御所東門正門口用RPG直接轟過去、現在發射第二發』

陳一手指向大門方向、要阿呆阿瓜過去『兩個分開、M40上高處觀察全場、M16配合日本警察抵擋壞蛋進攻』
然後對A、C組下令『有把握就開槍、現在開始全部綠燈狀態、不需請示自己決定』接著問道『B組、你人呢?』
B組沒有回答、可能是距離太遠了沒聽到
陳有點自言自語的『麻煩你快點死回來』
這時詹姆士萊恩用慵懶的德州腔慢慢回了一句
『現在直升機已經發動準備起飛、預計死回來的時間四分鐘』
此時戰場的狀態是這樣
兩輛九人座廂型車衝到門口、一人舉著RPG連開兩彈毀掉古蹟、在大門扯出一個大洞、四人在外守門、其他十五人衝了進去
有實戰經驗的暴徒進攻的非常流暢
四個開路的身上穿厚重防彈衣、全罩式頭盔、包得像拆彈小組似的
手上四支AK47完全不看前方狀態、兩支兩支輪流掃射開路
六十發子彈射完、完全不間斷的又來六十發
其他暴徒拿的是瑞士製的SG550步槍和德國製的G36
可以精準射擊的負責射殺宮中警衛
阿呆已經爬上高處、他甚至沒有臥倒、就用坐姿以M40幹掉兩個隊伍最尾巴的壞蛋
然後趕快換位置、想要多幹掉幾個
但是暴徒隊伍移動得很快
阿呆一直沒有追不到目標、只得對帶路的日本警衛做手勢、表示要再往上爬
在地面這頭、阿瓜拿著M16SAM-R步槍

簡單說就是調教過的精準M16、準度高過一般的M16甚多
他靠在庭園一塊巨石後面和兩個侍衛守住一道防線
沒有戰鬥經驗的日本人多少流露出驚慌氣息、
阿瓜既不會說日文也沒時間安定他們
只是用很堅毅的語氣慢慢說『I shoot you shoot、shoot  the  same place、ok?』
當然ok了、不然呢
阿瓜一等到敵人進入瞄準鏡就開槍
四個包的像機器人的Ak47射手已經連射了十幾個彈夾了、動作開始變慢了、
阿瓜對準他們弱點頸部、三發點放連中四人、四個開路先鋒兩死兩傷、再起不能
進攻隊伍停了下來
一個應該是隊長的下令換最前面四個連發射擊掩護
他和另外兩人共拋出三枚手榴彈
一枚沒丟準掉進池塘、另外兩枚拋到阿瓜身邊
 阿瓜撿起一枚丟了回去、另一枚則來不及了、眼看要爆了
侍衛中的一位神風敢死隊上身、在危急中決定犧牲自己、快速趴在手榴彈上要用身體護住同僚
阿瓜和另一個侍衛見他如此英勇、呆了半秒趕緊臥倒
結果、手榴彈居然沒爆、他媽的白癡中國人買到劣質品或者買到了中國貨(好像是同義字)
只有阿瓜丟回去那枚爆了、進攻隊伍一死一傷亂成一團
怕壞人繼續投手榴彈、阿瓜用力拉扯這個好運到要去買樂透的硬漢的小腿、
和另一名侍衛、三人連滾帶爬的撞倒房門逃進了旁邊房間
慌亂之間、阿瓜連軍人第二生命步槍都掉在庭園裡
他連忙拿出HK45C要繼續火拼

這時阿呆已經爬到最高一層屋頂、視野障礙已經清除、找到好位置了
進攻暴徒隊長正要丟出第四枚手榴彈的這時、
 阿呆的M40準到像是畫漫畫似的、一槍打斷那隻鳥手
手榴彈和那隻死人手一起掉下去、碰到地上瞬間就爆了
阿呆僅僅開一槍就造成二死三傷
但是阿呆沒時間高興、持續開槍、見人就殺
十發子彈射完、換完彈夾發現已經沒目標了
(手動槍機的近戰缺點在此呈現、連續射擊速度完全比不上半自動步槍)
地面人渣不見了、不是全部被阿呆幹掉了、而是做鳥獸散、往四面八方散開
有的往大門口跑、有的衝進屋子裡
陳檢視一下屍體、要侍衛們傳遞訊息給所有的自己人
『對準腦袋射擊、不然就對準老二、這些人有穿防彈衣、手槍子彈可能無法穿透』
正要和歐吉桑商量、組隊挨門挨戶一間一間搜索追殺下去時
卻見到歐吉桑拉著御前侍衛六七人匆匆趕往太子寢室
『等等、你要幹嗎』
歐吉桑幾乎是氣急敗壞『幹嘛?當然是撤離皇太子家人』
『不行』
『什麼?』
隨著他暴怒的口氣攻擊、一兩個年輕的御前侍衛幾乎要動手把陳壓制在地了
『這是聲東擊西、趕蛇出洞啊、
前門乒乒乓乓打到連死人都吵醒了、後門卻靜悄悄的、
我拿我懶覺跟你賭、後門一定有埋伏啊』
這時前門的槍聲又響起、而且是機關槍的連續攻擊
陳對歐吉桑大叫『我先處理門口的狀況、你等一下、千萬別亂來』
陳要A、C組報告狀況
A組回報『四個守門的都被解除威脅之後、日本警察四輛車開到門口、在預備進入皇宮之際、皇宮正前方五百米的民房、大概是四樓、暴徒同黨用重機槍進行攻擊、我看這十幾個警察凶多吉少了』
陳『你打得到嗎?有進入你們兩個射程內嗎?』
兩人同時否認『沒有、我這裡沒有角度』
他們都在同一排的民宅上、只看得到射出的子彈火花
『他媽的B組、你到底到位了沒』
AW101上的萊恩愉快的聲音『我到位沒用啊、要直升機駕駛到位才行』
地面上的諸人不約而同抬頭看天、AW101在皇宮正上方約二百米的高度、
先減速然後轉向、讓直昇機的右側對準御所對面這一排房子、
駕駛盡可能的維持平穩、方便狙擊手射擊
其實B組兩人根本沒奢侈要求直升機能有多平穩、
當冒出機槍砲火的房間一進入視線
萊恩的MK11和副手吉米的MK20就同時開火

隨著機槍噴出的曳光彈的火光來源、兩人精準的把7.62釐米子彈射進那間房子裡去
萊恩謹慎的射了三槍、眼睛餘光看到副手已經把一整個彈夾打光了
『你瘋了啊、你不怕打到鄰居的無辜百姓啊』
『有人把機槍搬到那棟樓去狂射猛射了、你覺得旁邊還會有人活著看戲嗎?』
講的有道理、這種重武器都拿出用了、旁邊要是有人、不是逃了就是死了
萊恩暗罵自己想太多、連忙追上同僚的速度、子彈不要錢似的火速大量送出
彈夾一空就換、兩人連換三個彈夾、精準的把那間房打成蜂巢
解除正門的危險之後
陳下令『莎拉小組到後門來、C組換位置繼續在前門警戒』
回過頭來、看歐吉桑一副還是急著想要把太子帶離皇宮的緊張樣
這不怪他、宮內現在應該還有六名暴徒流竄
歐吉桑沒辦法忍受皇族受到一點點生命威脅
陳知道跟這種固執的日本老頭講道理沒用立刻變通
『你先派一組人假裝是太子從後門疏散、如果有人伏擊、那就讓殿下留在宮裡、如果一切安全就照你意思走人』
說完也不給歐吉桑時間想
指著一個比較矮的侍衛、給他兩件防彈衣穿上戴上鋼盔、用風衣和帽子蓋住他身體
七八個侍衛圍住他、叫一輛皇宮御用禮車三分鐘整開到後門
然後呼叫阿呆阿瓜到後門警戒
要在空中繞圈的B組注意力放到後門
等到A組在城牆角落就位、這群誘敵的祭品就衝出宮門
阿呆阿瓜在門後就位、四隻眼睛死盯著對面大樓就怕剛剛那樣的機槍砲火來襲
侍衛們打開車門那一瞬間、
莎拉透過無線電大叫『看上面、上面』
一架無人機降落下來
阿呆阿瓜兩支槍立刻開火
車旁的侍衛也掏槍往空中射擊
陳從門邊轉出來、也掏出自己的USP手槍對空狂射
第一個發現的莎拉也不是只會吼叫而已、連開四槍想要把它擊落
最後不知道是誰打到無人機、是誰都不重要了、這小飛機在距離禮車五米的空中炸開了、當誘餌的那個侍衛和另外三人及時擠進車裡、靠防彈車殼保護沒死、但是還在外面的三人就為國捐軀了
陳猛力拉著阿呆阿瓜躲回宮門內、
接著陳對著歐吉桑大叫『叫車子快開走啊、就當太子已經上車了、快啊』
歐吉桑激動之下叫得太大聲說得太快、連說第二次、太子專車上的司機才聽懂
陳對歐吉桑說『用警用無線電發佈消息、說太子在車上、叫後援快跟上、有多少警車就叫多少警車、大隊人馬帶到安全地點去避難』
要騙就連自己人都騙、歐吉桑心想這個做法高明、他喜歡這招
陳坐在地上、要歐吉桑和阿呆阿瓜過來
只見他用手指在地上畫畫、畫個皇宮大概的形狀
『歐吉桑、放棄對外防衛、
太子和家人現在躲在地窖之類的地方對吧?
不用裝神秘了、我沒有問哪裡、說對不對就好
你和四個最能相信的侍衛守在房間外面、遣走所有其他人、
把其他所有的侍衛組隊、全部人一起絕對不能分開、一間一間房子去找出躲在皇宮裡的王八蛋
你指定路線、從圓心開始繞圈向外擴張出去巡邏、可以慢、但是不可以漏掉任何角落
不用一定要把人幹掉、把人逼出去就算成功
記住、前後門都有狙擊手守著、任何人敢出入就一定是壞蛋、我的射手一律打爆、
一定要大家記住這點、我們不想幹掉好人』
歐吉桑點點頭『那你們呢?』
陳站起來拍拍褲子『換我去當誘餌啊』